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under ‘家的風景’

心在千山外,情在指間流。

心在千山外,情在指間流。 多少風景都一一翻越過去,翻過去,就都過去了。 總是要過去的,曾經的感傷不在有一樣冷暖心境。 總是要過去的,檢閱生活裡一齣齣風風火火演出。 總是會過去的,那些嚮往憧景美夢與熱情和追求。 總是要過去的,旅程的每段風景都會令人醉了心。 總是會過去的,信仰和不信仰的心就在每個當下。 總是會過去的,愛過的和不能愛的都會成了花泥。 花花草草,無邊界地漫步在這網路世界風景線上,總是會過去的。 那人和人的故事,一個又一個聞過之後,多點兒明白,就會過去。 會過去的,信仰和不信仰的心在每個當下。 會過去的,愛過的和不能愛的都成了花泥。   ◎〝花泥〞即是〝花泉〞〈花藝用〉,〝花泥〞未使用,可以任意切割和塑型,成為各種優美作品的基礎,很穩定的固定所插著的花。使用過後的花泥,結構變化了,即使有很好的修補技巧,也無法繼續一次又一次使它如前完好,讓它成為花藝作品穩定的基礎,到最後的處理方式,也只能將水分擠壓出來,變輕一點,拋棄。 人和人,無論是你愛過的,或是不能愛的,隱藏的愛,總有一天也會成了似〝花泥〞一樣。 把花插在花泥上,必須細心做思考才下手,就不會反複無常,而當你把花泥的結構弄鬆散,就無法再穩定美麗的花材。人與人的〝愛〞也是如此,需要穩定的基礎,才會美好。

種子 Seed

〝種子〞春天時候會在沃土下新生, 重點是你是否會為它找到一個最適合的容器孕育新生命, 還是將它散播、自由隨意放在大地上生長? 不同的做法將會有不一樣的命運。 我們都是花園裡的園丁,也喜歡在自然中游走。 但是賦與需要被關照的生命〝種子〞一個決定, 而這個決定其實也是決定了我們自己的未來。 "Seed" in the fertile soil next spring, when new, Key is whether you will find it a most suitable container breeding new life Or will it spread, to be free on the growth of the earth? Different approaches will have a different fate. We are all in the [...]

輕如鴻毛 無有放下

這一年到頭了,農曆年深深感覺到拂去塵埃的心情。 如果沒有嚮往,不會尋找;如果沒有感懷,不會自覺。 鴻毛般之心緒,沉重萬斤;佛言放下,無有慈悲。 人們都在每個當下行來行去,去了又去,來了又來,一無所念。 回首,念念不離本心。

