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from ‘六月, 2010’

溫柔的女強人 宗春蘭

宗春蘭    人如其名 予人以柔和     如沐春風 如入芝蘭之室    嗅其芬芳 與春蘭相遇在蘭州的2010花店管理培訓課程,她主動趨前與我打招呼介紹自己,我這才明白了,原來銀川‘宗氏花世界’是位女當家,未曾謀面之前以為宗氏花世界的店家是男性,未能進一步有所認識。春蘭的主動性自然很快速化解了我們的陌生感,讓課堂上就更加容易記住她的許多印象。 當我再次前往蘭州也決定了要來銀川看她,看這位獨特的女性如何經營花店? 我很幸運,遇見她剛好要做一場酒店開幕的宴會廳布置,不過,會場是在內蒙左旗阿拉善酒店。我得跟著她拉上兩小貨車的材料前往內蒙工作。看見她在忙碌之中充滿法喜的過程,難以形容她的工作幹勁來自何處?我想我只能說:「一定是愛花的因素,使她堅忍與奮鬥不止!」 春蘭到內蒙晚餐後身體突然不適,因暈眩昏厥送醫!這讓工作安排進程有了變化。好在內蒙戀蝶鮮花禮儀中心唐龍先生與我們一同,儘速將她送往醫院救治,在狀況未明的的這數小時時間,我與宗氏花世界的娟娟一起先在酒店,看能做什麼工作,就進行什麼工作了。 春蘭在醫院打點滴、輸氧氣,直到凌晨一點半,她恢復了身體狀況回到阿拉善酒店,先是向我道歉!又說了趕緊先送我回酒店休息。這一刻我體會一位女性剛強的外表,溫柔和體貼永遠是關心著別人,盡管在她剛從醫院掛急診就醫之後還不是很舒坦,還是堅持送我回下榻酒店,疲憊的我因為飲食睡眠因素,有些不適狀況接受她的心意。春蘭帶著兩位工作人員在酒店整夜通霄達旦布置宴會花藝設計,至清晨才回酒店休息。 中午我們來到阿拉善酒店參予整個宴會,我內心感受不到客人們的對於花朵在這宴會的氛圍的感動!春蘭柔性的與人們溝通傳遞花與美,我理解她的精神  ‘ 一位愛花人對花的愛,是無有分別心的 ’  盡管他面對的可能是一群缺少對花有感覺的人們,她依然盡力透過花傳遞人間善美的力量。 宴會結束回程,春蘭特別前往醫院,要把文心蘭送給昨晚及時救治她病況的醫師,剛巧遇見了醫院的媒體醫療採訪,於是她將自己昨晚的緊急狀態陳述給媒體,透過醫療採訪將前來送花給醫師的那份感激心意,傳播出去。 這短短相處的時刻,我總是看見她的樂觀、溫暖、體貼和對人的熱情!我想一個愛花人莫過於此了,真心感謝讓我在銀川有個溫柔的遇見。祝福銀川     祝福愛花的人     祝福春蘭 我將繼續下一個旅程     青海塔爾寺

銀川 給我的第一印象 蜀葵花

又是在清晨來到了銀川,‘宗氏花世界’宗春蘭接了我後驅車往花店去,在路上我遇見一整片‘蜀葵花’我以為那是這個城市特別栽植的城市花卉,就在我一整天的城鄉往返之間不斷地在路上遇見她們的美麗! 銀川鵬飛給了我很驚喜的答案, 他說:「這蜀葵花到處都長,沒有人專門栽培,種子落到哪兒,那裏就長出了苗,最後就是一整片的花了。」 這段話給了我一個啟示,她們的生命能如此堅忍,人能夠嗎?  

