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靈魂’

為何我來到這裡?

你是先趨? 還是先驅? 或是先軀? 這一條靈魂的不歸路上,你我看起來都像是過客。 每一次你是否都有準備好了才來,讓自己隨時都能夠迎接〝心〞生命到來? 人們花了很多時間,一直都在做著沒有意義的事情,很多時候卻是還很開心。或者,只能守候著這一個歷盡蒼桑,必須不斷去迎合各種人生面貌的故事情節,才會再一次覺醒過來。 假裝著你是活著很快樂的人,其實你也總悲傷渡日。 生命存在這裡是如此有趣,不想無奈生活,但是卻偏偏向它走去,而後你會怪這個社會,甚至怨恨這個國家,還懷恨你父母親生下了你。你一直都沒有弄明白生命的到來,是自己選擇來的,你根本沒有回頭路,只有繼續往前行…..於是你到了這裡。 你在這裡,沒有不好。但是總是怨恨沒有很好,你再一次沒有看清處前方就決定又停下了來了,你來到這世界的這裡。生命是競爭而來的,孩子,這裡如果不是你的家,而你的家在前方,你只需要再一次繼續前進。 於是,你又前行了……。 很多經驗一直都在生命體中展示著,扮演著各種角色,相互都十分辛苦地演出,也有很多時候,喜樂歡快的過去了,直到悲傷再一次來到。 又是一個〝心〞旅程開始,你準備潛行了嗎? 你總是沒有準備好,就已經上路。 如果這裡不是你的家,那麼家又在哪裡? 你準備好要認真走過去了嗎? 天地無限寬廣,如是你這樣的旅人,好多, 這次,你又將往哪裡去?為何你要去? 我們是否要好好問問自己的〝心〞,那才是一切根源。

只有經驗它

一切本是空無之境,本心即是。 無中生妙有,法法中自在。 樂也是樂,無樂也是一樂境,不必慌什麼。 明也是明,無明也是一明境,不必說什麼。 一切只有祝福與感恩

尋找

是否還在尋找 那個被你遺忘的靈魂? 當你已遇見, 卻不能明白,這靈魂等候你很久了。 你曾是如此美而動容, 那曾經的每一刻美好, 如今總盼望再見,已然難矣。 此刻只有記憶和祝福與靜默祈禱, 就將那美好, 一朵朵印在心間。

心在寧靜中,何事看不清。

心在寧靜中,何事看不清。 我尋找到生命存在的最高〝主意識〞, 心靈間的一切一切所有明媚, 我的靈魂完整而自由綻放, 荷光麗詠行走天下,遍體生輝自在從容。

美的旅程進行中

靜心、盡情、淨性。 空中妙有,靈動自然,宇宙運行。 回到當下,紅塵善修。

除了靈魂的覺察,我們都一無所有。

人與人之間的平等覺何其不容易!!!這非好與壞、是與非、對與錯。要做到同理心、平等覺去對待人多麼不容易,那需要多麼深刻的心靈覺悟和覺察以及感知,這世間有多少心、多少人能感悟?從凡人到大師、從小孩到老人、從男人到女人,從一切有宗教信仰的信徒到非信徒,一切眾生。 這世間千變萬化的事物,誰是對?誰是錯?都是表象。人因為無法看見別人的內心、本質、真假、善惡、苦痛,也只有等發生在自身的經歷,才微乎其微的明白一點點而已。 善待朝夕相處在身邊的人,體諒不能朝夕與共的人,人生很短。 除了靈魂的覺察,我們都一無所有。

嚴謹細微 Rigorous and subtle

一位嫁到日本的老同學在日本大地震之後多日,我接到她平安的電話, 同學說:「為了不讓你擔心,我今天可以打電話了,趕快告訴你一聲〝我很好!不要擔心。」 我回答:「平安就好,我們都看見了整個災情相當慘重!在這裡為你們祝福祈禱。」 同學說:「還有很多人要打電話報平安!我就不再佔線,讓別人可以聯絡親人,報佳音。」 〈是 的,日本東京處於通訊不良的狀況,每個人都很覺悟,不需要被人提出要求就知道應該怎麼做,度過難關,在這最艱難的時刻。Tokyo, Japan, the situation is bad communication, consciousness of everyone, without being requested to know how to do, survive, in this most difficult time.〉 大地震後至今,從電視新聞上沒有看見一個畫面是因為災難而產生人民的衝突、爭執、搶物資等等各種負面的現象,整個的新聞畫面,無論是訪問收容所集中的災民,或是介紹災區還在搶救的場景,我們所看見的都是安靜平和的進行每一個救難工作步驟。 今晚我看一個談話性節目,講這次日本大地震,人民面對災難的處變不驚之精神,深感敬佩! 台 灣經歷921大地震浩劫之狀,而今日本地震加海嘯兩種場景,讓我很深的體會。二月底我剛去日本回來,說實在話,在日本參加NFD花藝大賞的整個過程,由於 受限制很多,處在一個無法自由走動和攝影的狀態,我對負責接待台灣參展團的日本NFD花藝教授不滿,感覺她嚴肅古板,限制我的一切行動範圍僅能在NFD展 覽中心一非常小的空間以內,幾乎在她規範的五公尺區域,以致讓我無法順利進行展覽佈置的攝影。 陸陸續續進場的所有參展者,已經就位佔滿整個 會場的各個區塊,數百人壯觀的進行著花藝布置,整齊有序的場景讓我為之驚嘆!鴨雀無聲,即使偶然人與人對話也都是輕聲細語進行。一個挨一個的在自己的範圍 內進行佈展,那當下我感覺他們這麼可以這樣乖乖地,那模樣就像是聽話的小學生。 在京都搭乘地鐵和乘大巴,排隊秩序和車廂上無聲之狀又是一絕!京都真是讓我感到一股很獨特的寧靜。 但是,在這次311日本大地震以來,連續多天的新聞看下來,我理解了這是一種民族之個性、情感的表達!在這其中,我也看見日本國家人民與政府嚴謹細微的處事態度亦有很多可敬之處,讓人佩服。 曾經閱讀那過去的歷史戰亂,引發出的許多悲情和仇恨的心結,在這一瞬間我獲得了一種靈魂的釋放。 省悟,唯有放下敵人曾經對你的傷害,才能從歷史情緒情境中走出來,看見對方的卓越與優秀和文明,使自己進步。 Have read that the history of past wars, raises many of the sadness [...]

