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獨處’

葉落

葉子落在地上,人說是一種自然。 落入凡間的人,是一段命運旅程。 秋天看葉落,寧靜祥和有著新生的盼望。 葉落歸土,化做良肥。 人歸故土,業道是法。

苦悶的文字工作

何時開始,文字竟成為我苦悶來源? 一直都喜歡用文字書寫自己許多情感表達方式,文字讓我舒活,讓我把不容易說出口的喜怒哀樂情感可以有個出口。使用文字抒發,生活與工作的不如意減到最低。然而近來使用文字竟感受到深刻的苦悶,這痛苦難受的成分竟然是與我最親近的生活和工作內容關係著!? 文字力量向來不亞於聲音及語言的力量,所以我選擇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思想。如今文字竟然使我感到生命空洞及沉重!難以將其成文。 不同的生命形式中,每個人因為有一個空間可以展現自我價值使生命發生意義,透過文字和影像傳達心靈思維。感受內心狂喜和生活中活潑的力量,文字一直是佔有重要的比例因素。 苦悶並非來自於自己內在墮落,而是自身之外的世界表象,對這些現象產生極嚴厲之價值觀的重大革命,我是否該繼續以文字來表達很多內心感受的情感現象了!? 明白自己不夠廣泛的在看世界的變化、世界的表象、世界的本質。因本真與純善的個性特質,總是喜於看美好的面向,然而,這世界很多面向非一己所見之真實以及所感受,唯有在真正與它撞擊或碰觸之後才會發生生命五感的差異。 當我若是脫離了文字的使用與表達方式,想不出自己還能怎麼產生自我存在這個世界的意義!

天大地大

打破獨處的沉靜,第五天夜晚與孩子一起共眠,享受親情的真諦。 孩子見到我之後,整個下午不斷地提出說:「媽媽,妳帶我回家。」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和期待! 我卻回答說:「今天媽媽要在阿公、阿嬤家住耶,不回家哦!」〈孩子表情失望!〉 過一會兒又來,抱著我說:「媽媽我們回家嘛!」一次一次地說:「要回我們的家!」 孩子真的知道哪兒是家,哪兒不是家!? 星期天的下午,孩子不斷地反覆提出要回家,問我好不好?我也不斷地反覆思想‘家’給人的意義!究竟又該是什麼樣的呢? 〈孩子很喜歡學習英文,每當我們一家三口開車出遊,他就會在車上經常要問:「我們家,英文怎麼說?」或是問「這是誰的房子?英文怎麼說?」總是反覆問、反覆學習說。〉 我清楚知道孩子明白、理解‘回家’的意義,這裡面代表著無限的自由和溫情。 我對孩子很文明,積極溝通也積極管教!不因為年紀小就不處罰犯過和錯誤,反之更加嚴厲。且立了一個‘家法’,孩子胡鬧時候使用。所以孩子從小就知道媽媽很威武,不能呼弄!孩子也有天真爛漫的時光,帶去公園草地、或是可以盡性玩耍的空間,絕對給他100%自由,他會玩成個小泥人,讓很多其他的家長看得傻眼!我從不阻止孩子可以自由的在家裏大聲尖叫!因為那是一種解放的力量。 當然這對於很多大人來說,又是太放了!太過自由。 如果一個人從小在家庭中就要受到各種約制〝不可大聲、不可哭鬧、不可這個、不可那個……〞這樣多的〝不可!〞他又何需來到這世界呢?學習相反的事物也是一種學習,只要在學習過程中教導孩子什麼時候是可以做,而什麼時候是不能做,就有了規範。我的雙親不許孩子在家的客廳大聲、不許跳地板、不許玩腳踏車…….只因為鄰居會生氣!這讓我感到很無理!如果一個孩子不能在自己的家解放,那要在哪裡找尋自由和快樂的真諦? 孩子不斷提出要回家!我卻是迫於工作的因素,無法立即帶他回家,讓小小的心靈獲得滿足。這一晚,不到九點鐘和孩子一起上床溫被子,他坐在我的肚子上面,跟我說很多生活上的小故事,也說著前一天晚上地震後的害怕和擔心! 摟著孩子,無言的呵護和溫柔,拍著他的後背,慢慢睡著。 這一夜,孩子握著我的大手,在我懷中整晚好眠。 天大地大,孩子的世界最大,每一個做父母親的,無法在真實世界給孩子天大的空間,又怎能剝奪了那一小片可以很自由舒展的‘家’的有限空間呢!? 孤獨的一種心情。  

