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生涯發展’

‘讚美’是最好的‘肯定’方式。

‘讚美’是最好的‘肯定’方式。 很多時候人們總吝嗇於對人們說出讚美的話語, ‘讚美’是一種肯定,肯定對方是好的、正面的、優秀的…… 也就是在對自己做出肯定自己的領導力,最友善之力量。 ‘讚美’二字很棒,是具有很大張力和能量。 當小孩子時候,我們總是會表現優異一面讓大人肯定,因為我們需要被讚美。 讚美,會促進我們努力做更好事情的動機, 當孩子經常被讚美,就會展現出更好的能力,將事情做得更好! 我的孩子滿三歲半,他很喜歡表達自己的各方面,讓我參予其中…… 通常我都對孩子做的事情優先說出讚美話語:「哇!你好棒!做得真好。」 「哦,你畫的好漂亮呀!請你教媽媽好嗎?」 因正面的肯定,我的孩子更加充滿活力學習正確的事情。 有時候孩子也會胡鬧,我會裝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隨意地 問問他:「什麼事情讓你不開心呀!來,媽媽抱抱。」用擁抱轉移方式 讓孩子的胡鬧情緒被引導到不同的焦點,當孩子負面情緒和注意焦點轉移了, 我再用讚美的方式,讓孩子感受溫和立刻建立他溫暖的情緒。 讚美,很容易做到,但是關鍵於你要不要去做!? 無論一個人活到多大、多老,都喜歡被讚美。 我的工作夥伴多數都很優秀,我總是喜歡欣賞他們不同的工作美感! 有時候我會靜靜的聆聽他們彼此間對話,從對話中也能分享到許多生活經驗。 一個人很難過許多種生活,並且體驗各種生命經驗,然而透過傾聽, 聽見不同人對生命的喜樂快意!這樣的豐富內容,親近人性真實本性, 我樂於觀察和體會這樣的活潑動力,這力量來自於我對人性關懷的各種場景。 讚美吧!何須吝嗇於一句簡潔有力的讚美!這會給你帶來更多有意義的發現。

工作生涯 與 生活態度

2000年至2007年之間,始終對自我工作突破,懷著無比的堅忍毅力和衝刺力, 屢屢投入超過經濟力所能負荷的承擔,進行著家人難理解的許多挑戰! 我不斷遭遇失敗和挫折。直到2007年七月,北京一場花藝表演策劃之後, 停下腳步不再向外去追尋,而把時間都盡力給了我的孩子、家庭。 朋友們無法真正理解我的心境,很多事情其實也無須多說和解釋。 終究一切都會成為過去,歷史。 停下奔波不停的腳步,兩年多,700個日子過去, 體會‘心經’經文的智慧,明白‘觀自在菩薩’的安排,何等奇妙。 ‘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獲得心靈啟迪! 2009年八月,對上蒼吶喊!對自己的一種釋放!靈魂的! 2010年‘工作生涯與生活態度’以孩子的‘本真’做為我人生之引導。 感謝過去,感謝曾經、感謝生命中相遇的每一個人們, 感恩您們給我生命帶來的影響和變化………..

獨處的美 4.

回到未來 那萬馬奔騰翻滾的思緒裡,時有感傷時有感懷、感恩、感謝……. 人生不能再來一次,能學會珍惜是多麼重要的一個當下課題,但是終究沒有多少人能在每個當下,好好想明白很多事情的‘理’,往往是在時過境遷之後,才會感觸那些過往日子裡面,充滿著許多的美好。 獨處的2009年12月,正值歲末冬至,我與親愛的家人各自一方,才能有這樣的時光倒流我的回憶,讓自己好好檢視生命過程那深深印記。 燃起PIVOINE 法國日式線香,牡丹的薰香氣息帶我前往1993年,第一次踏上北京的旅程。 聽說牡丹是中國的國花,這是個未經過證實的中國‘國花’說法。 第一次北京之旅,也是我第一次遇見美麗高貴的牡丹花。同時認識一位當時還在當兵的花藝青年,他跟我暢談牡丹花以及他的插花學習背景。在1993年能夠學習插花藝術的大陸青年,想必是很特別的身分才會有此機會!見到他認真的說話態度,我真想告訴他:「我是個台灣花藝媒體的花藝攝影師,有機會我可以拍拍你的插花作品。」不過,念在嘴邊繞著……..也由於整個行程緊湊,似乎難以安排空檔,就始終沒有把話給說出來。現在想,真是好些可惜!否則也能夠在那個時空,留住幾張當時中國青年插花藝術表現形式,為中國插花歷史的一個小片段見證,盡點心力。 錯過,終究是錯過,難以回頭。然而北京的天空,始終吸引我再來! 2004年的七月,十一年後的北京天空,我來。 為一場花藝演出,我帶著比利時花藝家Tomas de bruyne 來到回憶與嚮往交融的北京。同樣的文化古城,卻有了無法形容的時尚現代,文化撞擊在這個城市快速進行………於此同時,我又在北京認識了許多花卉領域的工作者。此時閱覽北京的花藝作品,已不是當年中國插花藝術氛圍,有很多國際花藝資訊交流已經在此展開,並逐步快速進行。 這次花藝表演成功的演譯,讓北京的花界朋友也留下深刻記憶,讓我的花卉文化事業往前邁進了一小步。 得失交互作用,前往北京發展花卉事業,面臨無比抉擇與挑戰! 我放棄了!一個無可奈何的必須放棄。因為,我被合夥人給三振出局。 沒有理由、沒有答案、沒有片語說明。 出局就是出局了,而這一趟所有的努力過程,也就化為雲煙。 中國有句諺語「計畫趕不上變化」很貼切!

