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花藝’

華響 & 花響 Blooming

華響 Blooming,是我在1994年成立的公司的名稱,當初以此命名有兩個原因 使用第一個字是『華』 一. 我是從事與花卉有關的文化出版工作 二. 我是〝中華子民〞 三. 『華、花』二字自古相通 使用第二個字是『響』 一. 我喜歡交響樂曲,花就像是音樂一樣的美,一樣的動人。 二. 我對花卉文化的熱愛,希望公司〝響〞亮在花的世界,在中國人的世界。 Blooming  公司英文命名 一. 花開 二. 過程 以上這些自我的思想,奠定『華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經營的方向,從我策畫出版第一本書【花隱水響】中這個意義就在裡面。我重視每一個過程和細節,在我經營的事業裡面,其中包括「人、事件、文章、攝影、作品」,我總是有很多的堅持,因此成就我不是一位暢銷出版事業的經營者。 但此刻,我用最容易做到的祝福和祈禱,把祝福傳出去、送上天。 這世界一股光的力量引導我前行,我將選擇,跟隨著光的方向走。 善良和純潔的心意,上天必已經傾聽了。 我將再次奮起開創的花卉事業所做的每一個努力去實現,願上天護佑我們的心念,讓美好降臨在我們的事業與生活中,也祝福著每一個心意成就。 『華響』即是『花响』,在這一個花的文化世代,我們必定要領航向前邁進!

賦歸於心

寫給花度–海峽兩岸交流平台

花藝架構人性

踩著春節假期的冷冷氣息,再次來到  ‘花度’ 帖子裡,這回看自己的帖子多了一些看朋友們回帖的寧靜和思維…… 當花度論壇在不斷升級過程中,論壇也再次的演化著許多不同的面貌,看著帖子的流衍,內心更堅定而感懷,或許正是這樣,也塑造了難以改變的性格和生活狀態。 「花藝架構人性」來自於我對花藝作品內在和人世間的認識以及很多的領悟,當看著作品的完美表象,也同時看著人們許許多多生活的表象。當然這也包含自己。 想,在世界的許多角落,都將會有很多架構屬性,也就會有很多不同內涵架構,讓人們一一檢閱自我。 找到自己的架構,好好端莊。不僅只是風華其外,更要內蘊無垠。 完整內容,請看花度中國花店管理論壇 http://www.365f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3644&extra=&page=1

道與自然

2007九月,第三次到北京,我策劃了一場在中國北京的花卉藝術表演會。 ‘  道與自然 ’ 這是「中國花藝設計師協會」成立大會花藝演出,前後我籌劃了一年多的時間。 踏上中國的土地做這一場大型的花卉藝術表演,緣於我對花的情感,我總想……. 花卉的美感體驗與藝術情境可以使人性更光輝!而花卉藝術的表達…… 如果人們能夠從一朵花,就能感受生命的無窮與偉大, 那麼生活中必定大多數會是正面與寬廣的思維。 佛語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天堂’  不就是如此。 ‘道’很多種解釋,可以說是無法說盡的。 ‘自然’也是無法說盡的,它的廣闊深遠沒有止盡。 而‘人’立錐之地不過吋步!如何‘與’天地對話? 我的視野帶給我的生命啟示,便是在那一朵小花的裡面也能看見。 於是‘道與自然’的花藝表演主題在我的思想裡誕生。 透過各種中國情境形式的文字和語言輔助說明,請丕若用英語轉述讓 TOMAS明白。 在人與人的情感裡面,有一種可以被很快理解的氛圍,我稱它為「能量」學, 這個能量的轉動,TOMAS收到我給予的信息,理解了如何在中國土地上, 使用共通語言  ‘花道’  來演繹這場  ‘道與自然’  的中國藝術表現。 有五種代表了花藝家對  ‘道與自然’  的詮釋作品,在這個舞台上被傳遞訊息。 其中一具有思想、人文、藝術,以及美學精神的「東方紅」主題被所有人記住了! 一個什麼樣的思想啟迪了一個花藝家的慧心?讓他理解了東方紅所代表的意義。 我對TOMAS說: 「紅色是中國面對世界的一種喜悅象徵,而小孩是一個希望與未來的代表。」 於是產生了「東方紅」這個花卉藝術作品主題的演出。 「中國花藝設計師協會」成立演出,這彷彿是一個初生的嬰孩, 正從一個地方通向另一個遠方,他在成長、茁壯。 我和丕若帶著我們正滿九個月的孩子  ‘又慈’  來到中國北京。 孩子穿上了北京花藝老師送的中國服裝,也參與了這個作品的表達! 發生在這個舞台上的故事,讓中國人感動的花卉舞台。 獨處第七天,生命的熱情與生活的動力! 我夫、我子、我友,我的真愛時刻。

獨處的美 2.

獨處第四天的晚上,室內的溫度已11度,臥室比夏天的冰箱冷藏室還要冷,我抱著一本書,早早上床閱讀,借書催眠。當睏意來了,放下書本愈入睡….. 呼地,彷彿有千軍萬馬奔騰之境,衝撞我、呼喚著我的靈魂覺醒! 無盡奔騰….. 1981年,在母校的推薦之下,我進入一間印刷設計公司工作,因此與設計出版界結緣,也開啟我與花卉、花藝、園藝的親密互動關係的門。除了學習設計工作,也擔任公司攝影師助理。而有機會開拓學習觀摩的視野。 人生善緣,很多都來自‘花的世界’。 因設計工作進入了花藝世界的門,經常能看見頂級插花、花藝老師們的經典展覽作品,總是讓我驚嘆、默默欣賞。更熱愛出版工作中設計、編輯、攝影相關的學習。人生之所以豐富,都是上天給予每個人的機會學習,透過人的關聯互動,我得到了那把關鍵性的花卉世界鑰鎖。 那一年,認識了台北花苑林秀德先生一家,經常接觸到花藝界優秀的插花老師,每當插花展覽,就可以安靜地在老師背後欣賞插花的美感過程,很動人。有時候被老師們發現,老師就會對著我問:「想不想學插花?」青澀的我也總是不好意思回答‘好或是不好’而靜靜走開。此後,我不再單獨站在一位老師身旁看插花,而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範圍,看所有的老師們插花了。 轉變我的欣賞角度,就又看見更多更深遠的‘花與人的互動故事’。 1982年和同學外出郊遊,結識軍官學校即將畢業的未來軍官。身為軍人子弟,我和這些未來軍官們也都能暢談,與大家都做哥們。其實,本來自己人生規劃也是考進政工幹校藝術系,將來當軍人。不過近視深度使我體檢就過不了關,刷下來,而參加大學聯考,沒考上。 冷冷的被窩,讓我萬馬奔騰的思緒溫度升高,好舒適,但卻是無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