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from ‘四月, 2010’

賦歸於心

寫給花度–海峽兩岸交流平台

和孩子學習‘美學生命的快意’

孩子是我生活重心,也是我學習更多美好事物的一個新開端。 孩子所有的喜悅與哭泣、快樂和生氣,無論他休息在我的懷中, 還是調皮讓我失去優雅,都能找到與孩子相處和生活的無窮盡美好訊息。 當孩子還在肚子裡就開始參與我的一切工作,從攝影開始…….. 我們紀錄了美好時光在每個當下,在有趣的工作裡面。 因為閱讀圖片書,他快樂的吸取美好世界的廣大知訊, 孩子從書裡學會很多事務,雖然才剛滿兩歲, 他認識了叫做‘植物’的朋友,認識花草樹木自然世界的豐富。 認識了好多朋友,他們的名字叫Baby。 拿著筆,他用力的塗鴉線條,線條渾沌、無邪自由。 我想這就是人類對美的初步,從一面白牆的自由塗鴉開始。 孩子有自己的個性,有很多思維,當我們的意見相左右, 為探索他小小心靈世界的境地,有時候任他表達他想表達的。 於是他自創的舞蹈、音樂律動感,發現他的靈魂豐富無限。 已然中年,回想半百人生裡面,失去了好多快意追求美的自在喜悅。 趕上班、趕工作、趕時效、趕爭取,趕出什麼生命質地? 回首中,無言以對自己靈魂的空虛、生命空洞。 孩子來到了我的世界,與我ㄧ起生活,他教導我做一個新的自己、 做一個生活在真正美學生活裡面,儘管我們的生活條件 沒有物質優越和豐富,而我與孩子的生活裡面, 有無窮盡美好事物的經歷和發現,這是我真正的財富。 孩子帶領我新生命的學習,做我人生裡的好導師。 〈寫在2008年9月〉

春天看花落,格外清美。

春天來了‘克莉絲汀’的櫥窗,流蘇花開得很舒暢優美…… 這是郭老師家,頂樓花園培養多年的盆栽花木, 花開時節,將盆栽移到了花店與所有愛花人一同分享、欣賞這美。 花開花謝何等快意!彷彿一場春雪落在樹梢上,陽光來了…… 化為春水,流淌而去。 春天看花落,有著格外的清美。 這一春日櫥窗於我對生命感知的靈動,就似與秋日蕭瑟大地碰撞著, 有了文字難以說出的感傷透在裡面。 我很喜歡看人們植花蒔草的過程,盡管這也只是一個短暫花的舞台, 那匆匆的花開過程,裡面有我獨自品味的一種美麗情緒。

世界盃花藝在上海,上海見聞片面觀。

懷著一顆持續觀察「世界盃花藝比賽」發展與花藝專業報導的心思,再一次來到上海。參與世界盃是我主要目的之一,但更希望多停留幾天能有機會和上海當地人們交流互動。搭計程車往來上海國際會議中心與酒店、浦東和浦西之間,最後我使用地鐵親近上海。地鐵是我對上海印象最好的感覺,舒適、便捷、安全。這樣的自由行,自然有別於固定行程的不同風景和故事,在同一條路上不同際遇的經驗發生。搭計程車司機會帶著我兜大大圈子說故事,其實過兩條大街就是我的目的地,而我安靜跟他兜,這樣也是另一種心理體驗的風景。不過,這不是我的觀感重點,只能說這是上海經濟面貌的一小塊發展現象,而如果要這樣論述上海,未免過於小家子氣! 短短數日的奔波往來,難以全面觀照,但也讓我碰撞到這片土地的現象,上海很不平凡的再發生驟變…… 急速硬體建設發展彰顯著泡沫經濟,繁榮皮相裡面隱藏著百年國際文化都會歷史逐漸流失的遺憾!當積極建設一切要快速與國際接軌,也衝擊著上海人們無盡不安的心靈狀態。在地人、外來人口、台灣人,每一族群、每個個人都在這裡尋找著機會。 中國政府說「機會是給積極努力爭取的人位置」我看見人與人相互交錯、繁瑣複雜人際競爭狀態,也端倪出爾虞我詐的現象正在蔓延……這現象是否讓上海城市文學也跟著漸漸消噬了!? 高樓大廈即起,人民的心靈跟不上這快速的變化的外貌,於是打著經濟發展合作的人際交流更甚,人們是否會失去真實自性與內在性靈的完整生活!?迎接著上海世界博覽會到來,馬路工程、市容建設都在日以夜繼積極的趕進度,只為五一世博會迎接那天的開幕到來……盼著一切都能順利就緒。 上海多數的市民都在認受著個陣痛期,只為了等候要讓生活更加美好的願景實現。高消費的上海市,已非當地平常居民消費得起的城市環境生活!大多數的居民不因建設而生活變更優,而移往外地。在這裡很多是金錢掛帥,有錢就會多點機會發展,而大膽和敢說的人就會有機會,但是物資不被珍惜的情況卻是讓人格外心底沉重! 看見上海國際金茂酒店各樓層的大堂花卉設計佈置,每一盆高聳的盆花,插滿密集的文心蘭、百合花、紫陽花,在90-100公分直徑圓形造型,有數百把的同一品種花卉被一次就使用,花卉密集的狀態讓花朵失去自由呼吸和開放伸展的空間,許多花苞到了下一次換花時間都還沒有開花,花也就已被淘汰再次換上新的花。一個國際酒店如此,那麼全中國的國際酒店之多又會是何等狀態?!如此對花的態度,難怪讓每年中國花卉生產量、經濟數據是急起直飛的,而這樣的面貌造成的總體產業又將會是如何? 看最近大西北亁旱的現象,不就是過度的土地資源開發與硬體建設發展造成的驟變嗎?漓江的水都能斷了,還有什麼不能斷! 世界花藝大賽來到中國最具繁榮象徵的上海市舉辦。在花藝插花設計發展數十年的台灣都未爭取到這樣的榮耀舉辦權力,而中國上海國際都會的優勢讓世界盃領先於台灣走在了前端,當初的可喜可賀,此刻又是如何?不禁感慨!難道中國的插花、花藝協會的專業素養僅有如此的辦事能力嗎? 一方面積極爭取、一方面又自我強化的中國插花、花藝藝術界這個時候又在哪兒崢嶸?2004年後,睽違六年的世界杯花藝大賽來到中國,這樣輕率態度就把它辦完了!?真是讓人心理萬般無奈!國際花藝世界交流的最大盛會草草落幕…… 國際花藝世界與國際接軌的務實觀點,又在哪裡!? 上海繁榮的表象,新生世代的人們該往哪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