獨處之美 3.

1983年設計工作生涯,我挑戰自我當下價值觀,改變無人知曉的公司未來發展! 喜歡面對工作中各種挑戰,讓年23歲的我當了小主管。 我是個連面對老闆都會要想要挑戰的‘特立獨行者’。 進入印刷設計公司並不是我年輕時的人生計畫,卻是因為須要工作與生活,就在母校也大力推薦,就這樣混進了所謂的設計行業。而最初我做黑白設計稿並不能讓老闆很滿意,老是在工作上挑三揀四的,於是我就不斷地自我重做,反覆地做,做到稿子都截稿了,還做!或許這也算是可教之材吧!就陸續地得到更多學習機會。 但又一次,老闆又嫌棄我在某知名廠商的商標設計黑白稿上有點小小瑕疵〈我的設計年代是使用鴨嘴筆和小鋼筆做設計稿,連針筆都很珍貴買不起。〉於是那一晚通宵達旦的一次又一次重複的畫。畫一半自己不滿意又再換稿紙畫,於是整個夜晚都重覆做同一件事。接連幾個夜晚,終於完成一個完全沒有經過白墨修飾過的商標設計稿。隔天早上我放在老闆桌上,留張字條「周先生,這個商標我已畫到完全沒有使用白墨修飾!」〈這是我挑戰老闆!對我自己的極至要求,讓老闆見識我的功力。〉但在此後,我的工作生涯也有了更大更好的發展。 公司三位老闆,其中一位設計師、一位攝影師、一位會計,另一個就是我。因公司業務拓展,需要再增加新的設計人員,於是登報求才。來了幾封應徵信函,老闆交給我聯繫通知面試。於是在同一天來了兩位面試者。面試過程我也參與,但並未在當場決定要錄用誰? 面試結束,老闆說:「請那位看起來乖的下星期一來上班」我聽此言,心中很不以為然,認為另一位看起來比較反叛性的,作品比較有創意!於是晚上偷打了個電話,告訴這位看來反叛性的女生,明天一早再到公司一次,拿更多作品來給老闆看,並告訴她準時幾點到公司。 隔天早上,那位反叛性高之女一大早就帶著作品到公司。 老闆是個早起的鳥兒,通常很早就到公司,於是見到她如此早到,便又與她再談了一次。〈我住在公司,上下班對我來說沒啥多大差別。〉我很清楚,如果我不用這招,老闆就會用個乖乖牌,那以後我可就要很累了,我認為設計師很難帶出另一位設計者,除非設計者自己本身有他的獨特性。〈我能教導也只能是技術性工作,創意需要每個人自己去發想。〉當我得負起設計組長的工作責任,很清楚知道‘設計的創意’遠遠比‘乖’還來得更重要。 老闆不知道我使用的詭計,然而也因這位反叛女生又帶了作品來面試一次,認為她看來很有誠意,於是又一次與我討論該錄用誰?這回我說:「都好啊!各有優點。」我不急於對老闆要用乖乖牌,有異議!因為深切知道老闆喜歡把工作交代下去後,只要能順利完成就好!而不要會持反對意見的人。〈我,就是一個充滿反叛性的設計者〉 老闆很想要用乖乖牌,但又對這位反叛女孩有好感!於是說:「兩個都試試看看!再說。」就這樣,兩人都經過試用三個月,也都正式成為設計部的同仁。之後,公司發展不斷擴大需要更多的專業人才,又增加許多人力編制。而她們在公司裡面也各自有適性的工作發展。然而,當初那位看來反叛性大的女生,在公司內的發展更好更佳,獲得客戶許多好評。直到多年後進入到別的設計公司,發展依然很優異。而那位乖乖女孩,幾年後嫁做人妻,真是個乖乖好老婆,在家相夫教子。連生三子。 在那青青澀澀的年華,很多同年的都在當大學生。我則是個熱愛工作與獨處的女生,這也成就工作生涯發展的獨立思想與自我生命價值觀。 〈老闆和反叛女兩人,從來都不知道在這應徵事件上,我的自我觀點和做法改變了公司設計部門的發展,讓公司變得更加靈活且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