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理解’

和孩子學習‘美學生命的快意’

孩子是我生活重心,也是我學習更多美好事物的一個新開端。 孩子所有的喜悅與哭泣、快樂和生氣,無論他休息在我的懷中, 還是調皮讓我失去優雅,都能找到與孩子相處和生活的無窮盡美好訊息。 當孩子還在肚子裡就開始參與我的一切工作,從攝影開始…….. 我們紀錄了美好時光在每個當下,在有趣的工作裡面。 因為閱讀圖片書,他快樂的吸取美好世界的廣大知訊, 孩子從書裡學會很多事務,雖然才剛滿兩歲, 他認識了叫做‘植物’的朋友,認識花草樹木自然世界的豐富。 認識了好多朋友,他們的名字叫Baby。 拿著筆,他用力的塗鴉線條,線條渾沌、無邪自由。 我想這就是人類對美的初步,從一面白牆的自由塗鴉開始。 孩子有自己的個性,有很多思維,當我們的意見相左右, 為探索他小小心靈世界的境地,有時候任他表達他想表達的。 於是他自創的舞蹈、音樂律動感,發現他的靈魂豐富無限。 已然中年,回想半百人生裡面,失去了好多快意追求美的自在喜悅。 趕上班、趕工作、趕時效、趕爭取,趕出什麼生命質地? 回首中,無言以對自己靈魂的空虛、生命空洞。 孩子來到了我的世界,與我ㄧ起生活,他教導我做一個新的自己、 做一個生活在真正美學生活裡面,儘管我們的生活條件 沒有物質優越和豐富,而我與孩子的生活裡面, 有無窮盡美好事物的經歷和發現,這是我真正的財富。 孩子帶領我新生命的學習,做我人生裡的好導師。 〈寫在2008年9月〉

內在自性

如果,人沒有獨處的靜思和沉澱,人真容易生病和悲觀! 我喜歡薰香,十多年前玫瑰和薄荷與柑橘精油氣味,讓在公司工作的空間舒適而輕鬆。每天都能有好的嗅覺引導,而自在工作。 在2002年,線香進入了我的生命感官,給了我不同的嗅覺之旅,就這樣讓線香的味道在每天早上薰馨著工作空間。 當年還在做雜誌編輯工作,每天緊密的工作流程、進度壓力,很需要嗅覺舒放,讓心沉澱下來落筆書文。心靜自然一切也就沉靜了。我不喜歡扛著一堆繁忙業務包袱,坐在案前寫文章!覺得那樣子是對不起花藝作品作者的創作精神,對自性更是殘忍沒有尊重。 做為花卉文化出版的工作者,性靈沒有被綑綁,寫出自己內心明白的喜悅、真理和情感。我知道寫出‘文字語言’和‘文字聲音’力量,皆來自性靈的感知、理解、同理心,這很重要。 斗室裡,閱讀著多年前的花藝攝影作品、展覽文化出版、家庭生活影像以及生活回憶的老照片,看見自我生命流淌;對她說話:「妳是誰?你為何來到這個世界?你的生命價值在哪裡?妳對自我發動思想覺悟嗎?或你只是一個眾生生命的過客?」 獨處的第六天。

在一朵花裡面的故事

學音樂的朋友来,盡興的暢談人生的苦樂哀痛….. 一起品著朋友從遠方带来的糕點和老岩茶。 和好朋友一起聆聽最近很畅销的歌曲……. 朋友说:“唱歌是一個人的‘自性’展示,有些歌曲好聽,因為歌詞動人。 有些歌曲動聽,是因為歌者將情感融入使歌曲升華,更能感動人。” 很久不唱歌,想起了自己曾經很感動的歌词,而哼唱了起来, 不知不覺竟然落淚了。 朋友说:“歌曲感動人,是因為你與這首歌曲、文字情感有交集, 歌詞的境界,讓人回憶人生成長過程中的引人之處, 淚水也就是情感的升華。 “再回首”……人生好像就是这样,如同歌詞、仿佛旋律。 高低音律、快慢節奏,就是人生。 朋友問:“最近還創作吗?” 我回答:“很久没動手了。” 朋友问:“為何?” 我回答:“總是不能自己,如何要自己全力以赴。” 朋友问:“還寫吗?” 我回答:“继续寫,寫心情、寫感動、寫自己、寫我的孩子。” 朋友说:“多為自己著想,想做的還是去做。” 我回说:“想做的太多了,被理解的又太少。” 朋友来看我的孩子。 孩子太小,不懂做妈妈的是為了陪伴他,許多时候得放下自己。 孩子逗著朋友好玩。 朋友未婚,不懂做妈妈為照顾好孩子,許多时候就得放下自己。 然而人生是需要奮斗的一段旅程,無論終點站是誰會和你一起。 感觸生命際遇,不免也會問著自己 “做錯了什麼?又錯失了什麼?” 今後會又“再錯過什麼?再做錯什麼?” 看著孩子,看著朋友。 品著遠方朋友的老岩茶,深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