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from ‘十月, 2009’

買一份溫暖的愛

很喜歡玉蘭花,小時候家裡的院子也種了一株玉蘭花, 小時候看到很多市場上賣菜的老太太,會在包包頭上別一朵玉蘭花, 每當走過賣菜的老太太身邊都會讓花香吸引。 玉蘭花陪著我童年的成長,玉蘭花是我母親最愛的花, 對我而言,玉蘭花也有著獨特的意義。 16歲到台北工讀,常在台北街頭看見老婦手捧花盤, 盤上堆著好多串串玉蘭花,穿梭在紅綠燈的街頭,賣花。 一些不算年紀很大的婦女,揹著年幼的孩子,在公路局車站兜售玉蘭花。 在很艱困的工讀生涯時期,偶爾也買一串玉蘭花,溫暖自己和老婦人。 人生成長,心靈的玉蘭花,陪我度過這漫漫的歲月。 近些年台灣經濟問題造成失業人口增加, 很難想像街頭賣玉蘭花、夜來香花串的人們增加很多, 從老婦人、婦人、年輕人、身體殘疾者、甚至有小小年紀的孩子,就這樣… 因生存之計,流竄在危險重重的紅綠燈街頭。 一度,我不再在街頭買玉蘭花了,原因是: 街頭來來往往的車子行駛,實在危險,不想在這樣的危險狀態買花, 造成賣花人的生命威脅。 堅持著好些年不在街頭賣玉蘭花的態度,並未讓我心情感覺好些。 直到當自己經歷經濟的困頓,面臨了許多問題, 也才能明白一點點街頭賣玉蘭花的人們,他們是何等的放下再提起,賣玉蘭花。 在街頭賣玉蘭花是台灣特殊花文化之一,不能因為自己的觀點, 否定這些賣花人存在街頭的景象是錯的,這終究是一種生存方式與生活型態, 都是靠著勞力與生命風險營生。 我又開始買街頭的玉蘭花,有時候是回家路上擁擠的紅綠燈路口、 有時候在往高速公路附近道路,以虔誠的心我向街頭玉蘭花的使者, 買一份溫暖的愛。這一串玉蘭花裡面,不是只有我的成長和回憶, 還包含著賣花人那肉眼看不見的生活需要,隱藏在一串串20元的玉蘭花背後。 我那才滿三歲的孩子,時常把我買的玉蘭花供在佛前。 如果是去外婆家路上買的玉蘭花,也會將花供在外婆家的佛堂。 孩子有自己的自我本性,我也才明白了當平日我和孩子爸爸的對話, 在他小小心靈建構的一座城堡,裡面裝滿了溫暖的愛和慈悲。