親情呼喚

獨處的第五天,清晨被孩子的電話親情呼喚,起床。 稚嫩的聲音說:「媽媽,我好想你哦!你快來接我回家。」 〈隱約中,感受著孩子快要哭泣的聲音…..〉 我回答:「哦哦哦…..你把我吵醒了耶!那我換趕快好衣服就去接你,好不好?」 〈其實,我該一早就回母親家與家人團聚的,因家弟被公司派往越南長期駐越工作。而這一天全家人要團聚。〉 梳洗過後,依依不捨離開我的獨處時光。在路上‘想’受另一種獨處的情境。 家是安全的避風港。在家人的等待中,我遲遲歸來。 孩子聽見我按門鈴的聲音,立刻衝到門口,歡喜的跳到我懷中, 說:「媽媽,我好想你,每天晚上都好想你……..」 前一晚,地龍又翻身,孩子和母親一起睡著,呼地搖晃很大, 孩子嚇醒後緊緊抱住外婆,不斷跟外婆說:「抱緊一點,抱緊一點….」 母親口中唸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其實在這個搖晃的夜晚,給我的思想又更加清澈,整夜。 靈性的覺察穿越時空,清楚看見在生命旅程上,如何對自我內在殘酷、冷漠行徑,幡然清醒。 捷運→區間車→計程車,把我帶回到家人的身邊。 小弟說:「妳兒子真是夠可愛,這兩天我都陪著他,他真是有趣活潑,反應快。」 因為孩子很巧,很能說出動人的話語,也會讓家人窩心和疼惜!但也有孩子該有的調皮搗蛋、活潑好動、鬼點子。 我那八十歲的老爸,就常說:「又慈口才好、會說話,妳得要好好教導他,免得將來…..。」 我那七十歲的老媽,會常說:「又慈會唱反調,妳要他往東,他偏往西。好多意見。」 我那年輕就當外婆的姊姊也跟我叨唸:「又慈鐵頭功很厲害,常撞到、碰到都不哭耶!要別的孩子一定疼的要命哭得很慘,他卻也不會哭,真是奇怪!」 我的大外甥女也有話說:「又慈真的很強勢,都拿他沒辦法!老是爭佑佑的玩具…….」 〈佑佑是我姊姊的小孫兒,是大外甥生女的兒子。〉 我的小姪女也有意見:「又慈好愛……..又慈很怎麼……」 當我聽完家人所有的叮嚀、關心、呵護、管教、抱怨、控訴,心想著,就是個成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不易被人改變和讓人左右,又如何要求一個才三歲的天真孩子完全照辦!?於是….. 我說:「又慈才三歲,一歲半就當了小舅舅,升格為長輩。大家應該用他還是個孩子的年紀來看他,並非不斷告訴他〈你是小舅舅,這個要讓、那個要讓。〉這樣,他得讓一輩子! ‘又慈和佑佑’ 是同個年齡層世代。從一歲半就給他什麼都要讓!讓!讓!這樣對他並不公平!」 我是個在家庭中最不會  ‘做事和說話’  的女兒,我的能力也許只適合用在職場上。 回到本家,希望與家人享受親情和過日子的真實樂趣,何須偽裝! 生活總是有很多需要妥協的地方,無法每個安排都讓所有人滿意、滿分。才滿三歲的孩子,因為我的工作因素必須與我和先生分開,對孩子我很歉疚!總是期盼家人會多些愛和包容。不過,孩子的天性總是特立獨行,惹得老人家偶有怨言。加上姪女常帶著小孫侄來探望爸媽,於是生活上難免要生出火花!我的孩子個性開朗樂觀,並不是個小心翼翼的小小孩。 從學爬的一歲以前,他撞到地板、桌子、椅子,或是各種碰撞,我都教導他,要對撞到的物品說:「對不起!」而非抱著他,打著桌子、椅子、牆壁說:「壞壞!誰壞壞….又慈不痛了,又慈不哭了。」哄小孩。 對於孩子的啟發教育,我有自己的觀點。 當孩子23歲時,我的人生也已進入七十,能給孩子什麼樣的人生協助?著實很難!除非練就了一身好體力可以陪孩子奮鬥到更老。因此在每個當下教導孩子提早學會樂觀面對世界,對我而言是重要的!從樂觀的角度看待事物的本質與不同態度,就會多出很多體諒和寬容,最真實的寬容學習課程,讓他對無生命物都能有體貼的愛,對人又怎能沒有愛和寬容? 我也教導孩子,要分別  ‘讓與不該讓’   ‘給予和不給予’  的差別。 人生並不是處處忍讓才是正確的。我的人生裡面太多錯誤的忍讓,但都一直以為那是  ‘寬容和善良’  的做法,然而出現太多次錯誤的結果,讓我有很多感慨!如果上天給了人們相互體諒學習的課程是為了使生活和生命更美好,讓,又有何錯!? 高中時期,我結識了一位軍官朋友,他在追求我的時候,送給我一句座右銘—– 「忍、忍、忍,忍之無可忍時,平平氣,重新再忍。 讓、讓、讓,讓之無可讓時,退退步,重新再讓。」 這句座右銘,卻也誤了我的一生,讓我往後的三十一年,多半是在痛苦中  ‘讓渡’  ,直到最近,終於覺悟,徹底覺悟!覺悟。 無法對自己有最好的寬容和理解的人,又如何去談論偉大的寬容是何物? 2009年12月在我的獨處世界喚醒靈魂,與祂對話。

