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悲傷’

我的心中為何會生悲? Why is there sadness in my heart?

經歷許多個人微小的生活事件,走上孤獨的旅程, 2010年六月一日獨自踏上一個人的旅行,七月八日 一個人登上〝拉薩〞世界屋脊,在〝布達拉宮〞仰望著天,朝拜諸佛, 我為家人、朋友、眾生祈禱,把自己交給了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祈求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此刻開始一路帶領我,通往我該去的旅程。 一個人走出了拉薩,我相信自己可以堅強面對往後人生更多挑戰。 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斷地跟隨著〝放下、隨緣〞這些領悟, 接受不斷的變化、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心靈和肉體的歷練。 在希望中探索,也同時在希望中失落。又總是再次懷抱希望前行。 這段時間學習消化、吸收很多變化中的變化,對人物、事件太多感受, 原來以為,在這世界能與人交心、相知相惜的人世間好好走下去, 但,其實我還是孤獨地行走著。 九個月過去了,來到2011年的三月中旬, 平淡看待世間諸多無常變化,相信無論走到哪裡,我會很寧靜處之。 有時候,覺得自己走到虛無與空靈的狀態,沒了企圖心。 這樣好嗎?當對自己失去熱情的時候,是否還能〝愛自己〞? 以為我已經可以超越對生命達觀的態度,將不會有太多傷感情緒, 會在往後的生命再出現了,但是實上,並非如此。 去年十一月在捷運站,一個小女她主動跟我介紹她自己, 她是藝術大學的學生,已經在知名的一家公司做事情。 前天,她約我一起吃中飯。其實她之前給過我很多次電話, 而這次見面,是我們第二次見面,我們談得很開心。 她說:「我覺得妳好開朗,妳給我的感覺好健康。」 我說:「是,我總是能樂觀面對很多事情。」 她約我去學校看21世紀,學校幾位傑出的學生藝術展出。 我答應去看看。 昨天,一位中年單身女性來我家和我說話,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們談兩個鐘頭話之後,了解她工作持續二十年了。 她問:「我已經很厭倦我的〝保險〞工作,我很痛苦不堪,不想做了,但是再過兩年我就可以退休,領到退休金,師姐我現在該怎麼決定?」 我回:「辭掉工作。如果你現在很痛苦的在做它,還是不要做了,在人生還能感知到痛苦得時候〝放下〞它,也許會有一條更好的路顯現出來。」 她說:「和我約好這次的見面時間之後,日本大地震發生,連續看了幾天新聞報導,覺得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我回:「活在當下,不要去想下一刻會是什麼?」 一個青春的女孩、一位年長的女性,不陌生的對話後, 誰會知道下一刻,又會是一個怎樣的人生風景。 昨晚想念一位朋友,想到落淚。 我走去看看朋友的網誌,又看看自己的文字圖騰,究竟每個不同的個人 一生在追求的、探索的、記錄的是什麼? 我所記錄的一切,我所感知的是否重要和真實,是這世界的真象嗎?! 我,如此凡夫俗子。 我在這裡做什麼? 從昨夜到今天的清晨, 我的心中為何會生悲?

如心且恕 非心即悲

如心且恕      非心即悲 文字被人類創造出來的當下,文字形象和音諧裡面, 給人活在這世界上不止息的生活叮嚀和生命意義! 恕,音階重,輕輕唸,即得解脫道。 悲,音聲平,層層重,哀莫於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