【轉貼】花名遠播的國度──荷蘭

平均國民所得是台灣三倍的荷蘭,一把20支的玫瑰約台幣180元,花價是台北的一半,便宜的花價造就花卉文化。(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提供) 文 郭美瑜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代表胡浩德(Menno Goedhart)駐台七年,天天買玉蘭花送辦公室的女同事。他說,20元就能讓同事們微笑地開始每一天,他覺得很愉快。 花是荷蘭人生活的一部分 胡浩德買花,七年來從未間斷,因為,路旁就有得買,不用特別跑到花店。這種消費方式,就像在荷蘭,路旁的小攤、超市、花店,甚至機場,無處無花。他說,「在荷蘭,每個家庭每天都有花,下班後帶束花回家,拜訪朋友、遲到,或各種紀念日,花卉都適合表心意。」 荷蘭花卉價格便宜,一把20支的玫瑰零售4歐元,約台幣180元,平均每朵9元,相較於台北的花店每朵售價20元起跳,荷蘭花價是台北的一半。 「超便宜(Extremely cheap)!」胡浩德這麼形容花價。這也是形成荷蘭花卉生活文化的因素之一。 花季拚觀光 花卉拼經濟 荷蘭的園藝花卉產地集中在北荷蘭省及南荷蘭省,產區具有群聚效應,稱為「綠色區域」(Greenports)。 例如,Aalsmeer Greenport是花卉業者的集中區,Duin and Bollenstreek Greenport是享譽國際的種球區,全球最大的球根花園庫肯霍夫(Keukenhof)公園就在此區。 Boskoop Greenport是樹苗與灌木生長區,Westland/Oostland Greenport是荷蘭最大的溫室園區,東南部的North of Limburg/Venlo Region Greenport則以植物及溫室培育為主。 每年4、5月花卉盛開,荷蘭的大地就像彩虹拼布,紅橙黃綠藍靛紫的花田區隔分明,由花展及花車遊行拚觀光,錯過此時,遊客得等到明年才有機會沈浸綺麗的花海中。每年只開放九週的庫肯霍夫公園則是花卉產業交流平台,展示業者研發的花卉新品,創造經濟價值,也是旅客必遊之地。 2007年荷蘭的園藝產品約值77億歐元,花卉與盆栽占了53億歐元;同年度的園藝出口總值為147億歐元,花卉與盆栽就占65億歐元。其中70%銷往其他歐洲國家市場。全球90%的球莖來自荷蘭。 溫室科技造就荷蘭的精緻農業 荷蘭兩大火鶴花種苗公司之一的瑞恩(Rijnplant)公司的溫室,由溫室電子系統模擬環境,另由「電子醫生」(品名:Grow Watch,植物生長監測器)負責監控環境,偵測不同栽培區的環境變化。 例如:「電子醫生」測得的濕度、溫度、氧氣等資訊,透過衛星傳送到管理者電腦,再由電腦或管理者決定每扇窗戶開、關的角度、灑水器何時灑水等,一年下來可降低兩成的能源消耗。 溫室的電子系統及「電子醫生」分工及整合後,可栽種一年四季的花卉、植物及蔬菜,包括熱帶香料與中藥草。 與海爭地的荷蘭,也向天掙能源。農民面對能源危機與全球暖化,發展出節能科技,並大量用於生產。他們將夏天的太陽能貯存在土壤裡,以應付冬天所需,也有農民使用地熱為溫室供暖,一樣可省能源。 台灣颱風多,一次風災就可讓農民心血化為烏有。胡浩德認為,台灣農民累積的損失足以設置溫室栽種植物,溫室技術還可確保花卉的品質及穩定的產能。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代表胡浩德駐台七年,天天買玉蘭花送辦公室女同事 。20元的花就能讓同事們微笑開始每一天,他覺得很愉快。(中央社郭美瑜) 獨步全球的花卉拍賣制度 在阿斯米爾(Aalsmeer)的花卉拍賣會場,面積相當於三分之一大的永和市,場內的纜車將鮮花送到拍賣場,貿易商從拍賣鐘及電腦下訂單成交,花卉就送到貿易商倉庫,等待分流出口。這裡,每天約完成5萬筆花卉交易,交易非常熱絡。 此外,推動精緻農業的荷蘭,花農與出口商得依土地面積計算產值,雙方一年前就立約收購,若有爭議,還可訴諸花卉產業的專屬仲裁法庭解決爭端。 「成熟」已不足以形容荷蘭的花卉拍賣制度。胡浩德這麼說:Super efficient! Extremely efficient.(超有效率、極有效率!) 他舉例,荷商在肯亞投資種植的玫瑰,上午參加拍賣,紐約消費者晚上即可買到肯亞出口的鮮花;玫瑰仍然嬌艷欲滴。 除了物流系統,金流也值得一提。 在台灣,向銀行借貸的農民必須出示財力證明,荷蘭農民的「腦力」就是財力。 農民除了以科技、科學化生產花卉,申請貸款時,可向「農民合作銀行」(Rabobank)提出包含技術能力與產能的貸款計畫,由銀行專案審核通過才撥款,雙方是「投資」關係,互蒙其利。荷蘭「農民合作銀行」是專門提供農民貸款服務的金融業者。 鼓勵台灣複製荷蘭經驗 荷蘭擅長複製、研究與創新。胡浩德說,荷蘭維持花卉生產的優勢,是科技、物流與公開、合作的精神,政府除了研發,什麼也不插手。 台灣引以為傲的蘭花生產技術,就是在荷蘭複製與研發之後,被趕上、超前。 面對產業競爭,胡浩德認為,花卉市場很大,沒有競爭只有合作。荷蘭向台灣學習花卉培育技術,也應該複製荷蘭的溫室技術及拍賣制度,將東亞花卉,包括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特色花卉,運銷亞洲或全世界。 胡浩德說,「沒有永遠的領先,但我們一直在研究技術、開拓市場。」荷蘭不斷尋找任何可能,要在全球播種花卉的種子。   資料來源   http://newsworld.cna.com.tw/post/e784a1e8ab96e7949fe6b4bbe98284e698afe7949fe8a888-e88db7e898ade4babae983bde5b091e4b88de4ba86e88ab1.aspx

優雅美麗的蔓花生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蔓花生很美、很優雅。 以前都是看見一大片的平鋪在公園綠地或建築綠地上, 因為視覺上很平坦,沒有線條層次,自然少了些感動。 這次在擔任評審作業,才在大直唐寧社區的公共空間見到, 原來曼花生可以這樣美麗,如此優雅,改觀我以前對蔓花生美感觀點。