思想土地 遇見蘭州的美 芍藥 1

2010年6月6日是我在蘭州的第二天。我來到蘭州花市,下車第一眼看見的竟是一位母親帶著孩子在市場門口擺地攤賣著花。直覺她是為生活而在這裡的。我心裡一陣酸,對這兩母子。見芍藥就樣的擺在路上,就拿起相機記錄我行腳中國的旅途遇見,這位母親見我對著他們拍照,快速挪到一旁站,那獨自站在花攤的孩子,無辜的眼神與我對望。我拍了一張就停下動作,心想是我不禮貌的拍攝舉動讓這對母子顯得很不安,然而他們也沒法拒絕我的拍攝,我想應該他們是違法擺設而有著不安!我立刻收起相機走進市場,沒再拍攝他們。 在花市大門口又看見了豐盛的芍藥在很一般的水桶擺放著,花攤的老闆是位女士。看來很會做生意,她介紹他所有的花。芍藥香氣撲鼻,我忍不住拿起一束聞香,真的很美,我想這樣與花一起,真的好安心。 我問維棟〈蘭州鮮花村的總經理〉:我要買這芍藥在課堂上示範,可以嗎? 他細心與體貼,與花商老闆商討著買花的事情……. 花商老闆說:「如果你們要買這花,最好今天就拿,說不準幾天後還沒有這芍藥呢!或是開得這麼大朵的。」 我想著……..問維棟:「今天是6日上午,我在8日晚上課才示範應用呢?這盛開的芍藥能撐這麼多天嗎?」心理讚嘆著花,我一定要好好用妳們來傳播花卉的‘愛與美’。 維棟說;「沒事,先拿,到時候開過了頭不夠用,我們再買!」 我心存感恩與祝福,悄悄對花說:「妳們一定得開慢一點……讓我可以用妳們來做花卉示範。」就這樣,在課堂上我們一起擁有了這最美麗的花朵‘芍藥’ 維棟把六束盛開的芍藥花抱在懷裡,當我們要離開花市遇見了逛花市的客人,一位女士發出讚賞之音「這花好美呀!這是甚麼花呢?」 美無處不在,只是我們有沒有發現。 這片土地何等艱難呀!先去了花市,帶著馨香四溢的感恩心與維棟和他兩個千金,還有陳林〈武漢花之舞總經理〉我們踏青去。維棟在路上問我:「吳老師要不要去看這裡的花卉種植基地?我們經過呢!」我回答:「這裡有花卉生產基地!!!」〈我以為蘭州環境很乾燥而缺水,花卉種植不容易。〉他說:「有的,我帶您去看看!」就這樣……..我們來到了一個花卉生產地,我看見艱難的花卉種植面貌。康乃馨的幼苗在一個嚴密的溫室保護下生長。說是溫室,其實還是個避風港。 土塊堆砌起來一整排牆,搭著棚架拉著塑膠帆布,最上頭還有一捲捲麥草保護著整個的溫室,在裡面種植著康乃馨花苗。 說這是溫室裡的花朵,一點也不誇張,這溫室是名符其實的冬暖夏涼。 羊兒好奇的一直注視我的舉動,我拍攝哪裡,牠就轉頭看哪兒!警界地似要問我們話一般。這樣的土地、這樣的環境,種花的人們,一連串的驚嘆與疑惑交織在我心。

再去 法源寺

住在北京第八天     我遲遲來到了法源寺參拜祈福 走進寺廟裡     說不出是什麼情緒     北京不斷在變化     法源寺也在變化中 我走在這佛教聖地的歷史氛圍中     尋找心裡面的一點斯念 三年前來的時候    法源寺     就已經不同於六年前樸實風貌 城市建設發展不斷進行中    這聖境歷史也成了一個展示品   變了味 我獨白

給銀川的鵬飛

感謝你在清晨送我ㄧ串最美的芍藥花的果實種子 我想一定是有人比我更愛這串花的果實了 所以悄悄地取走了她 我僅留下很漂亮果實在我的數位相機     她也存在我心中 在清晨初見的那份美    

人在蘭州

我與芍藥在甘肅蘭州相遇 融入工作,將花卉美感氛圍釋放才能獲得更好的紓展 蘭州學習之旅帶給我不同的生命與生活方式的啟示 與花相約在蘭州,我在這裡學習新知與分享我的國際經驗.