‘想’ 受孤獨

十三年婚姻,過著與親愛家人為伴的生活,即便在工作失調失意的變化中,兩人生活的世界空間,不同的鼻息,無法完全沉靜於自我內心和自性的和諧關照。 在這可以如此靜默的七日,何等歡愉!不必注意該何時起床準備早餐給孩子、無須思考和孩子的遊戲聲音會吵到先生、沒有時間壓力要擔憂工作遲到。 面對自己的獨處,萬般覺知的靈魂讓我清明地回到14歲。 1973年國中畢業前一學期,班導師到家裡做訪問,我的母親很歉疚的面對老師說:「我們家環境不好,沒辦法讓孩子再繼續升學。」班導師教物理,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放了我母親一馬。 〈我想如果國中就開始有心理學課程,或是我的班導師是學心理的,這一刻,我相信老師和母親一定會為了我的升學好處,有著很大的爭論。〉 1974年國中畢業當天,拎著行李,我對母親說:「我要去台北做事情了」〈從報紙上我看到一個誠徵助理護士的工作〉就這樣離開我的家庭。那是我踏出家門的第一步,父親、母親沒有對我不捨與千言萬語的叮嚀。〈我的家境經濟不富裕,但父母都開明,尤其是還是個軍人家庭,真是少見。〉 我到當時位於台北市南京西路上一間「邱小兒科」診所面試,立刻面試通過。就這樣開始了第一份工作,從幫助掛號、找診單、包藥,到拉開小朋友的小褲子亮著屁屁,抱著一個個可愛的小孩子,讓醫生給‘打針’…….很快速進入我的助理護士工作。夜晚來臨,十點鐘之後就是我的個人獨處時間,每天如此,整個月都沒有休假日。臨出家門,將父親在我就讀小學,送給我和姊弟的第一個樂器‘口琴’偷偷放進行李,從此它成了我的夜晚友伴。我不知道家姊和弟弟是否有找過這支被我偷偷拿走的口琴,然而它在後來,陪著我度過一段很美的夜晚獨處時光。 蘭丁格爾真的很偉大,在國中讀了她的勵志文學,就立志要成為‘蘭丁格爾’ 。就像很多同學立志要當‘蔣總統’! 蘭丁格爾的夢醒時分。不斷再重複做相同事情的動作一個月後,領了第一份工作收入1000元,我離開診所回家了。 八月中,炎炎夏日,好熱的天空下,我徜徉於大地,臥躺草原與茶園的土地上。這時所有的聯考和私校招生都過了,父親憂心我的前程,於是帶著我到育達商校夜間部報名,拜託學校讓我進去讀書,就這樣我又成了學生。 我並不喜歡商科,讀得萬分痛苦!簿記、會計、珠算、數學都不及格,老是讓這些科目老師招喚!於是我自己偷偷辦了退學!那時學費很貴!我賺的第一份薪水都不夠繳交。又為了不讓爸媽煩惱,拎著行李踏上第二次的離家之路。 我來到桃園楊梅埔心工業區,到一家千斤頂公司找尋一位國中認識的大哥哥,請他問問工廠需要女工嗎?這位大哥哥聽了我的叛逆行徑,憂心我還涉世未深,於是立刻幫我設法安排了一個‘黑手’工作,又要求我白天好好工作、晚上要好好複習書本,來年再考個‘好’學校! 在機械公司線上作業唯一的女生黑手! 我的手算是靈巧,快速進入工作許多項目內容,從組裝到車床、車工、烤漆我都熱衷於學習,中午大家休息,我偷偷玩車工。很多的好奇心讓我在休息時間都在學習,這讓公司長輩和主管特別待我好,廚房主廚伯伯也特別厚愛我,總是會幫我留最愛吃的山東大饅頭。 工作第三個月後,開始帶高職學校建教合作的同學。他們是一群到工廠實習的幸福學生,我得教導他們組裝完成一個千斤頂。 那一整年,我得到公司長輩對我的關愛與照顧,隔年也決定要再參加升學考試,以不負厚望。在最後的考前一個月衝刺,發現,其實並沒有一所學校有科目是我想進入就讀的,我對自己產生很大的疑惑!?那時,我常去埔心味全牧場的澄清湖畔遊走和靜自獨處。 這樣一個人面對自我,在那個還不成熟的十六歲年華,也會落淚、會黯然神傷。 來自於獨處,才有深刻的體悟,這在往後的數十年生活也是如此。 靜思後,我開始找尋報紙的分類小廣告的招生知訊,似乎是再尋找一個愛國獎卷 ‘幸運數字’ 號碼。

獨處的美 4.