【轉貼】臺北城市花園社區綠美化競賽 網路票選開始

相關網站連結   http://www.2010.org.tw/ 為迎接「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這場臺灣第一次的美麗盛宴,臺北市政府致力進行「臺北城市花園推動計畫」,積極推動社區空間綠美化,期望將臺北市以植栽變裝,將每個社區的陽台、公共空間重新綠化佈置,成為令人耳目一新的花園城市。   「臺北城市花園社區綠美化競賽」活動,便是由社區動員投入公用空間綠化改造,邀請專家學者評選,並透過網路投票機制,推舉出優質的綠美化社區。期望藉由綠美化競賽的催化,讓臺北市居民能夠親自投入,成為綠化志工,並帶動社區空間綠美化的風潮,以清新美麗的市容環境,共同迎接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的來臨。   參與競賽社區共分為四大類型:特大型綠美化型態社區、大型綠美化型態社區、中型型態社區、小型型態社區,總計21個社區通過徵選參與競賽,此次投票結果將占決賽總成績的15%,歡迎臺北市民投票給您心目中最優異的綠美化社區,票選出臺北市區最美麗的社區花園。

城市花園社區綠美化競賽計劃

十月24.25兩天評審「城市花園社區綠美化競賽計劃」入圍的21個社區,又給我上了一堂大課。 作為一個在花卉產業邊緣努力的人,參與第一階段評比過程中有很多感想,沒有說出來。經過兩階評分過程後…… 第一階段評審,所有報名參賽單位只能選出20組進入第二階段再作評比。有兩組社區在拍攝第一階段紀錄過程,由於我個人接觸較深,能夠比其他幾位評審看見更深刻的一面,尤其是里長的熱誠度努力和用心。並非每一個社區都能入選進入第二階段,總是會有淘汰的社區。也許有的社區美化工作還不是那樣完美,但我看見未來可能的成長空間很大。評比本來就必須有淘汰制,這是遊戲規則。然知道用心和努力的人不一定在現階段綠化做得很好,而失去機會爭取到經費補強社區的美化工作,這一點內心實感到難過。〈有些社區在競賽前已有經費支持綠化工作,有的社區則是里長兩條腿在奔波,起步確實就不同。很難從一個共有的基礎點做最公正的評比。〉 做為一位評審,我必須從各種客觀角度來思考、評選,不能落入情感氛圍而失去立場,所以我未在評審過程中,過於爭取讓這些里長入圍,內心是難過的。 第二階段評審,正是24.25兩天。25日結束第二階段的評比,立即統計成績並即時會議。宇欽〈評審委員之一〉說出我在第一階段沒有表達出來的話語,我深感此同理心,並且他所爭取的那位里長,也正是第一階段我看見其用心和努力的里長之一。 第二階段是進入各組競賽前三名的評定,不可能再有增額給獎〈這是競賽規則〉,當然也就產生審察意見的不同。宇欽和我對其中兩組社區各持觀點看法不一,各有見解。雖然我的觀點得到多數評審認同,但內心卻也是失落!一位靠著兩條腿奔波推廣綠美化的里長已失去前三名爭取的機會。宇欽和我都在做環境綠美化裡面最艱難的推廣工作,也都是花卉產業默默推廣者,正因為這樣吧!或許更能有一種非現實主義的價值觀存在內心裡面吧!最後終究我們都說出了自己想表達的。 專業評分佔總成績的85%,競賽並且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是網路的票選工作,想那又是一群人們用另一個角度再看這個花花世界了。