嘉裕關的寧靜

我很優閒的坐在這裡,這裡是蘭州,是我這次旅行中國行程第四個點。 我獨自一人坐在蘭州〈鮮花村花店〉韓維棟先生安排的下榻處「甘肅老人公寓」〈這裡有兩間房開放給非老人的旅客來此下榻,我兩晚住在這裡。〉 我坐在很好的房間裡面一個人獨處,思想我在這裡的原因…,和找尋最好的答案 。 而如果我沒有來這裡,那麼此刻的我在家裡又會是在做什麼呢?陪又慈午覺,還是正和丕若看著電視,或是我獨自一人鬱悶在我的電腦面前? 還有一種,就是當我在鬱悶著工作的面貌與一陳不變的生活狀態!而此刻我來到了蘭州,我追尋的又是什麼?比預定計劃行程我早了一天到了這裡,獨自一人在這斗室裡思索我脆弱的而又頑強的生命觀,我裡面裝著什麼東西? 何以日夜兼程的趕到了蘭州?〈在身體最不舒服的狀態下,我從西安飛敦煌、從敦煌大巴到嘉裕關,又從嘉裕關夜行‧‧‧我的身體承受著女人的無奈與憂慮,終於我順利到了蘭州。〉 除了在敦煌陳師傅給我的建議,要我別在敦煌待太多天,敦煌一天就能走完,找質量好點的酒店住一晚就好。〈我這才發現,我是在24小時以內就匆匆離別了我夢中想望已久的敦煌。〉沒有留戀和不捨的,我離開了它‘敦煌’,難道這就是我的朝聖之旅?我怎麼一點兒都沒有思考要再更多碰觸的就離去了呢? 一絲的不捨也都沒有。 陳師傅建議我「看完莫高窟中午就可以搭乘大巴士到嘉裕關,到嘉裕關天還很亮著,去看看天下第一雄關“嘉裕關”,如果想過夜就住下,不想就可在晚上坐夜車往蘭州,到蘭州剛好清晨。」〈我接受了陳師傅的當地觀點,也依著他的建議行走甘肅省〉搭上大巴士車行380公里,正如預定時間到了嘉裕關是下午五點前,在下車處一台計程車已經先等著我〈全車僅我一人在此下車〉,我隨順這巧安排上了車,我告訴師傅我要搭夜車去蘭州,所以請先載我去火車站買票,然後帶著我到嘉裕關景點走走。張師傅跟我介紹了他自己,我們好像是很熟系的老朋友,也就這樣他完全依著我的說法帶我去買票、幫我顧行李、帶我一路介紹所有景點,還要我每個地方多拍拍照,“好不容易來了”。 當到嘉裕關已經是七點,天雖然很亮,但是園區工作人員已經下班,不讓我進去參觀。張師傅在停車場等我,但他老遠看見我與入口處先生站了很久,我都沒法子進去,於是他過來和他理論後,就這樣的放我通行,於是我一人獨遊在‘天下第一雄關─嘉裕關’。 獨自步行幾百公尺僅遇上幾個人,且都是往出口處走,僅我一人是往城裡走去,這是個什麼緣分,人們離去的嘉裕關僅我往其中。 根據內部工作人員說法, 一般這時間城門都關了不讓遊客再進入,而我就這麼剛好遇上城中修飾工程今晚趕工〈還有幾位工人在施工趕進度。〉城門不急著關因此我可進去拍照遊走,不須著急。一位騎著摩托車的警衛人員,過來對我說城牆內裡頭可以再走進去,那裡面是古代訓練兵的戰場〈這裡現在都做表演使用了〉隨後又一位城裡夜晚看守警衛人員,走過來跟我介紹嘉裕關這座城裡的壯闊風景,他要我站在城中央體會感受, 又還說「你晚一點走,等九點的時候,這裡會更美。太陽就落在嘉裕關城牆上。」 