拉薩之夢

決定走拉薩這一趟,非常清楚一定要來拉薩惟一的因緣。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想要到拉薩,這個念在我的心中有八年, 我始終不能理解為何? 拉薩給我的感覺,就像是自己要回到家了, 也就沒有為了到拉薩前,要做哪些事前的準備工作。 搭承通像拉薩的硬座火車,24小時,在我踏上拉薩土地,我已是盤纏用盡。 日月山、青海湖、塔爾寺朝聖,一路的供養, 沒有思慮過要如何返回此生此世的家。 行至拉薩,沒有朋友,心底卻是踏實而充滿平安。 到達拉薩火車站,我主動詢問服務處一位政府機構的人員,是一位男士。 我的一些提問,他鉅細靡遺的為我解說之後, 我前往他安排下榻的旅館,取消了自己訂的酒店。 在旅店與他討論我拉薩行程的目的地 “布達拉宮” 當下與他對話,才陸陸續續明白了,我已是一個〝非法入境〞藏區的漢人, 雖然自己感覺是回到了家,但我可能隨時都要被抓進拘留所管。 〈旅館酒店每天都要安檢,查明每一位旅客身分。〉 我對這位張姓先生說:「我要到布達拉宮,我沒有不法企圖,我只是回家!」 於此時,他卻必須取消我已入住的旅館,將我轉至另一間酒店。 原因是〈這家旅館是國家簽約配合的旅店〉非常經濟,80元一天, 但是,我是台灣人,因為沒有取得入境許可,他們不能接待我, 且夜間查房,若查到我沒有入境許可,就會直接被武警帶去拘留所, 十天半個月,我誰也見不到!而旅館也會遭查封。 拉薩市看起來草木皆兵! 我必須轉進另一家三星酒店,住宿費很貴,也已超出我預算太多。 我對張先生說:「我身上已沒有很多錢,我只是要到布達拉宮朝聖」 〈我拿出所有身上剩下的錢,向他示意。〉 他回答:「女士,我沒有騙你!你到街上看看,都是武警,真槍實彈!」 隨後又說:「我請領導幫著處理,盡量爭取酒店價格能低些。」 之後,我順利住進溫暖舒適的酒店。 但這裡我也沒法久住,因為夜晚還是會做臨時性安全檢查。 我本來就不可能在拉薩住上十天、八天, 因為得趕回北京工作,而我卻也還沒有買返回北京的火車票。 我又跟張先生賴著說:「我需要買兩天後返回北京的火車票,您能協助嗎?」 他說:「火車票十天前就要訂票,你現在根本無法買到,就是要買也要花上更多錢才買得到!」 我答:「本來我想多住幾天,但是這裡不是我想象的樣子,而您又跟我說的這麼多情況,我想我只能離開,不要久留。」 〈其實沒有入境證明,布達拉宮也已經進不去了, 進入布達拉宮要通過五道安檢驗證!跟機場一樣嚴格。〉 我又繼續說:「我要到拉薩前,並沒有任何人告訴我, 需要申請入境證明,現在我在這裡,我來祈福朝聖的,你說我要怎辦?」 〈他在我面前打了幾個電話,溝通情況。隨後,返北京的票, 7月8日上午9點20分,定下了。〉 我說:「明天我要進布達拉宮,我只到這就好,其他地方哪也不去了…! 我沒有進入藏區證明,你得要想辦法,因為你已經把我帶到這!」 隨後他跟我辦了一些相關法律手續, 說:「女士,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台灣人,真是第一次遇見。」 我回:「我就是來朝聖,我很單純。」 出發往拉薩前,心裡面很靜瑟,我明白自己是回家。 一個回家的孩子,心裡只會對這片土地祝福! 如我現在的處境,也沒有什麼好憂慮, 因為事情在於溝通和誠意,而我盡力表達我的想望。 第二天,7月7日,一位陌生的嚮導九點準時接了我, 幫我安排加入和一個 ‘法院’ 有關單位的旅行團隊,並甚重叮嚀我, [...]

和孩子學習‘美學生命的快意’

孩子是我生活重心,也是我學習更多美好事物的一個新開端。 孩子所有的喜悅與哭泣、快樂和生氣,無論他休息在我的懷中, 還是調皮讓我失去優雅,都能找到與孩子相處和生活的無窮盡美好訊息。 當孩子還在肚子裡就開始參與我的一切工作,從攝影開始…….. 我們紀錄了美好時光在每個當下,在有趣的工作裡面。 因為閱讀圖片書,他快樂的吸取美好世界的廣大知訊, 孩子從書裡學會很多事務,雖然才剛滿兩歲, 他認識了叫做‘植物’的朋友,認識花草樹木自然世界的豐富。 認識了好多朋友,他們的名字叫Baby。 拿著筆,他用力的塗鴉線條,線條渾沌、無邪自由。 我想這就是人類對美的初步,從一面白牆的自由塗鴉開始。 孩子有自己的個性,有很多思維,當我們的意見相左右, 為探索他小小心靈世界的境地,有時候任他表達他想表達的。 於是他自創的舞蹈、音樂律動感,發現他的靈魂豐富無限。 已然中年,回想半百人生裡面,失去了好多快意追求美的自在喜悅。 趕上班、趕工作、趕時效、趕爭取,趕出什麼生命質地? 回首中,無言以對自己靈魂的空虛、生命空洞。 孩子來到了我的世界,與我ㄧ起生活,他教導我做一個新的自己、 做一個生活在真正美學生活裡面,儘管我們的生活條件 沒有物質優越和豐富,而我與孩子的生活裡面, 有無窮盡美好事物的經歷和發現,這是我真正的財富。 孩子帶領我新生命的學習,做我人生裡的好導師。 〈寫在2008年9月〉

