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旅行’

一個人的旅行

從一程又通往一程 旅途上 不斷在變化 也在豐富

嘉裕關的寧靜

我很優閒的坐在這裡,這裡是蘭州,是我這次旅行中國行程第四個點。 我獨自一人坐在蘭州〈鮮花村花店〉韓維棟先生安排的下榻處「甘肅老人公寓」〈這裡有兩間房開放給非老人的旅客來此下榻,我兩晚住在這裡。〉 我坐在很好的房間裡面一個人獨處,思想我在這裡的原因…,和找尋最好的答案 。 而如果我沒有來這裡,那麼此刻的我在家裡又會是在做什麼呢?陪又慈午覺,還是正和丕若看著電視,或是我獨自一人鬱悶在我的電腦面前? 還有一種,就是當我在鬱悶著工作的面貌與一陳不變的生活狀態!而此刻我來到了蘭州,我追尋的又是什麼?比預定計劃行程我早了一天到了這裡,獨自一人在這斗室裡思索我脆弱的而又頑強的生命觀,我裡面裝著什麼東西? 何以日夜兼程的趕到了蘭州?〈在身體最不舒服的狀態下,我從西安飛敦煌、從敦煌大巴到嘉裕關,又從嘉裕關夜行‧‧‧我的身體承受著女人的無奈與憂慮,終於我順利到了蘭州。〉 除了在敦煌陳師傅給我的建議,要我別在敦煌待太多天,敦煌一天就能走完,找質量好點的酒店住一晚就好。〈我這才發現,我是在24小時以內就匆匆離別了我夢中想望已久的敦煌。〉沒有留戀和不捨的,我離開了它‘敦煌’,難道這就是我的朝聖之旅?我怎麼一點兒都沒有思考要再更多碰觸的就離去了呢? 一絲的不捨也都沒有。 陳師傅建議我「看完莫高窟中午就可以搭乘大巴士到嘉裕關,到嘉裕關天還很亮著,去看看天下第一雄關“嘉裕關”,如果想過夜就住下,不想就可在晚上坐夜車往蘭州,到蘭州剛好清晨。」〈我接受了陳師傅的當地觀點,也依著他的建議行走甘肅省〉搭上大巴士車行380公里,正如預定時間到了嘉裕關是下午五點前,在下車處一台計程車已經先等著我〈全車僅我一人在此下車〉,我隨順這巧安排上了車,我告訴師傅我要搭夜車去蘭州,所以請先載我去火車站買票,然後帶著我到嘉裕關景點走走。張師傅跟我介紹了他自己,我們好像是很熟系的老朋友,也就這樣他完全依著我的說法帶我去買票、幫我顧行李、帶我一路介紹所有景點,還要我每個地方多拍拍照,“好不容易來了”。 當到嘉裕關已經是七點,天雖然很亮,但是園區工作人員已經下班,不讓我進去參觀。張師傅在停車場等我,但他老遠看見我與入口處先生站了很久,我都沒法子進去,於是他過來和他理論後,就這樣的放我通行,於是我一人獨遊在‘天下第一雄關─嘉裕關’。 獨自步行幾百公尺僅遇上幾個人,且都是往出口處走,僅我一人是往城裡走去,這是個什麼緣分,人們離去的嘉裕關僅我往其中。 根據內部工作人員說法, 一般這時間城門都關了不讓遊客再進入,而我就這麼剛好遇上城中修飾工程今晚趕工〈還有幾位工人在施工趕進度。〉城門不急著關因此我可進去拍照遊走,不須著急。一位騎著摩托車的警衛人員,過來對我說城牆內裡頭可以再走進去,那裡面是古代訓練兵的戰場〈這裡現在都做表演使用了〉隨後又一位城裡夜晚看守警衛人員,走過來跟我介紹嘉裕關這座城裡的壯闊風景,他要我站在城中央體會感受, 又還說「你晚一點走,等九點的時候,這裡會更美。太陽就落在嘉裕關城牆上。」 我很寧靜安然的在這城牆裡面走著,萬里晴空,心靈踏實。 莫非我與嘉裕關有著前世今生的關連呢? 我沒有安排要走的行程,但是我遇見了有緣人,將我引渡來到這裡與歷史的記憶相應,然而我的心靈是無比的安靜、釋然。 走著走著,最後將要出城牆了,有幾位工作人員在一棵六百年歲的楊樹上繫著許多紅絲帶,以及很多祈福的掛飾,我走進與他們寒暄問著是有節慶活動嗎?他們的領頭對我說「沒有呀!就是祈福而已。」隨後,他又說了「你可以拿個掛飾來掛上,祈福。」 〈他指這樹下的一堆還沒有掛上去的掛飾〉我說「好」於是我為自己和家人朋友祈福,將我的祝福掛在嘉裕關城牆外一棵六百歲的楊樹上,和大家一起。在古今穿梭,我與天地共鳴。 〈這段本來沒有計畫行程點,是敦煌陳師父大力推荐我一定要過去看看,他說380公里遠也是往趣蘭州的路上,都來到甘肅了,就去走走。因為接受一位陌生而純樸的敦煌計程車陳師傅的觀點,我才能在嘉裕關心靈與天地交會。〉 短短的四個多小時我走過一個極簡150〈節約〉絲路旅程之一‘嘉裕關’。 晚上九點半張師父送我到火車站,當我拎著所有行李下車後自己要單獨往火車站去,張師傅說「你等等,我車鎖好,我送妳,幫你拿行李拿到火車站上。」我說「好呀!感謝你,我還擔心怎麼托上火車站呢!」,他說「沒事」就這樣他把我送到火車站裡面,還將沉重的行李給搬上二樓候車室,很靦腆的跟我說了,以後再來嘉裕關或是有朋友來,都讓我帶路和服務。我說「 一定「!」和他握手道別。說也奇怪,我感覺著他怎麼好像很感傷,彷彿是要送一個親人遠行,流露著不捨之情。 又再重複一遍要我一定要找他,我說好,一定會。就這樣我與他二次握手道別。 我在嘉裕關僅僅才待了六個小時,包括等車的一個多小時,踏上我下一個旅程。 火車已經沒有臥舖,只剩下硬臥103,我跟著一群陌生的旅人上了開往蘭州的夜車,從上車10點45分,一路上我與旅途上的不同生活的人們交會,斷斷續續聽著各種故事,有時候我沉默假寐,有時候我睜眼沉思,就在一站一站的旅客更迭之中,進入了這座繁忙和發展中的城市─甘肅‧蘭州。我將在這座發展快速的城市度過五個夜晚! 無意間我提前來到蘭州,一定有一個目標帶領我在追尋。 此刻,我在這裡!我在思索!我在等候!似乎我不應該這樣早來,讓這裡的朋友因為我而提前為即將到來的兩天課程忙碌了。 我已經在這裡,我是獨處的,在蘭州一間老人安養中心思索此刻我在這裡的意義。我心中祝福著我的孩子又慈,願他能和丕若爸爸有一個很好的周末生活。 我的周末,在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