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快樂’

城市花園成果展美麗的插曲

長久以來感覺花卉生活是該從小就建立起的一種心靈美的概念, 也就是生活本身的一部分,而非現在這需政府大力推動的一個政策或是方案。 盡管做為這次城市花園的評審之一,從九月就開始執行一些相關工作, 但是只要情況允許,就會讓才三歲的孩子參予,過程中讓孩子學習理解 媽媽的花卉工作多麼地有樂趣,充滿快樂。 九月進行所有城市花園參賽社區賽前的攝影工作紀錄,孩子就跟在身邊, 他跟著我看看社區的綠美化工作,有時候還會叮嚀我這個作媽媽的, 說:「媽媽這裡還沒有拍到ㄟ、這花種得真的很不錯哦!這裡的花種得好漂亮。」 其實,工作裡最大的喜悅就是這些,和我的孩子分享…… 11月21日是城市花園競賽成果展,適逢週日所以全家一起出動參加。 這是集合了所有參賽社區的里民的交流活動,也是頒獎的日子。 孩子很高興來到台北市南區花木中心,雖然天空飄著紛紛細雨, 他是多麼快樂的浸淫其中….在會場裡花草世界中找尋快樂。 全天的活動節目安排,有一段是由大專院校的孩子們表演, 一群大學生輪番上陣自彈自唱,青春喜悅的美感令人動容…. 不過我家的孩子在台下也找著樂趣,他看著台上的哥哥姐姐的演出, 一邊就在台下找了張椅子充當吉他,有模有樣的也跟著彈唱起來, 好些朋友被他的模仿功力弄得不得不驚嘆!讚賞! 孩子是直性的真情,沒有矯情、沒有尷尬,盡興的唱,這就是真! 而這樣的真性情,其實就是花卉生活最好種子,應該從小就培養。

買一份溫暖的愛

很喜歡玉蘭花,小時候家裡的院子也種了一株玉蘭花, 小時候看到很多市場上賣菜的老太太,會在包包頭上別一朵玉蘭花, 每當走過賣菜的老太太身邊都會讓花香吸引。 玉蘭花陪著我童年的成長,玉蘭花是我母親最愛的花, 對我而言,玉蘭花也有著獨特的意義。 16歲到台北工讀,常在台北街頭看見老婦手捧花盤, 盤上堆著好多串串玉蘭花,穿梭在紅綠燈的街頭,賣花。 一些不算年紀很大的婦女,揹著年幼的孩子,在公路局車站兜售玉蘭花。 在很艱困的工讀生涯時期,偶爾也買一串玉蘭花,溫暖自己和老婦人。 人生成長,心靈的玉蘭花,陪我度過這漫漫的歲月。 近些年台灣經濟問題造成失業人口增加, 很難想像街頭賣玉蘭花、夜來香花串的人們增加很多, 從老婦人、婦人、年輕人、身體殘疾者、甚至有小小年紀的孩子,就這樣… 因生存之計,流竄在危險重重的紅綠燈街頭。 一度,我不再在街頭買玉蘭花了,原因是: 街頭來來往往的車子行駛,實在危險,不想在這樣的危險狀態買花, 造成賣花人的生命威脅。 堅持著好些年不在街頭賣玉蘭花的態度,並未讓我心情感覺好些。 直到當自己經歷經濟的困頓,面臨了許多問題, 也才能明白一點點街頭賣玉蘭花的人們,他們是何等的放下再提起,賣玉蘭花。 在街頭賣玉蘭花是台灣特殊花文化之一,不能因為自己的觀點, 否定這些賣花人存在街頭的景象是錯的,這終究是一種生存方式與生活型態, 都是靠著勞力與生命風險營生。 我又開始買街頭的玉蘭花,有時候是回家路上擁擠的紅綠燈路口、 有時候在往高速公路附近道路,以虔誠的心我向街頭玉蘭花的使者, 買一份溫暖的愛。這一串玉蘭花裡面,不是只有我的成長和回憶, 還包含著賣花人那肉眼看不見的生活需要,隱藏在一串串20元的玉蘭花背後。 我那才滿三歲的孩子,時常把我買的玉蘭花供在佛前。 如果是去外婆家路上買的玉蘭花,也會將花供在外婆家的佛堂。 孩子有自己的自我本性,我也才明白了當平日我和孩子爸爸的對話, 在他小小心靈建構的一座城堡,裡面裝滿了溫暖的愛和慈悲。

自由飛翔

孩子常摘花     也總是在摘花後說 花花會很痛     植物會很痛 最初孩子愛摘花拔葉子   那幾次 我總是會修理他的小手   告訴他 不可以   它們會痛痛 然而孩子似乎不能明白    痛    是什麼 於是    打他的小手     讓他感知     痛 不過事情沒有如心理預期的順利 摘花拔葉     怡然是他的很大樂趣 我不再理會他如何對待窗台或是頂樓上的花花草草了 一天看見他自己對著花草喃喃自語的說話      還常拿噴水器為植物施水 忽然間我明白了一些事理 生命教育需要很多機會     是自我成長和學習 這也才領悟到      讓孩子在父母的心中飛翔 有多麼的重要 已經很久沒有在叮嚀孩子應該要如何善待花草 他不再有這些傷害花草的動作 讓他快樂的飛翔   自由的飛翔在     我們的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