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心靈探索’

葉落

葉子落在地上,人說是一種自然。 落入凡間的人,是一段命運旅程。 秋天看葉落,寧靜祥和有著新生的盼望。 葉落歸土,化做良肥。 人歸故土,業道是法。

一個人的旅行

從一程又通往一程 旅途上 不斷在變化 也在豐富

拉薩之夢

決定走拉薩這一趟,非常清楚一定要來拉薩惟一的因緣。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想要到拉薩,這個念在我的心中有八年, 我始終不能理解為何? 拉薩給我的感覺,就像是自己要回到家了, 也就沒有為了到拉薩前,要做哪些事前的準備工作。 搭承通像拉薩的硬座火車,24小時,在我踏上拉薩土地,我已是盤纏用盡。 日月山、青海湖、塔爾寺朝聖,一路的供養, 沒有思慮過要如何返回此生此世的家。 行至拉薩,沒有朋友,心底卻是踏實而充滿平安。 到達拉薩火車站,我主動詢問服務處一位政府機構的人員,是一位男士。 我的一些提問,他鉅細靡遺的為我解說之後, 我前往他安排下榻的旅館,取消了自己訂的酒店。 在旅店與他討論我拉薩行程的目的地 “布達拉宮” 當下與他對話,才陸陸續續明白了,我已是一個〝非法入境〞藏區的漢人, 雖然自己感覺是回到了家,但我可能隨時都要被抓進拘留所管。 〈旅館酒店每天都要安檢,查明每一位旅客身分。〉 我對這位張姓先生說:「我要到布達拉宮,我沒有不法企圖,我只是回家!」 於此時,他卻必須取消我已入住的旅館,將我轉至另一間酒店。 原因是〈這家旅館是國家簽約配合的旅店〉非常經濟,80元一天, 但是,我是台灣人,因為沒有取得入境許可,他們不能接待我, 且夜間查房,若查到我沒有入境許可,就會直接被武警帶去拘留所, 十天半個月,我誰也見不到!而旅館也會遭查封。 拉薩市看起來草木皆兵! 我必須轉進另一家三星酒店,住宿費很貴,也已超出我預算太多。 我對張先生說:「我身上已沒有很多錢,我只是要到布達拉宮朝聖」 〈我拿出所有身上剩下的錢,向他示意。〉 他回答:「女士,我沒有騙你!你到街上看看,都是武警,真槍實彈!」 隨後又說:「我請領導幫著處理,盡量爭取酒店價格能低些。」 之後,我順利住進溫暖舒適的酒店。 但這裡我也沒法久住,因為夜晚還是會做臨時性安全檢查。 我本來就不可能在拉薩住上十天、八天, 因為得趕回北京工作,而我卻也還沒有買返回北京的火車票。 我又跟張先生賴著說:「我需要買兩天後返回北京的火車票,您能協助嗎?」 他說:「火車票十天前就要訂票,你現在根本無法買到,就是要買也要花上更多錢才買得到!」 我答:「本來我想多住幾天,但是這裡不是我想象的樣子,而您又跟我說的這麼多情況,我想我只能離開,不要久留。」 〈其實沒有入境證明,布達拉宮也已經進不去了, 進入布達拉宮要通過五道安檢驗證!跟機場一樣嚴格。〉 我又繼續說:「我要到拉薩前,並沒有任何人告訴我, 需要申請入境證明,現在我在這裡,我來祈福朝聖的,你說我要怎辦?」 〈他在我面前打了幾個電話,溝通情況。隨後,返北京的票, 7月8日上午9點20分,定下了。〉 我說:「明天我要進布達拉宮,我只到這就好,其他地方哪也不去了…! 我沒有進入藏區證明,你得要想辦法,因為你已經把我帶到這!」 隨後他跟我辦了一些相關法律手續, 說:「女士,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台灣人,真是第一次遇見。」 我回:「我就是來朝聖,我很單純。」 出發往拉薩前,心裡面很靜瑟,我明白自己是回家。 一個回家的孩子,心裡只會對這片土地祝福! 如我現在的處境,也沒有什麼好憂慮, 因為事情在於溝通和誠意,而我盡力表達我的想望。 第二天,7月7日,一位陌生的嚮導九點準時接了我, 幫我安排加入和一個 ‘法院’ 有關單位的旅行團隊,並甚重叮嚀我, [...]

