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from ‘九月, 2012’

什麼都不是。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證件標示〝台灣〞字樣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極度平凡而平凡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還在不斷犯錯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不被人所理解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無能無才無用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從來都不合群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對父母未盡孝道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不具賢德妻子的女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沒有滿腹經綸可談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事業發展極度不堪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公私不力章法管教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在虛無中痛苦奮起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一次一次經歷挫敗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行為超越這臭皮囊的人。 你是什麼人?我是一個信仰和國界都沒有的人。 你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 他又是什麼人? 如果不反省自身一切所行所言所為, 著一身光鮮,還是,什麼都不是。

思念

Skype的視訊,讓孩子與我相隔著一片大海的距離,縮短了,視訊兩頭的人好像沒了距離,我們感覺是在兩個不同的房裡隔牆對話。每天透過視訊,傳遞著愛和想念的心,這感受只有孩子和母親的心靈最明白。 這幾天當又慈不說話,生病的他靜靜地坐在電腦桌前,說著〝我很累想休息!〞我只能安慰自己,我的寶貝很好!只是感冒疲乏,需要休息。回想……. 今年五月我回家,又慈好開心的寫了一張字條,上面是又慈的英文名字 「DAViD 99999999999999… IOVE 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 ˙˙」 又慈拿給我,他說這是給我的信。在家住了一個月,很快又到了起程武漢的日子,心沉著,無言。 八月下旬又回台北陪又慈過生日,又慈今年滿六歲。但十幾天又一晃過去,我告訴又慈:「媽咪後天又要去武漢了…….」又慈問:「媽咪你為什麼又要去武漢?……」 來來去去武漢,已算不出多少回,總是每一回都告訴自己,下一回要帶又慈過來了,一次又一次過去。無法言說的心情,只能寄語虛空藏。 九月的武漢,桂花特別美和獨特的香氣,讓我格外思念著又慈,想……在兩年前,我決定要到武漢尋求發展,我們一起在桂花樹下,又慈讓我幫他撿拾一朵朵地上的桂花落花,隨後又慈將花朵用雙手捧著,他捧著馨香去供佛、拜佛。這一晃已經是兩年前。 有情的歲月,讓我時常覺查自己還沒能力讓又慈來到身邊,感慨自己竟然是如此地微弱。時間依然走著,不會因為我的悲傷而停下來等候,我們只是在選擇,但這一次,我要讓孩子來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