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真愛時刻’

和孩子學習‘美學生命的快意’

孩子是我生活重心,也是我學習更多美好事物的一個新開端。 孩子所有的喜悅與哭泣、快樂和生氣,無論他休息在我的懷中, 還是調皮讓我失去優雅,都能找到與孩子相處和生活的無窮盡美好訊息。 當孩子還在肚子裡就開始參與我的一切工作,從攝影開始…….. 我們紀錄了美好時光在每個當下,在有趣的工作裡面。 因為閱讀圖片書,他快樂的吸取美好世界的廣大知訊, 孩子從書裡學會很多事務,雖然才剛滿兩歲, 他認識了叫做‘植物’的朋友,認識花草樹木自然世界的豐富。 認識了好多朋友,他們的名字叫Baby。 拿著筆,他用力的塗鴉線條,線條渾沌、無邪自由。 我想這就是人類對美的初步,從一面白牆的自由塗鴉開始。 孩子有自己的個性,有很多思維,當我們的意見相左右, 為探索他小小心靈世界的境地,有時候任他表達他想表達的。 於是他自創的舞蹈、音樂律動感,發現他的靈魂豐富無限。 已然中年,回想半百人生裡面,失去了好多快意追求美的自在喜悅。 趕上班、趕工作、趕時效、趕爭取,趕出什麼生命質地? 回首中,無言以對自己靈魂的空虛、生命空洞。 孩子來到了我的世界,與我ㄧ起生活,他教導我做一個新的自己、 做一個生活在真正美學生活裡面,儘管我們的生活條件 沒有物質優越和豐富,而我與孩子的生活裡面, 有無窮盡美好事物的經歷和發現,這是我真正的財富。 孩子帶領我新生命的學習,做我人生裡的好導師。 〈寫在2008年9月〉

道與自然

2007九月,第三次到北京,我策劃了一場在中國北京的花卉藝術表演會。 ‘  道與自然 ’ 這是「中國花藝設計師協會」成立大會花藝演出,前後我籌劃了一年多的時間。 踏上中國的土地做這一場大型的花卉藝術表演,緣於我對花的情感,我總想……. 花卉的美感體驗與藝術情境可以使人性更光輝!而花卉藝術的表達…… 如果人們能夠從一朵花,就能感受生命的無窮與偉大, 那麼生活中必定大多數會是正面與寬廣的思維。 佛語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天堂’  不就是如此。 ‘道’很多種解釋,可以說是無法說盡的。 ‘自然’也是無法說盡的,它的廣闊深遠沒有止盡。 而‘人’立錐之地不過吋步!如何‘與’天地對話? 我的視野帶給我的生命啟示,便是在那一朵小花的裡面也能看見。 於是‘道與自然’的花藝表演主題在我的思想裡誕生。 透過各種中國情境形式的文字和語言輔助說明,請丕若用英語轉述讓 TOMAS明白。 在人與人的情感裡面,有一種可以被很快理解的氛圍,我稱它為「能量」學, 這個能量的轉動,TOMAS收到我給予的信息,理解了如何在中國土地上, 使用共通語言  ‘花道’  來演繹這場  ‘道與自然’  的中國藝術表現。 有五種代表了花藝家對  ‘道與自然’  的詮釋作品,在這個舞台上被傳遞訊息。 其中一具有思想、人文、藝術,以及美學精神的「東方紅」主題被所有人記住了! 一個什麼樣的思想啟迪了一個花藝家的慧心?讓他理解了東方紅所代表的意義。 我對TOMAS說: 「紅色是中國面對世界的一種喜悅象徵,而小孩是一個希望與未來的代表。」 於是產生了「東方紅」這個花卉藝術作品主題的演出。 「中國花藝設計師協會」成立演出,這彷彿是一個初生的嬰孩, 正從一個地方通向另一個遠方,他在成長、茁壯。 我和丕若帶著我們正滿九個月的孩子  ‘又慈’  來到中國北京。 孩子穿上了北京花藝老師送的中國服裝,也參與了這個作品的表達! 發生在這個舞台上的故事,讓中國人感動的花卉舞台。 獨處第七天,生命的熱情與生活的動力! 我夫、我子、我友,我的真愛時刻。

花語情人 1.