回到未來 那萬馬奔騰翻滾的思緒裡,時有感傷時有感懷、感恩、感謝……. 人生不能再來一次,能學會珍惜是多麼重要的一個當下課題,但是終究沒有多少人能在每個當下,好好想明白很多事情的‘理’,往往是在時過境遷之後,才會感觸那些過往日子裡面,充滿著許多的美好。 獨處的2009年12月,正值歲末冬至,我與親愛的家人各自一方,才能有這樣的時光倒流我的回憶,讓自己好好檢視生命過程那深深印記。 燃起PIVOINE 法國日式線香,牡丹的薰香氣息帶我前往1993年,第一次踏上北京的旅程。 聽說牡丹是中國的國花,這是個未經過證實的中國‘國花’說法。 第一次北京之旅,也是我第一次遇見美麗高貴的牡丹花。同時認識一位當時還在當兵的花藝青年,他跟我暢談牡丹花以及他的插花學習背景。在1993年能夠學習插花藝術的大陸青年,想必是很特別的身分才會有此機會!見到他認真的說話態度,我真想告訴他:「我是個台灣花藝媒體的花藝攝影師,有機會我可以拍拍你的插花作品。」不過,念在嘴邊繞著……..也由於整個行程緊湊,似乎難以安排空檔,就始終沒有把話給說出來。現在想,真是好些可惜!否則也能夠在那個時空,留住幾張當時中國青年插花藝術表現形式,為中國插花歷史的一個小片段見證,盡點心力。 錯過,終究是錯過,難以回頭。然而北京的天空,始終吸引我再來! 2004年的七月,十一年後的北京天空,我來。 為一場花藝演出,我帶著比利時花藝家Tomas de bruyne 來到回憶與嚮往交融的北京。同樣的文化古城,卻有了無法形容的時尚現代,文化撞擊在這個城市快速進行………於此同時,我又在北京認識了許多花卉領域的工作者。此時閱覽北京的花藝作品,已不是當年中國插花藝術氛圍,有很多國際花藝資訊交流已經在此展開,並逐步快速進行。 這次花藝表演成功的演譯,讓北京的花界朋友也留下深刻記憶,讓我的花卉文化事業往前邁進了一小步。 得失交互作用,前往北京發展花卉事業,面臨無比抉擇與挑戰! 我放棄了!一個無可奈何的必須放棄。因為,我被合夥人給三振出局。 沒有理由、沒有答案、沒有片語說明。 出局就是出局了,而這一趟所有的努力過程,也就化為雲煙。 中國有句諺語「計畫趕不上變化」很貼切!

獨處之美 3.

1983年設計工作生涯,我挑戰自我當下價值觀,改變無人知曉的公司未來發展! 喜歡面對工作中各種挑戰,讓年23歲的我當了小主管。 我是個連面對老闆都會要想要挑戰的‘特立獨行者’。 進入印刷設計公司並不是我年輕時的人生計畫,卻是因為須要工作與生活,就在母校也大力推薦,就這樣混進了所謂的設計行業。而最初我做黑白設計稿並不能讓老闆很滿意,老是在工作上挑三揀四的,於是我就不斷地自我重做,反覆地做,做到稿子都截稿了,還做!或許這也算是可教之材吧!就陸續地得到更多學習機會。 