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土地’

公共工程與「心德」

公共工程與「心德」 一個錯誤的評量和估算,頂多是一個數字上的錯誤。然而如果是一個公共工程的錯誤評估與執行,可能就會是個難以挽救的災難!我們應該正直的作對的評估?還是面對‘業主’盡上我們的忠誠度就好? 原來就是一個計畫良善的公共工程,也應該有機會把握好它,做好就是, 但我從來沒有這樣難受過!為什麼要依靠數字的多寡評估斷定規劃案的可行性與否? 計畫案,不都是應該要能反映真實的社會需求,才是正確的嗎? 天底下沒有一定成功的計畫與規劃,但一定有因為努力而成功的計畫。 如果一個規劃案的可行性與否是承接專案規劃單位應負的成敗問題! 真是太為難規劃團隊,我們還要繼續奮戰下去! 就只為了一個未來表象數字的成功預估! 如果沒有身懷著使命感,要怎麼進行一個艱難任務的成功計畫? 而如果沒有立意良善的計劃,又怎麼能對這個扭曲變形的社會, 產生影響與未來大方向的實質貢獻? 我們忠誠於自我內心對事物的價值與意義,所以正直所言所行。 我們正直面對一些有影響力的人,是因為我們更忠誠於這塊土地。

大地母親

為了一個專案的規劃,和土地有了最深的接觸,每當接觸一次,心理的悸動就更加深切、更加沉重、更加痛楚!過去的知識教導我‘土地和人的關係就似親情倫理親密;很難以想像,當人類如果惡意的踐踏著她、傷害她,會不會就似對待一個仇人,極盡所為! 我們都知道人類因追求現代與進步,不可能不對這個世界不產生絲毫的傷害,然而如果因為刻意的貪婪使人行為墮落,那麼這塊如同母親一般容忍孩子錯誤的大地之母,就無法再繼續承受了! 想想看,孩子在母親的胸口挖上一個又一個坑洞,一次又一次塞進去一堆有毒的物質,然後輕輕的縫合,母親卻似無事般包容下來了。表面上母親看起來好像是沒有事情,然一年又一年過去了,母親身上健康的血液卻讓有毒物滲出的毒素滲透著,母親終於大病!母親還依然是沉默著,百般的容忍和承受,因為她等候有一天孩子們清醒,知道要趕快醫治她! 是的,母親對我呼喚、母親用慈悲的音聲打動我心靈,母親說:「孩子做該做的吧!母親病了,不知道還能撐多久了?」 究竟是誰殺害了母親?已經不重要。 但是究竟又有誰?能夠來醫治母親呢? 這位屬於人類共同的母親;大地之母。

萬人種花

有一萬個人在同一地點、同一時間,將手中的一株花苗種在土地上….. 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思想土地!

計畫這裡要種植一片花海,花海的兩邊是自行車道, 想像起來很美…… 然而要怎麼開發?還在嚴謹的思索。 對於土地,會升起的變化又是什麼? 思想土地….. 花海種植前的土壤道路相關整治作業 土地整理工程:土地整平工程、農田水利工程、田間道路工程、山坡防護林工程。 1、土地整平工程:實施土地平整工程重點在整治花卉區域和一般作物區域。 重點整治區,動用機械實施田土歸併,劃分田成塊、土方規範 美觀視覺效果。 2、農田水利工程:根據各專區特點,實施蓄水池工程、渠道配套工程、埤塘 整合應用工程、囤水田埂等工程,能緩減花卉專區蓄水用 水之困難,也比較不易受當地群眾排斥。 3、田間道路工程:主要以實施柏油路面〈車行〉和碎石路面的田間道路〈人 行〉,以及花卉生產區域和生活區域馬路建設,這是最受農 民歡迎的工程,也能順利解決花卉區運輸困難的問題,實 現項目區與外界的連接通暢,方便當地居民的生產生活。 4、坡地防護林工程:在主要道路兩旁種植行道樹〈開花性〉,對於花卉專區環 境景觀視覺可以增進正面的形象效益。 花海專區土地應用規劃說明 單位/公頃 項目/ 內容/時間/相關說明 土地整理/原始環境雜草樹木剷除整理殺草劑/ 一個月/先除草作業,使用殺草劑兩次 表面整理/土壤表面粗整理/一週/使用怪手機械處理 表面處理/土壤表層細處理/一週/人工 休養土地/土壤灌溉浸泡處理/視情況/最經濟節省預算做法 鬆土/大面積由怪手翻土整理 撒種子/波斯菊類/初步評估方法 施/肥/發芽之後/20-30公/可是情況而決定是否需要 灌溉系統/最基礎設施/視情況/採用浸泡法 花海景觀/可看見出花海景觀/兩個月/穩定的天候狀態之下 花海維護/土壤及水源管理作業/管理流程 花海景觀/可欣賞半年/半年上/穩定的天候狀態之下

