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想’ 受孤獨

十三年婚姻,過著與親愛家人為伴的生活,即便在工作失調失意的變化中,兩人生活的世界空間,不同的鼻息,無法完全沉靜於自我內心和自性的和諧關照。
在這可以如此靜默的七日,何等歡愉!不必注意該何時起床準備早餐給孩子、無須思考和孩子的遊戲聲音會吵到先生、沒有時間壓力要擔憂工作遲到。
面對自己的獨處,萬般覺知的靈魂讓我清明地回到14歲。

1973年國中畢業前一學期,班導師到家裡做訪問,我的母親很歉疚的面對老師說:「我們家環境不好,沒辦法讓孩子再繼續升學。」班導師教物理,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放了我母親一馬。

〈我想如果國中就開始有心理學課程,或是我的班導師是學心理的,這一刻,我相信老師和母親一定會為了我的升學好處,有著很大的爭論。〉
1974年國中畢業當天,拎著行李,我對母親說:「我要去台北做事情了」〈從報紙上我看到一個誠徵助理護士的工作〉就這樣離開我的家庭。那是我踏出家門的第一步,父親、母親沒有對我不捨與千言萬語的叮嚀。〈我的家境經濟不富裕,但父母都開明,尤其是還是個軍人家庭,真是少見。〉
我到當時位於台北市南京西路上一間「邱小兒科」診所面試,立刻面試通過。就這樣開始了第一份工作,從幫助掛號、找診單、包藥,到拉開小朋友的小褲子亮著屁屁,抱著一個個可愛的小孩子,讓醫生給‘打針’…….很快速進入我的助理護士工作。夜晚來臨,十點鐘之後就是我的個人獨處時間,每天如此,整個月都沒有休假日。臨出家門,將父親在我就讀小學,送給我和姊弟的第一個樂器‘口琴’偷偷放進行李,從此它成了我的夜晚友伴。我不知道家姊和弟弟是否有找過這支被我偷偷拿走的口琴,然而它在後來,陪著我度過一段很美的夜晚獨處時光。

蘭丁格爾真的很偉大,在國中讀了她的勵志文學,就立志要成為‘蘭丁格爾’
。就像很多同學立志要當‘蔣總統’!
蘭丁格爾的夢醒時分。不斷再重複做相同事情的動作一個月後,領了第一份工作收入1000元,我離開診所回家了。

八月中,炎炎夏日,好熱的天空下,我徜徉於大地,臥躺草原與茶園的土地上。這時所有的聯考和私校招生都過了,父親憂心我的前程,於是帶著我到育達商校夜間部報名,拜託學校讓我進去讀書,就這樣我又成了學生。
我並不喜歡商科,讀得萬分痛苦!簿記、會計、珠算、數學都不及格,老是讓這些科目老師招喚!於是我自己偷偷辦了退學!那時學費很貴!我賺的第一份薪水都不夠繳交。又為了不讓爸媽煩惱,拎著行李踏上第二次的離家之路。

我來到桃園楊梅埔心工業區,到一家千斤頂公司找尋一位國中認識的大哥哥,請他問問工廠需要女工嗎?這位大哥哥聽了我的叛逆行徑,憂心我還涉世未深,於是立刻幫我設法安排了一個‘黑手’工作,又要求我白天好好工作、晚上要好好複習書本,來年再考個‘好’學校!
在機械公司線上作業唯一的女生黑手!

我的手算是靈巧,快速進入工作許多項目內容,從組裝到車床、車工、烤漆我都熱衷於學習,中午大家休息,我偷偷玩車工。很多的好奇心讓我在休息時間都在學習,這讓公司長輩和主管特別待我好,廚房主廚伯伯也特別厚愛我,總是會幫我留最愛吃的山東大饅頭。
工作第三個月後,開始帶高職學校建教合作的同學。他們是一群到工廠實習的幸福學生,我得教導他們組裝完成一個千斤頂。
那一整年,我得到公司長輩對我的關愛與照顧,隔年也決定要再參加升學考試,以不負厚望。在最後的考前一個月衝刺,發現,其實並沒有一所學校有科目是我想進入就讀的,我對自己產生很大的疑惑!?那時,我常去埔心味全牧場的澄清湖畔遊走和靜自獨處。

這樣一個人面對自我,在那個還不成熟的十六歲年華,也會落淚、會黯然神傷。

來自於獨處,才有深刻的體悟,這在往後的數十年生活也是如此。
靜思後,我開始找尋報紙的分類小廣告的招生知訊,似乎是再尋找一個愛國獎卷 ‘幸運數字’ 號碼。

Related posts:

  1. 獨處之美 3.
  2. 獨處的美 4.
  3. 苦悶的文字工作
  4. 道與自然
  5. 拉薩之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