我的心中為何會生悲? Why is there sadness in my heart?

經歷許多個人微小的生活事件,走上孤獨的旅程, 2010年六月一日獨自踏上一個人的旅行,七月八日 一個人登上〝拉薩〞世界屋脊,在〝布達拉宮〞仰望著天,朝拜諸佛, 我為家人、朋友、眾生祈禱,把自己交給了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祈求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此刻開始一路帶領我,通往我該去的旅程。 一個人走出了拉薩,我相信自己可以堅強面對往後人生更多挑戰。 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斷地跟隨著〝放下、隨緣〞這些領悟, 接受不斷的變化、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心靈和肉體的歷練。 在希望中探索,也同時在希望中失落。又總是再次懷抱希望前行。 這段時間學習消化、吸收很多變化中的變化,對人物、事件太多感受, 原來以為,在這世界能與人交心、相知相惜的人世間好好走下去, 但,其實我還是孤獨地行走著。 九個月過去了,來到2011年的三月中旬, 平淡看待世間諸多無常變化,相信無論走到哪裡,我會很寧靜處之。 有時候,覺得自己走到虛無與空靈的狀態,沒了企圖心。 這樣好嗎?當對自己失去熱情的時候,是否還能〝愛自己〞? 以為我已經可以超越對生命達觀的態度,將不會有太多傷感情緒, 會在往後的生命再出現了,但是實上,並非如此。 去年十一月在捷運站,一個小女她主動跟我介紹她自己, 她是藝術大學的學生,已經在知名的一家公司做事情。 前天,她約我一起吃中飯。其實她之前給過我很多次電話, 而這次見面,是我們第二次見面,我們談得很開心。 她說:「我覺得妳好開朗,妳給我的感覺好健康。」 我說:「是,我總是能樂觀面對很多事情。」 她約我去學校看21世紀,學校幾位傑出的學生藝術展出。 我答應去看看。 昨天,一位中年單身女性來我家和我說話,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們談兩個鐘頭話之後,了解她工作持續二十年了。 她問:「我已經很厭倦我的〝保險〞工作,我很痛苦不堪,不想做了,但是再過兩年我就可以退休,領到退休金,師姐我現在該怎麼決定?」 我回:「辭掉工作。如果你現在很痛苦的在做它,還是不要做了,在人生還能感知到痛苦得時候〝放下〞它,也許會有一條更好的路顯現出來。」 她說:「和我約好這次的見面時間之後,日本大地震發生,連續看了幾天新聞報導,覺得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我回:「活在當下,不要去想下一刻會是什麼?」 一個青春的女孩、一位年長的女性,不陌生的對話後, 誰會知道下一刻,又會是一個怎樣的人生風景。 昨晚想念一位朋友,想到落淚。 我走去看看朋友的網誌,又看看自己的文字圖騰,究竟每個不同的個人 一生在追求的、探索的、記錄的是什麼? 我所記錄的一切,我所感知的是否重要和真實,是這世界的真象嗎?! 我,如此凡夫俗子。 我在這裡做什麼? 從昨夜到今天的清晨, 我的心中為何會生悲?

葉落

葉子落在地上,人說是一種自然。 落入凡間的人,是一段命運旅程。 秋天看葉落,寧靜祥和有著新生的盼望。 葉落歸土,化做良肥。 人歸故土,業道是法。

大愛無疆

生活與生存    生命與人生 生活需要的是務實 生存需要的是動力 生命需要的是淬煉 人生需要的是善解 多一點同理   就有慈悲智慧 多一些寬容    就是善待生命 多一分真誠   就能遠離是非 多一些靜默   身與大地相容 大愛無疆    宇宙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