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對話’

親情呼喚

獨處的第五天,清晨被孩子的電話親情呼喚,起床。 稚嫩的聲音說:「媽媽,我好想你哦!你快來接我回家。」 〈隱約中,感受著孩子快要哭泣的聲音…..〉 我回答:「哦哦哦…..你把我吵醒了耶!那我換趕快好衣服就去接你,好不好?」 〈其實,我該一早就回母親家與家人團聚的,因家弟被公司派往越南長期駐越工作。而這一天全家人要團聚。〉 梳洗過後,依依不捨離開我的獨處時光。在路上‘想’受另一種獨處的情境。 家是安全的避風港。在家人的等待中,我遲遲歸來。 孩子聽見我按門鈴的聲音,立刻衝到門口,歡喜的跳到我懷中, 說:「媽媽,我好想你,每天晚上都好想你……..」 前一晚,地龍又翻身,孩子和母親一起睡著,呼地搖晃很大, 孩子嚇醒後緊緊抱住外婆,不斷跟外婆說:「抱緊一點,抱緊一點….」 母親口中唸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其實在這個搖晃的夜晚,給我的思想又更加清澈,整夜。 靈性的覺察穿越時空,清楚看見在生命旅程上,如何對自我內在殘酷、冷漠行徑,幡然清醒。 捷運→區間車→計程車,把我帶回到家人的身邊。 小弟說:「妳兒子真是夠可愛,這兩天我都陪著他,他真是有趣活潑,反應快。」 因為孩子很巧,很能說出動人的話語,也會讓家人窩心和疼惜!但也有孩子該有的調皮搗蛋、活潑好動、鬼點子。 我那八十歲的老爸,就常說:「又慈口才好、會說話,妳得要好好教導他,免得將來…..。」 我那七十歲的老媽,會常說:「又慈會唱反調,妳要他往東,他偏往西。好多意見。」 我那年輕就當外婆的姊姊也跟我叨唸:「又慈鐵頭功很厲害,常撞到、碰到都不哭耶!要別的孩子一定疼的要命哭得很慘,他卻也不會哭,真是奇怪!」 我的大外甥女也有話說:「又慈真的很強勢,都拿他沒辦法!老是爭佑佑的玩具…….」 〈佑佑是我姊姊的小孫兒,是大外甥生女的兒子。〉 我的小姪女也有意見:「又慈好愛……..又慈很怎麼……」 當我聽完家人所有的叮嚀、關心、呵護、管教、抱怨、控訴,心想著,就是個成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不易被人改變和讓人左右,又如何要求一個才三歲的天真孩子完全照辦!?於是….. 我說:「又慈才三歲,一歲半就當了小舅舅,升格為長輩。大家應該用他還是個孩子的年紀來看他,並非不斷告訴他〈你是小舅舅,這個要讓、那個要讓。〉這樣,他得讓一輩子! ‘又慈和佑佑’ 是同個年齡層世代。從一歲半就給他什麼都要讓!讓!讓!這樣對他並不公平!」 我是個在家庭中最不會  ‘做事和說話’  的女兒,我的能力也許只適合用在職場上。 回到本家,希望與家人享受親情和過日子的真實樂趣,何須偽裝! 生活總是有很多需要妥協的地方,無法每個安排都讓所有人滿意、滿分。才滿三歲的孩子,因為我的工作因素必須與我和先生分開,對孩子我很歉疚!總是期盼家人會多些愛和包容。不過,孩子的天性總是特立獨行,惹得老人家偶有怨言。加上姪女常帶著小孫侄來探望爸媽,於是生活上難免要生出火花!我的孩子個性開朗樂觀,並不是個小心翼翼的小小孩。 從學爬的一歲以前,他撞到地板、桌子、椅子,或是各種碰撞,我都教導他,要對撞到的物品說:「對不起!」而非抱著他,打著桌子、椅子、牆壁說:「壞壞!誰壞壞….又慈不痛了,又慈不哭了。」哄小孩。 對於孩子的啟發教育,我有自己的觀點。 當孩子23歲時,我的人生也已進入七十,能給孩子什麼樣的人生協助?著實很難!除非練就了一身好體力可以陪孩子奮鬥到更老。因此在每個當下教導孩子提早學會樂觀面對世界,對我而言是重要的!從樂觀的角度看待事物的本質與不同態度,就會多出很多體諒和寬容,最真實的寬容學習課程,讓他對無生命物都能有體貼的愛,對人又怎能沒有愛和寬容? 我也教導孩子,要分別  ‘讓與不該讓’   ‘給予和不給予’  的差別。 人生並不是處處忍讓才是正確的。我的人生裡面太多錯誤的忍讓,但都一直以為那是  ‘寬容和善良’  的做法,然而出現太多次錯誤的結果,讓我有很多感慨!如果上天給了人們相互體諒學習的課程是為了使生活和生命更美好,讓,又有何錯!? 高中時期,我結識了一位軍官朋友,他在追求我的時候,送給我一句座右銘—– 「忍、忍、忍,忍之無可忍時,平平氣,重新再忍。 讓、讓、讓,讓之無可讓時,退退步,重新再讓。」 這句座右銘,卻也誤了我的一生,讓我往後的三十一年,多半是在痛苦中  ‘讓渡’  ,直到最近,終於覺悟,徹底覺悟!覺悟。 無法對自己有最好的寬容和理解的人,又如何去談論偉大的寬容是何物? 2009年12月在我的獨處世界喚醒靈魂,與祂對話。

媽媽 我的空間在哪裡?