嘉裕關的寧靜

我很優閒的坐在這裡,這裡是蘭州,是我這次旅行中國行程第四個點。 我獨自一人坐在蘭州〈鮮花村花店〉韓維棟先生安排的下榻處「甘肅老人公寓」〈這裡有兩間房開放給非老人的旅客來此下榻,我兩晚住在這裡。〉 我坐在很好的房間裡面一個人獨處,思想我在這裡的原因…,和找尋最好的答案 。 而如果我沒有來這裡,那麼此刻的我在家裡又會是在做什麼呢?陪又慈午覺,還是正和丕若看著電視,或是我獨自一人鬱悶在我的電腦面前? 還有一種,就是當我在鬱悶著工作的面貌與一陳不變的生活狀態!而此刻我來到了蘭州,我追尋的又是什麼?比預定計劃行程我早了一天到了這裡,獨自一人在這斗室裡思索我脆弱的而又頑強的生命觀,我裡面裝著什麼東西? 何以日夜兼程的趕到了蘭州?〈在身體最不舒服的狀態下,我從西安飛敦煌、從敦煌大巴到嘉裕關,又從嘉裕關夜行‧‧‧我的身體承受著女人的無奈與憂慮,終於我順利到了蘭州。〉 除了在敦煌陳師傅給我的建議,要我別在敦煌待太多天,敦煌一天就能走完,找質量好點的酒店住一晚就好。〈我這才發現,我是在24小時以內就匆匆離別了我夢中想望已久的敦煌。〉沒有留戀和不捨的,我離開了它‘敦煌’,難道這就是我的朝聖之旅?我怎麼一點兒都沒有思考要再更多碰觸的就離去了呢? 一絲的不捨也都沒有。 陳師傅建議我「看完莫高窟中午就可以搭乘大巴士到嘉裕關,到嘉裕關天還很亮著,去看看天下第一雄關“嘉裕關”,如果想過夜就住下,不想就可在晚上坐夜車往蘭州,到蘭州剛好清晨。」〈我接受了陳師傅的當地觀點,也依著他的建議行走甘肅省〉搭上大巴士車行380公里,正如預定時間到了嘉裕關是下午五點前,在下車處一台計程車已經先等著我〈全車僅我一人在此下車〉,我隨順這巧安排上了車,我告訴師傅我要搭夜車去蘭州,所以請先載我去火車站買票,然後帶著我到嘉裕關景點走走。張師傅跟我介紹了他自己,我們好像是很熟系的老朋友,也就這樣他完全依著我的說法帶我去買票、幫我顧行李、帶我一路介紹所有景點,還要我每個地方多拍拍照,“好不容易來了”。 當到嘉裕關已經是七點,天雖然很亮,但是園區工作人員已經下班,不讓我進去參觀。張師傅在停車場等我,但他老遠看見我與入口處先生站了很久,我都沒法子進去,於是他過來和他理論後,就這樣的放我通行,於是我一人獨遊在‘天下第一雄關─嘉裕關’。 獨自步行幾百公尺僅遇上幾個人,且都是往出口處走,僅我一人是往城裡走去,這是個什麼緣分,人們離去的嘉裕關僅我往其中。 根據內部工作人員說法, 一般這時間城門都關了不讓遊客再進入,而我就這麼剛好遇上城中修飾工程今晚趕工〈還有幾位工人在施工趕進度。〉城門不急著關因此我可進去拍照遊走,不須著急。一位騎著摩托車的警衛人員,過來對我說城牆內裡頭可以再走進去,那裡面是古代訓練兵的戰場〈這裡現在都做表演使用了〉隨後又一位城裡夜晚看守警衛人員,走過來跟我介紹嘉裕關這座城裡的壯闊風景,他要我站在城中央體會感受, 又還說「你晚一點走,等九點的時候,這裡會更美。太陽就落在嘉裕關城牆上。」 我很寧靜安然的在這城牆裡面走著,萬里晴空,心靈踏實。 莫非我與嘉裕關有著前世今生的關連呢? 我沒有安排要走的行程,但是我遇見了有緣人,將我引渡來到這裡與歷史的記憶相應,然而我的心靈是無比的安靜、釋然。 走著走著,最後將要出城牆了,有幾位工作人員在一棵六百年歲的楊樹上繫著許多紅絲帶,以及很多祈福的掛飾,我走進與他們寒暄問著是有節慶活動嗎?他們的領頭對我說「沒有呀!就是祈福而已。」隨後,他又說了「你可以拿個掛飾來掛上,祈福。」 〈他指這樹下的一堆還沒有掛上去的掛飾〉我說「好」於是我為自己和家人朋友祈福,將我的祝福掛在嘉裕關城牆外一棵六百歲的楊樹上,和大家一起。在古今穿梭,我與天地共鳴。 〈這段本來沒有計畫行程點,是敦煌陳師父大力推荐我一定要過去看看,他說380公里遠也是往趣蘭州的路上,都來到甘肅了,就去走走。因為接受一位陌生而純樸的敦煌計程車陳師傅的觀點,我才能在嘉裕關心靈與天地交會。〉 短短的四個多小時我走過一個極簡150〈節約〉絲路旅程之一‘嘉裕關’。 晚上九點半張師父送我到火車站,當我拎著所有行李下車後自己要單獨往火車站去,張師傅說「你等等,我車鎖好,我送妳,幫你拿行李拿到火車站上。」我說「好呀!感謝你,我還擔心怎麼托上火車站呢!」,他說「沒事」就這樣他把我送到火車站裡面,還將沉重的行李給搬上二樓候車室,很靦腆的跟我說了,以後再來嘉裕關或是有朋友來,都讓我帶路和服務。我說「 一定「!」和他握手道別。說也奇怪,我感覺著他怎麼好像很感傷,彷彿是要送一個親人遠行,流露著不捨之情。 又再重複一遍要我一定要找他,我說好,一定會。就這樣我與他二次握手道別。 我在嘉裕關僅僅才待了六個小時,包括等車的一個多小時,踏上我下一個旅程。 火車已經沒有臥舖,只剩下硬臥103,我跟著一群陌生的旅人上了開往蘭州的夜車,從上車10點45分,一路上我與旅途上的不同生活的人們交會,斷斷續續聽著各種故事,有時候我沉默假寐,有時候我睜眼沉思,就在一站一站的旅客更迭之中,進入了這座繁忙和發展中的城市─甘肅‧蘭州。我將在這座發展快速的城市度過五個夜晚! 無意間我提前來到蘭州,一定有一個目標帶領我在追尋。 此刻,我在這裡!我在思索!我在等候!似乎我不應該這樣早來,讓這裡的朋友因為我而提前為即將到來的兩天課程忙碌了。 我已經在這裡,我是獨處的,在蘭州一間老人安養中心思索此刻我在這裡的意義。我心中祝福著我的孩子又慈,願他能和丕若爸爸有一個很好的周末生活。 我的周末,在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