但又一次,老闆又嫌棄我在某知名廠商的商標設計黑白稿上有點小小瑕疵〈我的設計年代是使用鴨嘴筆和小鋼筆做設計稿,連針筆都很珍貴買不起。〉於是那一晚通宵達旦的一次又一次重複的畫。畫一半自己不滿意又再換稿紙畫,於是整個夜晚都重覆做同一件事。接連幾個夜晚,終於完成一個完全沒有經過白墨修飾過的商標設計稿。隔天早上我放在老闆桌上,留張字條「周先生,這個商標我已畫到完全沒有使用白墨修飾!」〈這是我挑戰老闆!對我自己的極至要求,讓老闆見識我的功力。〉但在此後,我的工作生涯也有了更大更好的發展。 公司三位老闆,其中一位設計師、一位攝影師、一位會計,另一個就是我。因公司業務拓展,需要再增加新的設計人員,於是登報求才。來了幾封應徵信函,老闆交給我聯繫通知面試。於是在同一天來了兩位面試者。面試過程我也參與,但並未在當場決定要錄用誰? 面試結束,老闆說:「請那位看起來乖的下星期一來上班」我聽此言,心中很不以為然,認為另一位看起來比較反叛性的,作品比較有創意!於是晚上偷打了個電話,告訴這位看來反叛性的女生,明天一早再到公司一次,拿更多作品來給老闆看,並告訴她準時幾點到公司。 隔天早上,那位反叛性高之女一大早就帶著作品到公司。 老闆是個早起的鳥兒,通常很早就到公司,於是見到她如此早到,便又與她再談了一次。〈我住在公司,上下班對我來說沒啥多大差別。〉我很清楚,如果我不用這招,老闆就會用個乖乖牌,那以後我可就要很累了,我認為設計師很難帶出另一位設計者,除非設計者自己本身有他的獨特性。〈我能教導也只能是技術性工作,創意需要每個人自己去發想。〉當我得負起設計組長的工作責任,很清楚知道‘設計的創意’遠遠比‘乖’還來得更重要。 老闆不知道我使用的詭計,然而也因這位反叛女生又帶了作品來面試一次,認為她看來很有誠意,於是又一次與我討論該錄用誰?這回我說:「都好啊!各有優點。」我不急於對老闆要用乖乖牌,有異議!因為深切知道老闆喜歡把工作交代下去後,只要能順利完成就好!而不要會持反對意見的人。〈我,就是一個充滿反叛性的設計者〉 老闆很想要用乖乖牌,但又對這位反叛女孩有好感!於是說:「兩個都試試看看!再說。」就這樣,兩人都經過試用三個月,也都正式成為設計部的同仁。之後,公司發展不斷擴大需要更多的專業人才,又增加許多人力編制。而她們在公司裡面也各自有適性的工作發展。然而,當初那位看來反叛性大的女生,在公司內的發展更好更佳,獲得客戶許多好評。直到多年後進入到別的設計公司,發展依然很優異。而那位乖乖女孩,幾年後嫁做人妻,真是個乖乖好老婆,在家相夫教子。連生三子。 在那青青澀澀的年華,很多同年的都在當大學生。我則是個熱愛工作與獨處的女生,這也成就工作生涯發展的獨立思想與自我生命價值觀。 〈老闆和反叛女兩人,從來都不知道在這應徵事件上,我的自我觀點和做法改變了公司設計部門的發展,讓公司變得更加靈活且有趣。〉