思想土地

騎著自行車 來到一片正在復育的土地上 看見土地的形體 那是經過修整的一種姿勢 好像似一個人正等候著另一個人的 寧靜之姿 我 靜靜地 呼吸土壤氣味

不犁田的寧靜革命

農地退化。現在,有些農夫已放棄整地的做法,希望能讓農業更永續。 撰文╱哈金斯(David R. Huggins)、瑞格諾德(John P. Reganold) 翻譯/陳儀蓁 重點提要 ■傳統的整地耕種方式,容易導致土壤侵蝕,增加逕流的發生。 ■因此,有一些地區的農夫,正轉而採用一種稱為「不整地栽培法」的永續途徑,把對土壤的干擾降到最低。 ■然而,昂貴的設備成本和學習門檻,加上其他因素,使得不整地栽培法難以有效推行。 在美國華盛頓州東部帕勞斯一座1600多公頃的農場,艾胥里曼用鏟子鏟起一鍬黑色泥土,土很輕易就散開了,表示土壤非常透氣、富含有機質,有助於植物根系發展;土裡還有很多蚯蚓,那是土壤健康的另一個指標。 34年前,這裡一鏟子的泥土裡就算有蚯蚓,也寥寥可數。那時艾胥里曼每次栽種前都會先犁田,把上一期 作物收割後殘留的枝葉埋起來,為即將種植的作物整好田地。丘陵起伏的帕勞斯地區曾持續這種農耕法數十年,卻因此付出代價,著名的肥沃土壤在那段時間侵蝕的 速度著實令人憂心。1974年,艾胥里曼相信一定有更好的方式來利用這片土地,決定試驗新興的不整地栽培法(no-till farming)。 全世界大多數的農夫在播種前都會先犁田,這種在栽種前先翻土的做法,可以埋覆作物殘株、動物糞肥和麻 煩的雜草,同時也讓土壤透氣、變得溫暖,但這種重新整理、干擾土壤的方式,也使土壤更容易受到風和水的侵蝕。犁田是農地退化(全世界最嚴重的環境問題之 一)的根本原因,已經威脅到糧食生產與農民生計,其中又以貧窮且人口密度高的發展中國家最為嚴重(見112頁〈為塵土付費〉)。1970年代晚期,土壤侵 蝕造成帕勞斯地區10%的農田表土完全流失,60%的農田有25~75%不等的表土流失。另外,犁田會讓地表逕流攜帶沉積物、肥料和殺蟲劑流入河流、湖泊 與海洋。相較之下,不整地栽培法希望把對土壤的干擾降到最低:農夫在收成後,會留下作物殘株在農地上,而這層覆蓋物能保護土壤不受侵蝕,並提高土壤的生產 力;到了要播種的時候,農夫則使用特製的播種機,穿過作物殘株到底下未受干擾的土壤,讓種子在這裡發芽,冒出土壤表面長出新作物。 為了餵飽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口,不斷發展的農業對環境、人類健康和生物多樣性都造成極大影響。就我們 目前對地球生產力的了解,光是生產充足的食物仍不夠,還必須以永續的方式進行才行。農夫需要生產高品質的足量作物,為後代子孫保存自然資源,賺取足夠的金 錢維持生計,並適度與農場工人及社會互動。不整地栽培法可能有助於實現永續農業願景,然而就像任何一個新系統,它也要面臨挑戰與取捨。不過,現在世界上有 一些地區的農夫,正逐漸拋棄他們的犁具。 先從犁田開始 人類大概從一萬年前開始栽種作物,就使用不整地栽培法和整地法來利用土地生產糧食。從狩獵採集轉換到 栽種作物的過程中,新石器時代人類在住所附近的小片土地上種田,並從野外採集其他食物,其中有些人從事了最早的不整地栽培法,用棍子在地上戳洞、撒下一些 種子,再以土壤覆蓋;有些人則施行了最早的犁田,用棍子在地面劃出溝道,把種子翻到土壤表面之下。今天發展中國家成千上萬的農夫,仍然使用這些簡單的方法 播種。 後來由於犁的演進,只需少許人力即可養活眾人,用機械處理土壤便成為種植作物與控制雜草的標準程序。 最早出現的這類機械是勾犁,以一個三角架與一根垂直的木樁組合而成、利用木樁來耙開表土,大概需要兩個人來操作,一個人負責拉,一個人負責控制方向。後來 人力被馴化的役用動物取代,最早可能是公元前6000年美索不達米亞的閹牛。下一個重要進展發生在大約公元前3500年,埃及人和蘇美人發明了犁刃,這是 一種楔形的木頭裝置,前端有一把鐵刀可鬆開表層土壤。到了11世紀,歐洲人使用更複雜的發明,包括一片彎曲的鐵板(稱做犁板),可在表土鬆開後進行翻土的 動作。 犁的設計不斷進步,促成1800年代中期的農業發展,東歐、南非、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和美國的農夫 開墾了原本長滿雜草的草原來種植玉米、小麥和其他作物。其中美國中西部的高草原,原本一直沒有大規模農作,因為那裡又厚又牢的草皮是耕種的一大障礙,不過 在1837年,伊利諾州的鐵匠迪爾發明了能夠翻開草原草皮的光滑鋼板犁,今天這片草原已成為世界上最具農業生產力的地區之一,並涵蓋了著名玉米帶的大部 份。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81期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