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from ‘十月, 2009’

預見 ‘可蘭經’

這是可蘭經的文字,我看不懂裡面的文字和圖像意義, 不過一個直覺就是很喜歡這個設計,感覺很優美的設計, 給我帶來很多生活及創意的靈感,也讓我的思路很靈活, 這裡分享給朋友們,但願您也能獲得寶貴的能量與幫助。 2004年我前往澳洲拍世界杯花藝大賽,飛機在馬來西亞轉機, 因為要等候八個小時,於是我們在這裡停留很長的休息時間。 而在出門前的好幾天就發生,我的右手腕突然很疼很痛, 並且冒出一顆鼓起來的硬塊,很擔心這次的攝影採訪會很困難進行, 因為疼痛的手腕使我拿相機都很不適,連肩膀都會疼痛。 行程不能延宕,依舊出了遠門。 飛往澳洲過境馬來西亞轉機,在轉機過程中經過一個專賣店, 對這家商店的東西我什麼都不懂,就走進去逛。 不過就在走到這‘可蘭經’面前,拿起這包裝得像禮物般的可蘭經, 心想著,這趟可要見上幾位國際友人,就送這當禮物好了。 〈當時並未知這就是‘可蘭經’憑一個直覺‘很殊勝’就買了幾份。〉 飛到澳洲,下榻旅館後就趕著找西藥房要買繃帶保護手腕, 不過說也奇怪,竟然這時候似乎不是太痛了! 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花錢買了一個好貴的手護腕。 禮物一件一件的不斷送出去,送給了不同國家的朋友們,大家都很喜歡。 最後保留給自己那一份也送出去了。心想,回程一定要再去多買幾份。   就這樣的,一個多禮拜過去,除了鼓起來的硬塊有些醜,但是已經不太覺得疼痛。 回程又在馬來西亞停留八小時,一下飛機就先往那間商店行去, 見到同樣的服務人員,我告訴他:「我要找前些天在這裡買的那樣禮物」 他說好像沒有了,不過他還是找出了三份,我就全給買下。 他很好奇問我:「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歡它們,很美。」 他又說:「這是‘可蘭經’上面都是這祝福的話語,很靈驗。」 我很驚喜,連忙跟他道謝,謝謝他幫我解答了我的需要。 回到台灣的隔天清晨起床,洗臉時發現手上的硬塊不見了?! 第六感,心中明白遇見了奇蹟。 手邊兩份可蘭經禮物,送給了在修行的朋友們。給自己留下這一份,又過五年了。 最近因為一個專案計畫,無意間需要這份可蘭經當內容之一, 於是翻拍下來應用。 這裡也想分享給更多的朋友,希望您們來到這裡看看我的部落格, 也一起帶去我的祝福和我與‘可蘭經’的奇遇。 願所有朋友都能‘預見幸福、遇見幸福’

‘等’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呢?

秋天的涼意,逐漸荒野的草原,一隻遙望前方的鳥兒。 我假裝自己是牠,用牠片刻的歇息時間在思考。 如果當我伸展出翅膀飛向遠方,我的目標將在何處? 等,是我唯一現在能做的事。 思考……當再次展翅飛行,會有什麼樣的風景在陸上? 我的目標浮現了?! 這一次的展翅能如鷹翱翔、如鶴優美、如雁自在。

CIRCLES

2007年四月三日,孩子滿七個月那天,我們全家受邀前往韓國首爾。 好友Tomas〈比利時花藝家〉在這裡做花卉藝術展覽, 這是韓國獨有的藝術展覽專區,許多世界知名的藝術家作品都會在這裡向世人展示。 Tomas僅有五件大型的花藝創作180-220公分直徑的圓形作品, 在120坪以上的空間裡面展演,其中還有展示了數十件攝影作品, 攝影作品是我與丕若的花卉藝術攝影之作。 在諾大的展覽空間,大部分都在留白。留白的部份是屬於你、我、他 每一位來參觀展覽的人們,留白的空間提供了參觀者很獨特的情境融入、感情交流和欣賞視覺作品的效果…… 行走在其間,你、我、他也都成為作品的一部分。 ‘圓‘一直是Tomas個人重要創作的主題表現方式, 自2004年第一場在北京的花藝表演開始,‘圓’似乎離不開他的創作思索了。

接回我家的搗蛋鬼之後…..