半年前,一天跟孩子在遊戲時候,孩子問我:「媽媽,有沒有我的空間呀?」 兩歲八個月大的孩子,提了一個小小的大問題給媽媽。 我愣了一下,還沒來得急回答這個問題,他又問:「我有沒有自己的房間啊?」 我傻了!回答孩子第一個問題:「有呀!你一定有自己的空間呀!」 孩子很高興:「那我的空間在哪裡?」 我說:「哦!你看,客廳就是你的空間呀!你的空間好大!看,玩具都在這邊。」 「那我自己的房間呢?」他似乎質疑客廳是他的!? 我再回了:「你的房間就是晚上跟爸比媽咪睡覺的地方呀!」 「可是我沒有房間工作啊!我沒有空間呀?」 我很清楚孩子究竟再對我聲明的,他的問題來源是什麼… 爸爸習慣總是關在自己的書房〈看書或是工作〉,不喜歡任何人進去, 覺得這對他是干擾。偶爾我會幫孩子爭取應有的‘福利’,要爸爸讓他進去, 在書房父子倆能親近、對話、聽音樂。 〈爸爸不是樂意分享他的專屬書房,包括對我們。〉 我常在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和閱讀,很少關上門,除非萬不得以才關上。 將房間的門開著,為了盡量讓孩子沒有距離感,不會因為我在工作而隔離他。 我曾經試過,在工作桌一旁設置孩子座位,讓他貼近我身邊, 不過這樣的做法只是美意一樁,僅能偶爾為之…孩子不可能安安份份地, 配合好媽媽所有最好的安排,不過也撐了好幾個星期才撤掉位置。 沒兩天,孩子提問我……這個小小的大問題! 「可是我沒有房間工作啊!我沒有自己的空間呀?」 孩子字句裡所用的每個字,皆來自於我們大人平日對話內容, 對他的小小心靈啟發的自我意識。〈我沒有、房間、自己的、空間〉 很多朋友都跟我說過:「你們家小子用詞說話太老成…..」 孩子才滿月,我開始以大人對大人的談話方式與他對話。 無論喜、怒、哀、樂的情緒表達,都用大人們的互動和做法。 當然,成長過程我也與孩子玩鬧遊戲,自己扮成了小小孩跟他撒嬌, 我們彼此學習不同年齡的愛與擁抱和情緒分享。 朋友說:「你們家小子用詞說法太老成…..」是有原因的, 這應該來自於我們的相互學習。我很明白‘本真’的性情屬於孩子的天性。 我思考好幾個月,如何在這個小小的房子裡,能有他的專屬空間呢? 距離今天,孩子的提問已經過去半年。我還沒有給孩子適當的回答, 而他一直在進步和成長。孩子思想的空間好大, 遠遠超過我能給他有限的空間,但我還是沒有做到。 我常跟孩子說:「對不起,媽媽錯了,請你原諒我。」 孩子會回答:「下次不可以在錯了哦!我原諒你。」 我常和孩子說:「謝謝你當我的孩子,媽媽在學習當好媽媽哦!」 孩子回答我:「哦!不客氣,我知道了。」 我常與孩子說:「你是媽媽的心肝寶貝,是媽媽親愛的孩子。」 每天晚上我們都會有一大段對話……..後,孩子才慢慢的困倦睡去。 睡著以前又問:「又慈是媽媽的心肝寶貝嗎?」 等我回答「是啊!當然是嘍!」之後,他慢慢地恬靜入睡。 而我起身工作,來到我的‘空間‘。 昨天孩子送到外婆家,要過幾天才回,因工作忙不得不委請媽媽協助, 下午想念……給孩子電話:「媽媽好想你,你好不好呀?」 那一頭很成熟的話語:「媽媽你要專心趕快工作,做好了快來接我哦!」 「好,媽媽工作好就去接你回家。」 孩子要求「我要跟爸爸說話」 「又慈你有乖乖嗎?有聽話嗎?」爸爸說著 其實,剛才正在打瞌睡,想起了孩子瞌睡蟲就跑了……. 好了,要乖乖工作了,才能趕快接回我心愛的孩子。

和花的情感对话

花卉的表情。 ‘花’是有情感的, 插花,不只是将花插于花器中, 還是一种你和花的情感對话。 有些花,纖細柔順。 有些花,張揚有力。 也有些花朵,就仿佛是空氣一般, 你容易忽略,却是很重要的襯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