我很寧靜安然的在這城牆裡面走著,萬里晴空,心靈踏實。 莫非我與嘉裕關有著前世今生的關連呢? 我沒有安排要走的行程,但是我遇見了有緣人,將我引渡來到這裡與歷史的記憶相應,然而我的心靈是無比的安靜、釋然。 走著走著,最後將要出城牆了,有幾位工作人員在一棵六百年歲的楊樹上繫著許多紅絲帶,以及很多祈福的掛飾,我走進與他們寒暄問著是有節慶活動嗎?他們的領頭對我說「沒有呀!就是祈福而已。」隨後,他又說了「你可以拿個掛飾來掛上,祈福。」 〈他指這樹下的一堆還沒有掛上去的掛飾〉我說「好」於是我為自己和家人朋友祈福,將我的祝福掛在嘉裕關城牆外一棵六百歲的楊樹上,和大家一起。在古今穿梭,我與天地共鳴。 〈這段本來沒有計畫行程點,是敦煌陳師父大力推荐我一定要過去看看,他說380公里遠也是往趣蘭州的路上,都來到甘肅了,就去走走。因為接受一位陌生而純樸的敦煌計程車陳師傅的觀點,我才能在嘉裕關心靈與天地交會。〉 短短的四個多小時我走過一個極簡150〈節約〉絲路旅程之一‘嘉裕關’。 晚上九點半張師父送我到火車站,當我拎著所有行李下車後自己要單獨往火車站去,張師傅說「你等等,我車鎖好,我送妳,幫你拿行李拿到火車站上。」我說「好呀!感謝你,我還擔心怎麼托上火車站呢!」,他說「沒事」就這樣他把我送到火車站裡面,還將沉重的行李給搬上二樓候車室,很靦腆的跟我說了,以後再來嘉裕關或是有朋友來,都讓我帶路和服務。我說「 一定「!」和他握手道別。說也奇怪,我感覺著他怎麼好像很感傷,彷彿是要送一個親人遠行,流露著不捨之情。 又再重複一遍要我一定要找他,我說好,一定會。就這樣我與他二次握手道別。 我在嘉裕關僅僅才待了六個小時,包括等車的一個多小時,踏上我下一個旅程。 火車已經沒有臥舖,只剩下硬臥103,我跟著一群陌生的旅人上了開往蘭州的夜車,從上車10點45分,一路上我與旅途上的不同生活的人們交會,斷斷續續聽著各種故事,有時候我沉默假寐,有時候我睜眼沉思,就在一站一站的旅客更迭之中,進入了這座繁忙和發展中的城市─甘肅‧蘭州。我將在這座發展快速的城市度過五個夜晚! 無意間我提前來到蘭州,一定有一個目標帶領我在追尋。 此刻,我在這裡!我在思索!我在等候!似乎我不應該這樣早來,讓這裡的朋友因為我而提前為即將到來的兩天課程忙碌了。 我已經在這裡,我是獨處的,在蘭州一間老人安養中心思索此刻我在這裡的意義。我心中祝福著我的孩子又慈,願他能和丕若爸爸有一個很好的周末生活。 我的周末,在蘭州。

行腳天涯

西安〈法門寺〉→敦煌‧莫高窟千佛洞→兰州《花店專業國際觀點》專題演講→北京‧花的饗宴、參加朋友婚禮→上海‧世博會→福州訪友→昆明‧斗南,花卉產業觀照,接下去…..隨緣之旅….. 計畫中沒有安排的嘉裕關之行程,因為在敦煌認識的陳師傅介紹推薦,同時也是我往蘭州行去的方向,故而在敦煌莫高窟參觀之後,我乘著大巴士在380公里路後,與嘉裕關相遇。〈六月六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