上午激烈的‘大小戰爭’後,小的就去阿公阿嬤家悠著玩了一下午。 大的也出去晃悠,老久……… 難得我趁勢也悠哉地享受了這美好安靜的秋日午後。 為自己沖泡了一杯浪漫的玫瑰花茶〈是娟老師前兩天送我的英國玫瑰茶〉 娟老師說:「因為我覺得妳很浪漫,一定會很喜歡的。」 我很壓異!!!會有人將浪漫二字用在形容我! 不過這感覺也挺特別的,下午獨自品味玫瑰花茶, 感受著娟老師的情誼,享受著獨自浪漫的情境。 原來我已經好久沒有這般的清靜自在,這才發現呼吸這樣的空氣,感覺真好。 看著兩朵夾在陸蓮花花束裡面的玫瑰,我取出它們放在水盤, 靜靜地看著,這一朵深紅、一朵淡紫色的玫瑰花。 直到暮色昏暗,我給小的打電話:「媽媽要去接你回來囉!」 小的:「好啊!媽媽你來接我吧!」小雨紛紛,小的要獨自拿著大傘,我給。       〈其實我心裡面想,你哪拿得動呢!不過我可不想跟這小子爭辯,那是自找麻煩。〉 我走在前面。大傘在他那個頭才90多公分個子的小手上,簡直就是一把大斧頭! 晃著走著…晃著走著…,他也撐了三、五分鐘,說:「媽媽我拿不住了,你幫我。」 我們一起手牽手,撐著大傘走回家,小雨絲絲。                               才進家門不久,這小的立刻又成了個搗蛋鬼,爬上靠著窗檯的沙發,            再一次一朵一朵排列陸蓮花,又一朵一朵插入其它瓶子裡,口中念念有詞 …… 略微聽見「就是應該這樣子的呀!放在這裡很好嘛!」           我在一旁看著,看那些花朵的姿態、空間、律動和孩子的自然之音…….很美。 這是孩子最本真的一面,何須阻止他向上學習的力量。                       應該深思的是我們這‘兩個大的’                                       給孩子多少空間去發展他的發現和創造我家的搗蛋鬼很可愛、有想法、感受度敏銳                                                                    …….應該要改變的是兩個大的搗蛋鬼。

一陣激烈的父子對話聲 …….

為了花該放在瓶子裡,還是排列在窗台上才是對的 他們幾乎吵翻了,誰也不讓誰! 一陣激烈的父子對話聲 ……. 呼地!孩子〈小的〉冒出了一句話:「我要去阿公阿嬤家」 「好啊!你去啊!」爸爸〈大的〉立刻說。 〈看來,小的是不想再跟大的繼續鬥了,想走人,另找樂趣。 阿公阿嬤家是最好的港口。大的呢!必定想,我樂的輕鬆。〉 我假裝沒聽見他們的爭執,繼續做手邊的工作, 不理會他們的事件。 數分鐘後家裡鴉雀無聲,他們出門去了,大的送小的去找阿公阿嬤, 看看時間大的該回來卻沒回家,想必他隨後也就溜搭去了。 爭執的故事背後,是……. 兩天前,朋友送我一束陸蓮花,被小的一一排列在窗台上, 本來放在瓶子裡在窗台上等候天氣好轉,陽光照射進來會很美, 好記錄一些花卉攝影圖像。 小的很有自己的觀點,把花朵一一排列在窗台上, 在學習一些大人不太能懂的東西。 不過大的擔心他會折疼死花了,於是這一大一小激烈的對話起來….. 似乎他們各有自己的理!!! 我經常扮演他父子倆的翻譯通,解讀彼此天南地北的想法, 然後問問小的、大的你們是不是這樣的想法呀! 〈孩子和爸爸都會說‘對啊!’〉 但今天我不翻譯了,讓他們自己解決。 今天,我不打算理會他們的爭吵,讓他兩人自己溝通…… 哈哈!小的智慧高些,主動選擇了結束戰爭! ‘我去阿公阿嬤家,成吧!’〈我猜〉 哈哈!大的固執己見食古不化,只會氣急敗壞。 〈我長久的生活體驗領悟〉 安靜的客廳裡,我喀嚓喀嚓拍照聲音…… 紀錄了他們爭吵後的作品。 一一排列在窗台上的陸蓮花,是孩子的作品。 那是一種最自然的、最快樂排列遊戲, 沒有成人在經歷很多學習,加以思維的雜念所排列出來的方式。 當然也是小的在這個家庭裡面,他應該享有的一種生活樂趣和遊戲。 把花朵一一收拾放入瓶子裡,花朵給了我會心的微笑, 和花分享在我們家客廳裡面發生的生活故事。 我在鍵盤上敲著這些紀錄,這些生活記錄也一一敲進我的思維……

