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愛’

學習孩子〝愛與真美世界〞

學習孩子〝愛與真美世界〞 又慈的世界,是自由的活潑的。 他沒有我們大人世界過多的形式,自在地做他想做的。 又慈很清楚〝我想要、我喜歡、我要做〞,就做了。 一個大人們看起來好像很複雜的事情, 他可以快速且自在的〝玩〞成。 我在工作中剩下的一些花材,在又慈手中 它們自由的被展示。 我從不對又慈說〝花要怎麼插,才會漂亮。〞 我始終相信〝人性最本源的就是對美的感受〞 美,沒有法則,可以渾然天成。 當又慈還是個孩子的時候, 我要讓他自由的去展現他對美的感知,讓他做自己。 在那真美的世界,孩子的巧手和心靈語言, 教導我,學習〝真美與愛〞的感動。

大地母親

為了一個專案的規劃,和土地有了最深的接觸,每當接觸一次,心理的悸動就更加深切、更加沉重、更加痛楚!過去的知識教導我‘土地和人的關係就似親情倫理親密;很難以想像,當人類如果惡意的踐踏著她、傷害她,會不會就似對待一個仇人,極盡所為! 我們都知道人類因追求現代與進步,不可能不對這個世界不產生絲毫的傷害,然而如果因為刻意的貪婪使人行為墮落,那麼這塊如同母親一般容忍孩子錯誤的大地之母,就無法再繼續承受了! 想想看,孩子在母親的胸口挖上一個又一個坑洞,一次又一次塞進去一堆有毒的物質,然後輕輕的縫合,母親卻似無事般包容下來了。表面上母親看起來好像是沒有事情,然一年又一年過去了,母親身上健康的血液卻讓有毒物滲出的毒素滲透著,母親終於大病!母親還依然是沉默著,百般的容忍和承受,因為她等候有一天孩子們清醒,知道要趕快醫治她! 是的,母親對我呼喚、母親用慈悲的音聲打動我心靈,母親說:「孩子做該做的吧!母親病了,不知道還能撐多久了?」 究竟是誰殺害了母親?已經不重要。 但是究竟又有誰?能夠來醫治母親呢? 這位屬於人類共同的母親;大地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