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冰山一角

為了迎接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台北市忙著建設成一座國際花都,在這樣的氛圍中,近期以來台北市很多公共環境都在進行相關工程建設。 市政府在許多社區同時進行環境美化改造工作,舉辦了「城市花園社區綠美化競賽計劃」此方案已進行了一段時間,第一次評選執行工作已經開始,市民和社區熱情報名參加度並不很高,因而執行單位提議能延緩這個計劃,期待讓更多人有機會來報名,參與這個計畫的美意。 對花卉園藝生活相當充滿熱情的我,感受不適。想到一個承辦國際花博會的國際城市,他的市民對於花卉園藝生活是冷漠呢?又會對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投入多少關懷熱誠。 昨天新聞一個百貨週年慶,一天就創下8億的經濟消費!!!這表示這個城市人民並不窮。但試問‘花卉生活美化推廣’又在一個直轄市扮演著什麼角色呢?難道我們的人民在花卉提升精神生活的目的,就只能流於看煙火、大拜拜的一個即時性熱鬧嗎? 2010年的花卉博覽會,是否又會是另一場煙火秀? 自「城市花園社區綠美化競賽計劃」計劃開跑以來,參與其中評審過程,作為一位曾經是花藝媒體工作者、花卉推廣者和評審,內心百感交集。 從花卉專業媒體角度看這件事,看到百貨周年慶市民的消費能力,彰顯了這個城市並不窮,但是人民對花卉園藝生活品質精神生活的追求又在哪裡!? 作為一位推廣者,感慨於全省正有多少在花卉領域之經營者面臨事業困境!有多少青年花藝設計師面臨生涯發展窘境?當2010花博會正在進行花都專案及許多計劃同時,挹注了高額的計劃經費打造花都瞬間之美!?而這個城市的人民在意嗎?重視嗎?還是多數只能成為一個享受者,而不能成為一位花卉經濟的消費實踐者,對這個行業能有些許的幫助。 身為一位評審,看見有些社區做得很精緻用心,卻是多數人的冷漠、少數人的努力才做到花卉園藝生活提升至欣賞層次〈這也僅是百中唯一〉,而有些社區是政府經費補助的綠化美化工程,卻未讓人感到惜福惜‘源’。 專案計畫進度得如期完成,今天已是進入第二階段評選〈現場評分〉天氣不很好,但也不能再次延宕,就是在盧碧颱風剛走的這一天,進行評審。 第一次經驗評選一個競賽,歷程需要經過將近要三個月,這算是嚴謹的執行單位才會有的態度和堅持。明天還要繼續評審,而明天之後,還有市民的網路票選。結果還沒有出爐以前,計畫的任務就還沒有完成。這不過是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冰山一角,我們還能預見有什麼該努力的工作,可以做在前面嗎?

預見自己的未來

生命會有許多出口,有些出口屬於自己的人生創痛之後的洞見, 有些出口屬於生命經歷喜悅歡樂後的覺察。 出口會有好的引導,可以幫助你看見自我性格存在著黑洞! 一直自以為是一個剛強果決性格之人, 不會經歷失落和頹廢的過程、不會失敗,然也走過了這些。 經年,不斷與虛無對話、不斷與自我內在對話、不斷思維生命存在, 也總是預見未來的事件,不斷發生、不斷經歷, 一次一次的經歷之後,又一再地成為過去。 總是與預見不斷的碰撞、發生,又不斷地碰撞…… 生命的際遇可以預見會在哪裡找到出口,始終是我對生活的信念。 如果可以簡單過生活,又何必追求所謂的積極向上的力量? 如果可以思想簡單的意義,又何必不斷爭取事業競爭力的重要? 何需在自己的簡單中,賦予自我沉重的責任,對家人、對孩子、對社會? 預見自己的未來,需要的只是一種簡單的思維而已。

有靈魂的花

昨日和‘克莉絲汀’智鎧兄、意靜討論關於花卉方面的事務, 意靜說:「在北京花市看見芍藥一束一束交叉堆疊在地面上, 一把五塊錢人民幣價格,就像是市場青菜販售,看得好心疼!」 又說:「一大片400多支繡球花排列在一塊,好壯觀啊!她對花說〈妳們好美〉」 不是學花藝設計出身的意靜,對花的感情如對待人們。 在美國讀人際關係學,認識她多年,我看她對花的情感比對人還專情。 儘管在花卉領域她不屬於花藝設計師,但她所創造出來的婚禮會場, 卻遠遠超越了花藝家、設計師們的婚禮設計,總是讓人好感動。 幾天前,意靜在朋友引薦下,去教會談一個會場花卉佈置的案子, 她說:「五分鐘我就走人」 〈原因是,牧師對在討論會場佈置的所有人說:「你們這些花店的,東西拿著去那邊說,不要……」〉 顯然牧師的態度很差,讓她感覺很不舒服,才走人了。 今天她提出這個不悅的機遇和我們討論,她說: 「為什麼開花店和花藝設計師,不能得到多數人的尊重,總是讓人看得很低下?」 我回:「這是牧師個人的修養問題,我想他應該對人的態度就是如此, 而不是因為你是開花店的人,就態度差。」 意靜又說:「不,他就是對開花店的人態度差,因為他把花店設計師當做工的看待。」 我又回:「那就更是牧師不對了,如果他認知花店當工人看待,態度不好, 那也表示他對所有從事於工作低層的人都是這種態度, 那就更加顯示是他的個人修為不夠了。」 想想看,花店是要來討論會教會會場設計佈置,花店服務教會的需要, 教會本然就應該要以禮相待,又怎態度不好!所以這是牧師個人的問題。 意靜對花藝設計這方面人才未能受社會尊重,不像藝術家一般被尊重, 很有自己的想法,她覺得這情況應該要被改變。 有什麼方法能轉變? 靜夜裡,對白天的一席談話,獨自思想。 一樣對花卉充滿著情感的我,經常在花的世界裡面思考…… 有時感覺自己竟像是一朵花,一朵有靈魂的花, 總是靜靜的和花兒們說話。