獨處的美 1.

好久沒有獨處,難得能有七天,工作之後可以獨自面對自己, 無須與任何人說話和相處。 第一天的晚餐,我給自己做了簡單美味的羹湯。 ‘光復饅頭’是我最喜歡的白色食物,獨特Q勁,吃著就很滿足。 配上父親親手做的廣式泡菜,那就是絕頂美食,這裡面充滿著父親的愛, 和那無盡的溫暖與關心。 孩子喜歡吃的韓國鹽味紫菜酥,我品嚐著。孩子的口感也很好, 平日可以單獨配著白飯吃,就能飽了一餐。 飽餐之後,整理窗台上的盆栽花卉,已被我冷落多時的 ‘家的風景線’。 第二天的夜晚,燃起ROSE線香,靜坐於斗室。靜心學習認識Facebook。 深夜還有好多靈魂覺醒者,我認識了他們,有一位是小烏鴉—陳宏銘, 這是一位過去沒有讓我記住的音樂家。然而他的作品—– —–‘被遺忘的時光’ 是我人生成長過程一段很美好的音樂記憶。 更與‘荒野攝影社’以及‘雲普’普洱茶成為朋友。 陌生的網路、陌生的Facebook旅途上,與他們相遇。 獨自生活的第三天,享受著自己的音樂,那是蒙古草原上的生活孕育之音, 天邊—布仁巴雅尔。 我一直很喜歡他的歌聲,悠遠、蒼茫、覺醒的優美情境。 這是先生介紹我認識的音樂家,也因為與這位音樂歌者音律共鳴, 讓我更加珍惜夫妻百年修得的姻緣,努力於生活中各種必須面對的情境。 在這個夜晚,MSN的遠方朋友上線,他是個年輕可做我孩子的忘年之交。 他說:MSN裡面只有我這位朋友,是來看看我在不在。 我們使用打字來對話…… 他是一位年僅23歲的中國青年,是 ‘花度論壇’的一位會員。 23歲大孩子,有著一顆老成持重的心靈。能安靜的傾聽我的文字。 網路世界,你必須學習傾聽文字,文字張力與覺知使人更能理解這個世界。 這孩子也有生活裡面的悲憫,打字 ‘傾聽’的方式, 讓我透見在他的成長過程裡面的生命哀傷及生活感懷。 當年23歲的我,已是一間小小設計公司的小主管,想像自己和這孩子的世代差距, 卻也有著相似的生活難處,這就是人生。在不同的年代和時空環境上演著一樣的曲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