該把‘情人’定位在生命的哪個位置? 獨處第四天的早晨,先給孩子打電話,問問他心情、情緒, 確知孩子舒適的與家姊和雙親和樂相處的情緒,我才掛下電話。 這時間是早上十點,先生應該正與斯里蘭卡國師在一起,隨團攝影。 好久都是手洗衣物,今天太冷了手腳笨拙,決定要讓洗衣機盡忠職守, 發揮它存在的價值。〈洗衣時間顯示45分鐘〉 我獨自來到1992回憶朋友推薦給我的攝影師, 第一次見面,就因為鏡片破了,沒能看清楚他的長相。 面對模糊的一張臉我說了五分鐘話,他取了我交給他的專案攝影,便離開工作室。 那一年,我成立一個花卉藝術攝影工作室,專門拍攝花卉、花藝、植物與自然。 一位女性朋友給我電話,說:「有一位很優秀的攝影師介紹妳認識,可與這位攝影師合作。」 就因為剛好有一件非花卉攝影工作,於是委託他來完成。一星期後,見到拍攝的120正片,失望,心裡盤旋著….. 朋友說:「他是很棒的攝影師,怎麼不怎麼樣!?」 收下了底片,跟攝影師再次說明,需要拍攝出什麼效果,才是客戶要的。 於是,我付了第二次攝影費用,請他再次拍攝。 身為攝影工作者的我,對於自己攝影主題物的完美度要求很高,但因工作量很滿, 剛好朋友介紹了同行攝影師,也就搭了方便車,委請協助。不過….. 三天後,看再次完成的120正片,我決定自己執行。 並非拍攝不好,而是缺少了畫面應有的情境氛圍。不過說來也難! 我的腦袋裏面思考的情境,又怎會是別的攝影師的情境感知呢? 最後自己完成攝影,交稿。而他一直不知道,最後交件給客戶是我拍攝的商業作品底片。 年底,接到一封很典雅細膩的新年卡,悠美字跡寫著感謝的話語。 是攝影師寫來,一張古典植物畫‘梨’。這是張有美感的卡片,我收藏起來。 通常大花紅綠的各類卡片,年後,就會消失在我的工作室。 女性朋友又來電說:「攝影棚能借給攝影師拍花藝作品嗎?作品文章妳來寫…..」於是,再次合作一個攝影專案。這回是拍花藝作品了。 洗衣機嗶…嗶….聲響。〈暫停,回到2009年12月19日時間10點50分〉 1993年的春天,我們合作了一個花藝專題企劃。算是個成功的合作。 我曾經擔任「花生活」雜誌攝影企劃。 他曾經擔任「綠生活」雜誌攝影編輯。 這次合作,讓花藝老師也讚賞,也就開啟了兩個攝影師的工作夥伴關係。 1993年冬天,一位男性藝術收藏家朋友問我:「想不想去雲南走走,玩些東西出來怎麼樣?」 這是很好的提議,怎能不想!回他:「好!」 藝術收藏家說:「那妳企劃,看要怎麼來合作…」於是我欣然開始策劃。 《花隱水響》這本花卉藝術攝影出版,其中特別企劃‘洱海風情繪’ 就是這位藝術收藏家的那一句話,使我努力做成的企劃專案。 在1994年春天,第一次到雲南,走了很多偏遠自然的原始地區, 攝影師、舞者、花藝青年、工作助理、師傅,一行八人 我們共同完成許多‘時尚與花卉’及‘人與花的活動藝術’影像創作。 15天,經歷豐富的創作經驗,精神生活與內在性靈無比喜悅,旅程中, 對‘他’知識廣度、藝術深度有很多理解與認識,我明白,他將會是未來人生旅途上一位重要的伴侶。 這年八月,我們成立了華響文化事業公司,一起開展花與自然的文化事業〈視野〉。 自然美學是我們共識的重點,熱愛生活和工作‘以花為媒’在花卉、花藝、園藝、自然,經營事業。 這年九月,我到歐洲學習花卉藝術設計、前衛藝術課程。 這些學習動能來自於我的夥伴,他給我的自我成長之重視。 認識他以前,我將自我內在很多的需要隱藏,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不眠不休。 很多時候工作是在逃避一些心靈和生活上的困境,以及不能敘說與人的成長痛苦。 熱愛著花卉與自然文化出版,卻心靈是受到綑綁,太多放不開、放不下,一天天過去,一天天麻木。 麻木的性靈與心靈也就成了大自然的一部份,一直到漸漸認識他攝影作品, 影像的表達,純然的屬於他自己的思想及藝術理解,才覺悟自己其實是 一個被社會觀點壓抑之下的‘假象攝影師’,因此 展開自我充實和藝術學習的旅程。1994-1997積極在花卉藝術創作上學習。 對於影像思維有了更獨特觀察,從影像裡真實預見自己的未來。 然而如果沒有那些沉積於內心的痛苦及生活經歷,怎理解人性最惡毒的自我毀滅方式, 就是那表象看似光鮮的資歷。我從有點小小名氣的花卉攝影師光環, 一步一步出走。直到沒有人再將我定位,是一個花藝攝影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