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禪修得悟 〝淨,思生之;念,在自觀。〞

在武漢朋友的邀約下,2012年8月11.12日兩天,我和助理〝繕宇〞一同去參加禪修課程。
20年前閱讀印度奧修大師的書開始自修以來,隨著2010年六月第一次一個人旅行中國三個月,之後決定來武漢創業,在工作中,帶著助理〝繕宇〞隨個性自在禪修、輕衣簡食,閱讀佛經一邊做花卉事業,這次也才算是正式進入禪學講堂端端正正地上課。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知足感恩的人,於是在生命中遇到很多次的負面經歷,總是一次一次地要自己算了、算了的跨過去,也一再地自以為人生一切都是〝空相〞,太過於去爭也沒有用,多爭多言皆無意義,這讓不斷地思想〝跨過去就好〞的讓念成為一種負面能量,而我自以為不計較也就過了那一關了。然而在這一次的禪修課程中,我觀照到自己的這種念,以及空的境界實在是非常低,原來生命中〝一切都不爭〞也是個〝貪嗔痴的念〞,那是一種〝自命清高〞的念,會將自我一步一步逼上生命的困境,而最嚴重的,如果我還去教導身邊的人,把自己的小我見解傳播,不要太去在意計較得失,那就更加可怕的〝誤道〞了。〈悟解了道之所以的本質〉

這個課程的第一天一早上課,我自覺法喜充滿,感覺所有都能聽懂,也都能靜下心來一一聆聽老師說法。老師從〝吃茶去〞以茶淨心、以茶安心,說茶佛結緣於兩漢時期的故事〈吳理真,甘露禪師〉,以及中國第一部〝茶經〞來緣。對茶沒有研究的我,從沒有特別的分別好與不好之別,大概所有茶我都能喝〈餐廳過夜茶除外〉。在老師講解八式品茶法〈外觀淺嗅、小啜旋漱、舌柱生津、徐咽緩吞、輕押細品、審平探韻,教導我們〝對生命做一個回遡〞

         茶道。由一道甘泡茶從準備茶具準備開始,備水、溫壺、備茶、聞香、賞茶、溫盅、置茶,沖泡第一道茶,燙杯、沖第二道茶,倒茶入盅,奉茶、回禮、品飲、觀葉底、收杯、行禮,等等的細節中,我深深地領受到自身國學素養之不足,身在紅塵自修苦學,但是沒有真正入世學習與人同修的禮儀,又怎成大器。因此在老師教導〝對生命做一個回遡〞,我在禪修兩天後,回家慢慢細細品嘗,越深思自己的不足,對自己所悟的〝生命中一切都不爭〞,深深思省。

         品香。老師在日本學習香道,帶回中國〈這原本屬於中國文化的瑰寶〉也一一地引領我們品香,在第一道聞香中,對香氣的領悟致深。我從老師調香過程中見到細膩動作〝淨〞,但也覺查一種靜中生動的情緒,調好的香,經由老師恭敬的一一傳給大家聞香,這過程之恭敬禮儀與茶道精神相容為一體。我也在品香中看見一位女性的端莊、細膩、堅定、韌性。當這一道香傳到我手中,是由一位年輕女孩王藝陵〈國學深厚底蘊的女孩〉,她有著古典和現代容於一體的面容,她行禮如儀淺淺微笑中將香爐恭恭敬敬地奉給我,我合掌回敬接下香爐。以左手捧香爐,右手微微遮掩爐身,我深深吸氣後輕輕吐納,但我無法再一次聞第二次這香,因為太美!美,讓我就要落淚,我心中湧動著一股從來都沒有過的溫柔的激動,這香又怎會讓我聞出我一生中缺乏的〝溫婉〞了呢?但這聞來似溫婉的香氣,卻又有種悲中風雅。即使已經過了三天這氣息依然讓我感受著。
隨後,老師又再調製一款沉香,這氣味於日常打坐就是我習慣燃點的香,聞香中依然法喜充滿淡定之心,或許是沉相氣味已經注入我的身體裡面,我與沉香早已融為一體。

花道。禪修老師是以圖片示範講解為介紹,也給了我們一些主題的提示和引導,爾後讓同修各自依其自身的想法選取花材插花。同修學員大對花藝插花沒有學習過,看著大家熱情挑選花材和花器,很有想法充滿喜悅。我們這一隊最後選取花材和花器,那最適合於此刻心情的花葉素材也在等候著我。對所有生命素材的理解和情感,我能自信從容面對這一堂課的修習。選擇花材那一瞬間,我的家庭、我的孩子浮現心中,所以我以〝家和事業〞為我的插花靈感主體。

雖然說這是一個〝禪修〞的過程,但我體悟,那也是一種對生命認知的轉化旅程,是一種人類存在的積極性活動與生存行為教育,老師不會一一告訴你對與錯,也不說如何成功禪修才是最正確,整個過程就是一個自我的覺察、反省、積極、向上的力量引導,引導你自己發現你自己〝優、缺、德、施〞。

與同修一起禪坐冥想的功課,我發現自身許多問題和價值觀的執著,以及對所謂〝空性〞理解存有偏差。本以為自我精神富足,可以在物質世界簡單就好,以〝使命感〞對待我的事業,這做法既是不利己也是不利他人的。我匱乏地生存這世界,只有〝內聖〞卻沒有〝內聖外王〞善用自身才能創造〝使命感成就花卉事業〞力量,僅以〝忍辱赴重〞之心念,片面的價值觀存在世間,是不可為之。真正積極地生活,是應該要努力爭取物質世界能不匱乏,這樣的道理過去我沒有把它理通理順,又怎能完善我此生的事業與志業。故不爭持計較,看似一種高尚的品德與情操,但其實也是最大的虛榮。

人生豈能在不爭中存在。

老師調香過程和我在聞香中,我能以〝淨,思生之;念,在自觀。〞發現了我這些年的一切困窘所在。我應該在自身花道技術藝術與精神實踐,將自身的最美好的一部分施展,那也是我此生存在價值,該好好善用轉化為物質世界的需要,才能再去創造自生命中最高的理想,成就自己才能渡化他人,即是所謂自利利他、利己利人、利益眾生的王道精神。

感恩我的貴人胡軍先生,因為他的引介,我和繕宇與他一起上了這堂禪修的功課,悟出生存世間的諸多人間法則。存在就是一種力量,但存活不是隨緣隨興就好,那是一種消極的心態,當態度過於不爭也就成為一種〝執著〞的負擔,而能夠理解在爭與不爭中的真相世界,爭與不爭自然就有其道理。

上完這堂禪修課程後第二天,一位朋友來通電話說:「我們一起做的策劃方案,考慮〝先放下吳老師〞了。」因為知道對方也需要生存下去,如果合作,一但加入我的創意技術就不可能價格報低了,若不能有好的價格讓我實行,我也需要考慮對方需要繼續生存因素,那麼大家相互理解後,以平常心,我一句〝感謝〞回答給我的朋友,就出於我的善解心念。

此刻我也明白了,自身的花卉藝術能力應該如何創造出適合的事業理想體系。當事業體生存,需要強大的資本來依持,當相互都還在持續堅難的奮鬥,難為彼此都不好,而同心合〝議〞一個完善的方式,一個生命事業過程的良善感知,又以平常心相待彼此,也才是最好的合作。

感恩禪修之旅的〝在自觀〞給我的自在從容,又能獲得新的能量轉換,這回我是真的明白〝觀自在〞的音聲弘法。

 

Related posts:

  1. 花語情人 1.
  2. 道與自然
  3. 拉薩之夢
  4. 輕如鴻毛 無有放下
  5. 種子 See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