心靈的香格里拉

2009年,十二月底獨處時光,讓我能好好的欣賞一路走來的影像記錄。 好多屬於過去在工作上的發展紀錄、有些是孩子來到我生命裡面的豐富、 有些是過去難得在工作忙碌中,十份嚮往的旅行生活安排的珍貴記錄。 回憶總是給人美好記憶的那一面,情感就變得溫暖和珍視! 自從決定要開始寫部落格,就放棄了很多心理的掙扎! ‘掙扎’什麼可以寫出來、什麼不好寫出來、什麼可以用創意呈現出來。 ‘部落格’對我來說就像是寫日記,日記往往有很多屬於內心自性的部份, 又要如何與人們攤開來分享呢? 就讀高中時,因義父偷偷拆閱我的私人信件,再看過信件後,又將信封口粘起, 佯裝沒有打開過的一封信件,放在我的書桌,行徑多次,使我內心很受傷, 感覺那就像是被人窺視,非常不舒服、厭惡,從此也失去交朋友的喜悅。 16年後,34歲才釋懷,因認識了我的伴侶。 游丕若,一個熱愛自由與獨特思想的人。他給了我許多啟發! 思維有了不同的轉變,原諒了義父,也釋放了那青澀年華受困的靈魂。 當你遇見了一個與你能夠相通的人,就是遇著了心靈的香格里拉。

2010年,我的步伐。

前幾天,空氣中有了溫度,陽光也露臉,於是…… 我們決定帶著孩子出去放風。 去了自來水博物館參觀,赫然發現這裡有很美的風景! 我們走入棧道森林,在一寬闊的林間小棧停留, 又慈開心的和風玩耍,風來了,樹葉紛紛飄落, 孩子張開小手去接落葉,歡笑聲、蹦跳的節奏、口中的詩意……. 我簡直讓孩子的 ‘真美’ 性情感動得要落淚。 這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寶貝,充滿著開放的心靈和喜悅! 2010年,我的步伐,將隨著孩子的 ‘真美’ 還有心靈的、行動的統一, 前行。 ‘又慈’感謝你在我生命中的點滴,讓我學習回到生的  ‘本真’ 走在這路上。親愛的寶貝。

道與自然

2007九月,第三次到北京,我策劃了一場在中國北京的花卉藝術表演會。 ‘  道與自然 ’ 這是「中國花藝設計師協會」成立大會花藝演出,前後我籌劃了一年多的時間。 踏上中國的土地做這一場大型的花卉藝術表演,緣於我對花的情感,我總想……. 花卉的美感體驗與藝術情境可以使人性更光輝!而花卉藝術的表達…… 如果人們能夠從一朵花,就能感受生命的無窮與偉大, 那麼生活中必定大多數會是正面與寬廣的思維。 佛語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天堂’  不就是如此。 ‘道’很多種解釋,可以說是無法說盡的。 ‘自然’也是無法說盡的,它的廣闊深遠沒有止盡。 而‘人’立錐之地不過吋步!如何‘與’天地對話? 我的視野帶給我的生命啟示,便是在那一朵小花的裡面也能看見。 於是‘道與自然’的花藝表演主題在我的思想裡誕生。 透過各種中國情境形式的文字和語言輔助說明,請丕若用英語轉述讓 TOMAS明白。 在人與人的情感裡面,有一種可以被很快理解的氛圍,我稱它為「能量」學, 這個能量的轉動,TOMAS收到我給予的信息,理解了如何在中國土地上, 使用共通語言  ‘花道’  來演繹這場  ‘道與自然’  的中國藝術表現。 有五種代表了花藝家對  ‘道與自然’  的詮釋作品,在這個舞台上被傳遞訊息。 其中一具有思想、人文、藝術,以及美學精神的「東方紅」主題被所有人記住了! 一個什麼樣的思想啟迪了一個花藝家的慧心?讓他理解了東方紅所代表的意義。 我對TOMAS說: 「紅色是中國面對世界的一種喜悅象徵,而小孩是一個希望與未來的代表。」 於是產生了「東方紅」這個花卉藝術作品主題的演出。 「中國花藝設計師協會」成立演出,這彷彿是一個初生的嬰孩, 正從一個地方通向另一個遠方,他在成長、茁壯。 我和丕若帶著我們正滿九個月的孩子  ‘又慈’  來到中國北京。 孩子穿上了北京花藝老師送的中國服裝,也參與了這個作品的表達! 發生在這個舞台上的故事,讓中國人感動的花卉舞台。 獨處第七天,生命的熱情與生活的動力! 我夫、我子、我友,我的真愛時刻。