和花的情感对话

花卉的表情。 ‘花’是有情感的, 插花,不只是将花插于花器中, 還是一种你和花的情感對话。 有些花,纖細柔順。 有些花,張揚有力。 也有些花朵,就仿佛是空氣一般, 你容易忽略,却是很重要的襯托。      

在一朵花裡面的故事

學音樂的朋友来,盡興的暢談人生的苦樂哀痛….. 一起品著朋友從遠方带来的糕點和老岩茶。 和好朋友一起聆聽最近很畅销的歌曲……. 朋友说:“唱歌是一個人的‘自性’展示,有些歌曲好聽,因為歌詞動人。 有些歌曲動聽,是因為歌者將情感融入使歌曲升華,更能感動人。” 很久不唱歌,想起了自己曾經很感動的歌词,而哼唱了起来, 不知不覺竟然落淚了。 朋友说:“歌曲感動人,是因為你與這首歌曲、文字情感有交集, 歌詞的境界,讓人回憶人生成長過程中的引人之處, 淚水也就是情感的升華。 “再回首”……人生好像就是这样,如同歌詞、仿佛旋律。 高低音律、快慢節奏,就是人生。 朋友問:“最近還創作吗?” 我回答:“很久没動手了。” 朋友问:“為何?” 我回答:“總是不能自己,如何要自己全力以赴。” 朋友问:“還寫吗?” 我回答:“继续寫,寫心情、寫感動、寫自己、寫我的孩子。” 朋友说:“多為自己著想,想做的還是去做。” 我回说:“想做的太多了,被理解的又太少。” 朋友来看我的孩子。 孩子太小,不懂做妈妈的是為了陪伴他,許多时候得放下自己。 孩子逗著朋友好玩。 朋友未婚,不懂做妈妈為照顾好孩子,許多时候就得放下自己。 然而人生是需要奮斗的一段旅程,無論終點站是誰會和你一起。 感觸生命際遇,不免也會問著自己 “做錯了什麼?又錯失了什麼?” 今後會又“再錯過什麼?再做錯什麼?” 看著孩子,看著朋友。 品著遠方朋友的老岩茶,深深呼吸。    

自由飛翔

孩子常摘花     也總是在摘花後說 花花會很痛     植物會很痛 最初孩子愛摘花拔葉子   那幾次 我總是會修理他的小手   告訴他 不可以   它們會痛痛 然而孩子似乎不能明白    痛    是什麼 於是    打他的小手     讓他感知     痛 不過事情沒有如心理預期的順利 摘花拔葉     怡然是他的很大樂趣 我不再理會他如何對待窗台或是頂樓上的花花草草了 一天看見他自己對著花草喃喃自語的說話      還常拿噴水器為植物施水 忽然間我明白了一些事理 生命教育需要很多機會     是自我成長和學習 這也才領悟到      讓孩子在父母的心中飛翔 有多麼的重要 已經很久沒有在叮嚀孩子應該要如何善待花草 他不再有這些傷害花草的動作 讓他快樂的飛翔   自由的飛翔在     我們的花園  

謝幕

她 謝幕了    一朵開在盛夏之花 曾經她綻放亮麗的光采     曾經驕傲在原野上 盛夏的艷麗使她忘記許多美德學習 青春容貌總是會遠去 在秋日來的時節    她開始學習彎腰 向大地感謝無比豐潤的滋養     並教導著她的孩子們 孩子也會向遠方飛翔     把豔麗繼續散播 而 她的孩子    向母親先學會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美德 就在每個當下  

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

曼珠沙華Red Spider Lily,又稱為彼岸花。 此花傳說具有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 彼岸花在秋天季節開,亦開在黃泉之路。是生長在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 大批大批的開著這花,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 因其紅似火而被喻為”火照之路” 也是長長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與色彩, 過往者就這樣踏著紅花的指引,通向幽冥。 屬於石蒜科(Lycoris Herb),屬名是希臘神話中女海神的名字。 因為石蒜類的特性是先抽出花葶(總梗)開花,花末期或花謝後出葉; 還有另一些種類是先抽葉,在葉枯以後抽葶開花, 所以才有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的說法。 這花很艷紅絕美,卻有著悲傷和令人敬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