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孩子’

買一份溫暖的愛

很喜歡玉蘭花,小時候家裡的院子也種了一株玉蘭花, 小時候看到很多市場上賣菜的老太太,會在包包頭上別一朵玉蘭花, 每當走過賣菜的老太太身邊都會讓花香吸引。 玉蘭花陪著我童年的成長,玉蘭花是我母親最愛的花, 對我而言,玉蘭花也有著獨特的意義。 16歲到台北工讀,常在台北街頭看見老婦手捧花盤, 盤上堆著好多串串玉蘭花,穿梭在紅綠燈的街頭,賣花。 一些不算年紀很大的婦女,揹著年幼的孩子,在公路局車站兜售玉蘭花。 在很艱困的工讀生涯時期,偶爾也買一串玉蘭花,溫暖自己和老婦人。 人生成長,心靈的玉蘭花,陪我度過這漫漫的歲月。 近些年台灣經濟問題造成失業人口增加, 很難想像街頭賣玉蘭花、夜來香花串的人們增加很多, 從老婦人、婦人、年輕人、身體殘疾者、甚至有小小年紀的孩子,就這樣… 因生存之計,流竄在危險重重的紅綠燈街頭。 一度,我不再在街頭買玉蘭花了,原因是: 街頭來來往往的車子行駛,實在危險,不想在這樣的危險狀態買花, 造成賣花人的生命威脅。 堅持著好些年不在街頭賣玉蘭花的態度,並未讓我心情感覺好些。 直到當自己經歷經濟的困頓,面臨了許多問題, 也才能明白一點點街頭賣玉蘭花的人們,他們是何等的放下再提起,賣玉蘭花。 在街頭賣玉蘭花是台灣特殊花文化之一,不能因為自己的觀點, 否定這些賣花人存在街頭的景象是錯的,這終究是一種生存方式與生活型態, 都是靠著勞力與生命風險營生。 我又開始買街頭的玉蘭花,有時候是回家路上擁擠的紅綠燈路口、 有時候在往高速公路附近道路,以虔誠的心我向街頭玉蘭花的使者, 買一份溫暖的愛。這一串玉蘭花裡面,不是只有我的成長和回憶, 還包含著賣花人那肉眼看不見的生活需要,隱藏在一串串20元的玉蘭花背後。 我那才滿三歲的孩子,時常把我買的玉蘭花供在佛前。 如果是去外婆家路上買的玉蘭花,也會將花供在外婆家的佛堂。 孩子有自己的自我本性,我也才明白了當平日我和孩子爸爸的對話, 在他小小心靈建構的一座城堡,裡面裝滿了溫暖的愛和慈悲。

在一朵花裡面的故事

學音樂的朋友来,盡興的暢談人生的苦樂哀痛….. 一起品著朋友從遠方带来的糕點和老岩茶。 和好朋友一起聆聽最近很畅销的歌曲……. 朋友说:“唱歌是一個人的‘自性’展示,有些歌曲好聽,因為歌詞動人。 有些歌曲動聽,是因為歌者將情感融入使歌曲升華,更能感動人。” 很久不唱歌,想起了自己曾經很感動的歌词,而哼唱了起来, 不知不覺竟然落淚了。 朋友说:“歌曲感動人,是因為你與這首歌曲、文字情感有交集, 歌詞的境界,讓人回憶人生成長過程中的引人之處, 淚水也就是情感的升華。 “再回首”……人生好像就是这样,如同歌詞、仿佛旋律。 高低音律、快慢節奏,就是人生。 朋友問:“最近還創作吗?” 我回答:“很久没動手了。” 朋友问:“為何?” 我回答:“總是不能自己,如何要自己全力以赴。” 朋友问:“還寫吗?” 我回答:“继续寫,寫心情、寫感動、寫自己、寫我的孩子。” 朋友说:“多為自己著想,想做的還是去做。” 我回说:“想做的太多了,被理解的又太少。” 朋友来看我的孩子。 孩子太小,不懂做妈妈的是為了陪伴他,許多时候得放下自己。 孩子逗著朋友好玩。 朋友未婚,不懂做妈妈為照顾好孩子,許多时候就得放下自己。 然而人生是需要奮斗的一段旅程,無論終點站是誰會和你一起。 感觸生命際遇,不免也會問著自己 “做錯了什麼?又錯失了什麼?” 今後會又“再錯過什麼?再做錯什麼?” 看著孩子,看著朋友。 品著遠方朋友的老岩茶,深深呼吸。    

自由飛翔

孩子常摘花     也總是在摘花後說 花花會很痛     植物會很痛 最初孩子愛摘花拔葉子   那幾次 我總是會修理他的小手   告訴他 不可以   它們會痛痛 然而孩子似乎不能明白    痛    是什麼 於是    打他的小手     讓他感知     痛 不過事情沒有如心理預期的順利 摘花拔葉     怡然是他的很大樂趣 我不再理會他如何對待窗台或是頂樓上的花花草草了 一天看見他自己對著花草喃喃自語的說話      還常拿噴水器為植物施水 忽然間我明白了一些事理 生命教育需要很多機會     是自我成長和學習 這也才領悟到      讓孩子在父母的心中飛翔 有多麼的重要 已經很久沒有在叮嚀孩子應該要如何善待花草 他不再有這些傷害花草的動作 讓他快樂的飛翔   自由的飛翔在     我們的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