內在自性

如果,人沒有獨處的靜思和沉澱,人真容易生病和悲觀! 我喜歡薰香,十多年前玫瑰和薄荷與柑橘精油氣味,讓在公司工作的空間舒適而輕鬆。每天都能有好的嗅覺引導,而自在工作。 在2002年,線香進入了我的生命感官,給了我不同的嗅覺之旅,就這樣讓線香的味道在每天早上薰馨著工作空間。 當年還在做雜誌編輯工作,每天緊密的工作流程、進度壓力,很需要嗅覺舒放,讓心沉澱下來落筆書文。心靜自然一切也就沉靜了。我不喜歡扛著一堆繁忙業務包袱,坐在案前寫文章!覺得那樣子是對不起花藝作品作者的創作精神,對自性更是殘忍沒有尊重。 做為花卉文化出版的工作者,性靈沒有被綑綁,寫出自己內心明白的喜悅、真理和情感。我知道寫出‘文字語言’和‘文字聲音’力量,皆來自性靈的感知、理解、同理心,這很重要。 斗室裡,閱讀著多年前的花藝攝影作品、展覽文化出版、家庭生活影像以及生活回憶的老照片,看見自我生命流淌;對她說話:「妳是誰?你為何來到這個世界?你的生命價值在哪裡?妳對自我發動思想覺悟嗎?或你只是一個眾生生命的過客?」 獨處的第六天。

天大地大

打破獨處的沉靜,第五天夜晚與孩子一起共眠,享受親情的真諦。 孩子見到我之後,整個下午不斷地提出說:「媽媽,妳帶我回家。」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和期待! 我卻回答說:「今天媽媽要在阿公、阿嬤家住耶,不回家哦!」〈孩子表情失望!〉 過一會兒又來,抱著我說:「媽媽我們回家嘛!」一次一次地說:「要回我們的家!」 孩子真的知道哪兒是家,哪兒不是家!? 星期天的下午,孩子不斷地反覆提出要回家,問我好不好?我也不斷地反覆思想‘家’給人的意義!究竟又該是什麼樣的呢? 〈孩子很喜歡學習英文,每當我們一家三口開車出遊,他就會在車上經常要問:「我們家,英文怎麼說?」或是問「這是誰的房子?英文怎麼說?」總是反覆問、反覆學習說。〉 我清楚知道孩子明白、理解‘回家’的意義,這裡面代表著無限的自由和溫情。 我對孩子很文明,積極溝通也積極管教!不因為年紀小就不處罰犯過和錯誤,反之更加嚴厲。且立了一個‘家法’,孩子胡鬧時候使用。所以孩子從小就知道媽媽很威武,不能呼弄!孩子也有天真爛漫的時光,帶去公園草地、或是可以盡性玩耍的空間,絕對給他100%自由,他會玩成個小泥人,讓很多其他的家長看得傻眼!我從不阻止孩子可以自由的在家裏大聲尖叫!因為那是一種解放的力量。 當然這對於很多大人來說,又是太放了!太過自由。 如果一個人從小在家庭中就要受到各種約制〝不可大聲、不可哭鬧、不可這個、不可那個……〞這樣多的〝不可!〞他又何需來到這世界呢?學習相反的事物也是一種學習,只要在學習過程中教導孩子什麼時候是可以做,而什麼時候是不能做,就有了規範。我的雙親不許孩子在家的客廳大聲、不許跳地板、不許玩腳踏車…….只因為鄰居會生氣!這讓我感到很無理!如果一個孩子不能在自己的家解放,那要在哪裡找尋自由和快樂的真諦? 孩子不斷提出要回家!我卻是迫於工作的因素,無法立即帶他回家,讓小小的心靈獲得滿足。這一晚,不到九點鐘和孩子一起上床溫被子,他坐在我的肚子上面,跟我說很多生活上的小故事,也說著前一天晚上地震後的害怕和擔心! 摟著孩子,無言的呵護和溫柔,拍著他的後背,慢慢睡著。 這一夜,孩子握著我的大手,在我懷中整晚好眠。 天大地大,孩子的世界最大,每一個做父母親的,無法在真實世界給孩子天大的空間,又怎能剝奪了那一小片可以很自由舒展的‘家’的有限空間呢!? 孤獨的一種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