看不明白的文字背後

夜裡,MSN上老遠的朋友上線找我,是個年輕到可以做我孩子的一個小朋友。 朋友喜歡花,年紀雖然只有23歲,已經在酒店做花藝工作五年。 他說:「他們那裡〈河南〉都是很早就出來打拼了」 我想那也不是壞事情,早早奮鬥人生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很好。 和這位小朋友聊了很多花藝方面的事務,感覺他實在不像是23歲的年輕人。 他關心自己行業的普遍性問題,也能有成熟的花藝思維,這點很好。 我很想看看他的花藝作品,他挺大方的給我發了整個檔案, 不過傳訊速度很慢,就請他發幾張最近的作品就好。 在澳門的酒店做花藝設計,應該算是比較好的工作環境。 這些花藝裝飾場所的背景,能看出許多端倪。 朋友常在論壇看我的帖子,但卻說:「其實是看不太懂,卻是喜歡看。」 我回答:「你太年輕,還不夠大、不夠老,所以沒能看懂。 也許你到了我這年紀就看明白了。不過等你看懂的時候, 我已經又更老,寫的東西你也又看不明白了。 不過那時候如果我還能在鍵盤上敲著,表示我還有活力。」 沒有電腦的時代,我用存錢筒存自己的靈感,把即時的靈感文字存進錢筒。 因為靈感總是隨時跑出來,若是拿好筆紙準備要寫,靈感早已消失殆盡。 於是隨時有筆紙抓著就寫,這樣也能存進很多奇奇怪怪的字條, 或是大大小小的生活思維記錄。 前些年擔任花藝雜誌編輯,許多文章發表在平面媒體, 這才發現靈感的湧現沒有以前那般自由了。或許是寫文章有了目的性。 寫文章也不是都讓人盡興,寫出事實的真實性的文字, 也會受到很特別批判、苛責、對立,那讓努力的心挫折。 不久前在一個公開場所遇見過去的老朋友說:「好懷念以前妳寫的文章」 〈多年前這位老友曾批判我的文字,亦曾讓我黯然淚下,蒙受不明之冤。〉 時過境遷多年後,她卻有了新的注解。 不知是否看明白了過去我寫文字背後內在的深層意義,我已無須追究。 人生總是這樣不是嗎? 每個人都有紓解自己內在的情感表達方式,或許是藉由唱歌,各種愛好….. 無論何種方式,能渡過難關或是憂鬱情緒,走過就好。 遠方的小朋友這時候說:「其實是看不太懂,卻是喜歡看。」 我感覺這樣也很好,被喜歡是一種使用文字表達的方式, 然而看不懂也是我想要用的方式。 人世間太多事情就用這樣的方式來進行,會祥和很多。

光行者 Light Workers

光行者 地球上有一群人,他們的靈能已進化到某一個靈能量, 他們能夠幫助和治癒人,並把宇宙的光引導至地球上。 他們是精神和物質同體 ,在地球上不同地方照亮他人的能量光塔。 這些地方就是地球能量網格站。 這股能量能夠用來平衡行星與地球能量極, 有助於把意識從第三維空間移到光和愛更高的頻率空間。 現在已經有數以千計的光行者,人數每天都在增加。 光行者經常會留意心靈圖像以及領會各種符號象徵,幾何學象徵,感應它們,並打開現實領域間之門,或開啟人的意識知覺DNA密碼功能。在這個時刻,他們能夠與能量互動以及回憶起他們的使命。他們把光幾何學放置到地球能量網格站中,開啟人們靈能量網。 他們可以單獨工作或群組工作,在某個時刻他們能影響一個人或者有益於地球的人類。他們有使命感,他們以幫助人類(提升愛)的更大目的來到這裡。他們受到宇宙靈力精神引導“一個指導靈”位於更高次元之光的另一面的存在。 任何人都可以學習,也能成為一名光的工作者。只需要逐漸認識到你是誰,和在這個人類意識轉換時期,你在這裡應該要去做什麼就可以了。 通過精神指導(指導靈)顯示給你看,應該要去做什麼?你就都能夠認識到。你可以要求你的指導靈激活你的DNA這樣你就能更快回憶起你是誰。 如果你很想成為一位光行者,你的靈魂將會同步的引導你的旅途,指導你看到〝荷光麗詠〞的這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