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from ‘五月, 2012’

心在千山外,情在指間流。

心在千山外,情在指間流。 多少風景都一一翻越過去,翻過去,就都過去了。 總是要過去的,曾經的感傷不在有一樣冷暖心境。 總是要過去的,檢閱生活裡一齣齣風風火火演出。 總是會過去的,那些嚮往憧景美夢與熱情和追求。 總是要過去的,旅程的每段風景都會令人醉了心。 總是會過去的,信仰和不信仰的心就在每個當下。 總是會過去的,愛過的和不能愛的都會成了花泥。 花花草草,無邊界地漫步在這網路世界風景線上,總是會過去的。 那人和人的故事,一個又一個聞過之後,多點兒明白,就會過去。 會過去的,信仰和不信仰的心在每個當下。 會過去的,愛過的和不能愛的都成了花泥。   ◎〝花泥〞即是〝花泉〞〈花藝用〉,〝花泥〞未使用,可以任意切割和塑型,成為各種優美作品的基礎,很穩定的固定所插著的花。使用過後的花泥,結構變化了,即使有很好的修補技巧,也無法繼續一次又一次使它如前完好,讓它成為花藝作品穩定的基礎,到最後的處理方式,也只能將水分擠壓出來,變輕一點,拋棄。 人和人,無論是你愛過的,或是不能愛的,隱藏的愛,總有一天也會成了似〝花泥〞一樣。 把花插在花泥上,必須細心做思考才下手,就不會反複無常,而當你把花泥的結構弄鬆散,就無法再穩定美麗的花材。人與人的〝愛〞也是如此,需要穩定的基礎,才會美好。

心軟能救世界 The Soft Hearted Can Save the World

這段時間大都在空中飛來飛去,能靜下來閱讀時間有限,於是在空中飛行,把握一點點時間,閱讀變得更是一種生活享受。 在前天深夜廣州飛武漢的班機上,我閱讀到一篇文章《心軟能救世界 The Soft Hearted Can Save the World》閱讀到一段文字很有感觸,在此我使用〝台灣中文〞的表達方式,寫這段領悟。 …….每一個人心裡面的事,不是那經歷其境,受過的人,往往意識不到,也理解不了他人所承受的苦,也不懂他人的難處,所以做人處事多為別人留一些餘地和敬畏之心。以免有朝一日你也遇上苦難境遇,才來明白,這時候你也只能哀傷。 如果我們在對人毀謗論斷人的當下,只依照著簡陋的事件去批判人,那些武斷、斷章取義就會成為隱藏在社會陰暗面的一種暴戾氣。有些話語就像車輪子一樣,從人的心上輾過去,時間長了,人心也就都硬化了,等在遇上任何事情,沒有感受,也就都進不去心裡面,這個社會就不會有更多的同理心、柔軟心了。 受苦的人不想要被理解,是一種心痛。 只有心痛過的人,才會懂得柔軟的心,能救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