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光花卉美學 Rotating Header Image

Posts Tagged ‘攝影師’

花語情人 1.

該把‘情人’定位在生命的哪個位置? 獨處第四天的早晨,先給孩子打電話,問問他心情、情緒, 確知孩子舒適的與家姊和雙親和樂相處的情緒,我才掛下電話。 這時間是早上十點,先生應該正與斯里蘭卡國師在一起,隨團攝影。 好久都是手洗衣物,今天太冷了手腳笨拙,決定要讓洗衣機盡忠職守, 發揮它存在的價值。〈洗衣時間顯示45分鐘〉 我獨自來到1992回憶朋友推薦給我的攝影師, 第一次見面,就因為鏡片破了,沒能看清楚他的長相。 面對模糊的一張臉我說了五分鐘話,他取了我交給他的專案攝影,便離開工作室。 那一年,我成立一個花卉藝術攝影工作室,專門拍攝花卉、花藝、植物與自然。 一位女性朋友給我電話,說:「有一位很優秀的攝影師介紹妳認識,可與這位攝影師合作。」 就因為剛好有一件非花卉攝影工作,於是委託他來完成。一星期後,見到拍攝的120正片,失望,心裡盤旋著….. 朋友說:「他是很棒的攝影師,怎麼不怎麼樣!?」 收下了底片,跟攝影師再次說明,需要拍攝出什麼效果,才是客戶要的。 於是,我付了第二次攝影費用,請他再次拍攝。 身為攝影工作者的我,對於自己攝影主題物的完美度要求很高,但因工作量很滿, 剛好朋友介紹了同行攝影師,也就搭了方便車,委請協助。不過….. 三天後,看再次完成的120正片,我決定自己執行。 並非拍攝不好,而是缺少了畫面應有的情境氛圍。不過說來也難! 我的腦袋裏面思考的情境,又怎會是別的攝影師的情境感知呢? 最後自己完成攝影,交稿。而他一直不知道,最後交件給客戶是我拍攝的商業作品底片。 年底,接到一封很典雅細膩的新年卡,悠美字跡寫著感謝的話語。 是攝影師寫來,一張古典植物畫‘梨’。這是張有美感的卡片,我收藏起來。 通常大花紅綠的各類卡片,年後,就會消失在我的工作室。 女性朋友又來電說:「攝影棚能借給攝影師拍花藝作品嗎?作品文章妳來寫…..」於是,再次合作一個攝影專案。這回是拍花藝作品了。 洗衣機嗶…嗶….聲響。〈暫停,回到2009年12月19日時間10點50分〉 1993年的春天,我們合作了一個花藝專題企劃。算是個成功的合作。 我曾經擔任「花生活」雜誌攝影企劃。 他曾經擔任「綠生活」雜誌攝影編輯。 這次合作,讓花藝老師也讚賞,也就開啟了兩個攝影師的工作夥伴關係。 1993年冬天,一位男性藝術收藏家朋友問我:「想不想去雲南走走,玩些東西出來怎麼樣?」 這是很好的提議,怎能不想!回他:「好!」 藝術收藏家說:「那妳企劃,看要怎麼來合作…」於是我欣然開始策劃。 《花隱水響》這本花卉藝術攝影出版,其中特別企劃‘洱海風情繪’ 就是這位藝術收藏家的那一句話,使我努力做成的企劃專案。 在1994年春天,第一次到雲南,走了很多偏遠自然的原始地區, 攝影師、舞者、花藝青年、工作助理、師傅,一行八人 我們共同完成許多‘時尚與花卉’及‘人與花的活動藝術’影像創作。 15天,經歷豐富的創作經驗,精神生活與內在性靈無比喜悅,旅程中, 對‘他’知識廣度、藝術深度有很多理解與認識,我明白,他將會是未來人生旅途上一位重要的伴侶。 這年八月,我們成立了華響文化事業公司,一起開展花與自然的文化事業〈視野〉。 自然美學是我們共識的重點,熱愛生活和工作‘以花為媒’在花卉、花藝、園藝、自然,經營事業。 這年九月,我到歐洲學習花卉藝術設計、前衛藝術課程。 這些學習動能來自於我的夥伴,他給我的自我成長之重視。 認識他以前,我將自我內在很多的需要隱藏,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不眠不休。 很多時候工作是在逃避一些心靈和生活上的困境,以及不能敘說與人的成長痛苦。 熱愛著花卉與自然文化出版,卻心靈是受到綑綁,太多放不開、放不下,一天天過去,一天天麻木。 麻木的性靈與心靈也就成了大自然的一部份,一直到漸漸認識他攝影作品, 影像的表達,純然的屬於他自己的思想及藝術理解,才覺悟自己其實是 一個被社會觀點壓抑之下的‘假象攝影師’,因此 展開自我充實和藝術學習的旅程。1994-1997積極在花卉藝術創作上學習。 對於影像思維有了更獨特觀察,從影像裡真實預見自己的未來。 然而如果沒有那些沉積於內心的痛苦及生活經歷,怎理解人性最惡毒的自我毀滅方式, 就是那表象看似光鮮的資歷。我從有點小小名氣的花卉攝影師光環, 一步一步出走。直到沒有人再將我定位,是一個花藝攝影師。 [...]